支援者东京地方法院第三次开庭状况

本会支援者官司(“东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损害赔偿等请求事件”)的第3次开庭(原告第2次辩论), 于2009年3月25日, 在东京地方法院正式开庭. 我方在这之前的2009年3月19日, 已经对被告(=光荣公司, KOEI CO.,LTD. 株式会社コーエー、東証一部9654)律师与法院提出当天要使用的答辩书(此为日本诉讼之惯例).

~开庭当天的具体状况~

3月25日下午1时30分, 本会支援者委任律师一人, 以及光荣公司委任律师3人以及其他相关人员出席, 过程如下:

1. 原告我方委任律师, 将下述3月19日提交的答辩书在法庭正式陈述(朗读).

2. 原告我方委任律师将我方3月19日呈递法院的物证中, 物证相关时间有错误的甲23物证的搜证时间给订正为正确时间.

3. 日本光荣(コーエー, KOEI CO.,LTD. 东证1部9654)公司方面委任律师向我方律师询问, 原告第一次准备书面(即下述之我方答辩书)中, 第3页第8行之《我方认为, 该准则Ⅰ-1-2的规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相关的明确基准, “为了要达成‘在网页上有明确标示的利用规约’这个基准, 当利用规约是长文的情况之下, 必须要将系统设定为要读完之后(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够按下‘同意’按钮”》部分, 是否在准则中有明确规定?

4. 而我方委任律师回覆被告律师上述3.的询问: 准则本身并无明确记载, 但是有复数的相关文献有这样的明文记载存在, 因此“有相关的明确基准”.

5. 法官要求被告KOEI委任律师在下次开庭之4月23日之前准备好对这次原告之第一次准备书面的再反论答辩书(=被告第二次准备书面)

6. 双方与法官确认, 下次(第四次)开庭, 于2009年4月23日下午1时30分, 于东京地方法院民事第14部召开.


第三次开庭我方的反论(称:原告第一次准备书面)>—共14页份

第三次开庭预定于3月25日举行, 之前的3月19日, 我方律师寄送了以下内容的反论书给光荣方面律师, 以及东京地方法院.

[第一页]— 首先抗辩部分

由于1月首次开庭时, KOEI声称我方所提出的角色详细资料是“捏造(因为电磁纪录的资料会因时间变化而一直改变)”的, 因此我方没有任何权力可向KOEI请求解决纷争, 或者申请赔偿.

对此, 我方抗辩, KOEI误认我方的请求, 我方请求的是“确认该角色的使用权”, 而非“确认该角色的状态”, 举例而言, 我方请求“某房屋的使用权”时, 不能因为那栋房屋一开始是“两层楼的房屋”, 但是“后来可能被改建成三层楼”, 就说我方没有请求那栋房屋使用权的权力, 因此原告的主张是错误的.

此外, 因为KOEI声称本次事件角色的名称违反KOEI的禁止事项而删除, 因此若原告玩家今后再度创造类似的角色来进行游戏时, 再度的被KOEI以同样理由删除的可能性极高, 因此本次诉讼必须要以“确认原告拥有本事件角色的使用权力”的方式, 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

[第二页~第三页]—原告请求的原因

KOEI以规约

① 15. 禁止事项的g的(g) 毁谤, 骚扰, 猥亵等等, 让其他玩家会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会让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内容的公开, 提供, 送信等行为

② 9.依照本公司的判断可以删除任何电磁纪录,

(2) 本公司在以下的情况之下, 可以将客户上传的情报, 无论何时何地, 依照本公司独自的判断, 并且不需要经过事前的通知, 就可以删除任何有关的电磁纪录资料.

(b) 本公司认定该客户上传的情报会带来本公司, 或者其他的客户任何的不利益, 或者困扰的情况下

为本次删除本件角色的理由. 因此, 我方此次对此检讨我方此次角色名称之“Gestapo”到底有没有违反以上的规约内容.

首先, 对于上列禁止事项的拘束力, KOEI第二次开庭时宣称:

依照日本“电子商取引及び情报财取引等に关する准则(=关于电子商交易以及情报材交易等的准则”)”(以下简称“准则”)Ⅰ-1-2的规定, 在网路网页签订契约时的利用规约, 必须要“在网页上明确的标示”, 并且以执行交易的前提之下按下同意按钮, 方为有效, 而若有以上前提之网路契约, 则可认定为典型的“有拘束力”的规约(契约). 而本规约正依照这个政令规定制定且执行, 因此拥有法律上的拘束力.

而原告既然已经按下同意的按钮, 就表示原告已经表明了同意所有相关规约的内容的拘束, 因此, 本规约的所有条文, 都包含在本契约之内, 是原告与KOEI都应该遵守的, 因此本禁止事项具有拘束力.

但是, 我方认为, 该准则Ⅰ-1-2的规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相关的明确基准, “为了要达成‘在网页上有明确标示的利用规约’这个基准, 当利用规约是长文的情况之下, 必须要将系统设定为要读完之后(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够按下‘同意’按钮”.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的规约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因此, KOEI根本没有资格使用准则”Ⅰ-1-2的规定, 因此KOEI的主张是错误的.

[第三页~第四页]—本禁止条款违反日本消费者契约法的部分

本禁止条款中, “由本公司认定时”“本公司有权判定”等等, 均为KOEI可以以单方面的判断与裁量来做出对玩家的任何处分.

此外, KOEI不但不理会原告再三的询问, 还回覆“本公司不回答怎么样的角色名称是违反规约的”(甲七物证)“本公司没有向你说明为何删除你的角色的理由的必要”(甲九物证—存证信函)等, KOEI完全的是依照他们自己的规约的文面来单方面的执行规约.

这样的文面, 依照我国“银行交易约定书(银行取引约定书)”第5条(甲10物证), 以及契约内容文字有依法限定的“(人寿等)保险约款”第10条(甲11物证)中所规定之“解约”与“丧失权力”的情况中, 都必须要有客观的, 合理的理由才可以执行, 但是与这个比较, KOEI的规约则是“只要本公司认定即可”, 这明显的是单方面的限制消费者的权益. 况且, 保险约款本身, 不只个人与保险公司签约, 也有(立场比个人高的)公司与公司签约的情况, 但是KOEI的本规约则是只存在个人与KOEI的签约, 因此应该要比保险约款的情况下更加强保护消费者才是.

再者, “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这样的规定非常的不明确且暧昧, 而对于这样不明确且暧昧的规定的判定方法, 却由营运公司单方面的判断而执行, 是非常明显的与违反日本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的典型例子:“本公司可以任意单方面解约”的规定相同的.

因此, 本禁止条款, 是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第十条的无效条款.

此外, 除了本禁止条款之外, 上述的“既长文且不需要拉下Scroll即可按同意的规约”中, 还有多数类似本禁止条款的“暧昧且不明确”的规定条文, 这点非常明显的违反了消费者契约法第三条之“业者有义务对于契约条款内容, 必须要明确且用白话的方式让消费者容易的能够理解……”的部分.

如此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立法主旨, 以及民法第一条第2项之诚信原则的规约内容, 应该要否定其效力. (此外, 请参照准则1-2 2.(2)③之“长文难解的网页利用规约的有效性”部分)

[第四页~第五页]—原告的表明同意的行动, 有“错误的认识, 不正确的理解(=同意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为所欲为)”

KOEI主张, 依照大审愿大正四年(1916年)12月24日判决, 民录21辑2182页的判例, 以及依照最高法院昭和60年(1985年)7月16日判决 金融法务事情1103号47页的判例, 原告在同意本规约时, 在本规约为一种“约款”的情况之下, 无论原告是否知道, 正确的理解规约内容, 原告同意整个本规约的内容是不可怀疑的, 且不存在任何的错误的认识, 或者不正确的理解. (即使不知法也算犯法)

但是, 本规约是单方面的营运公司可以制定, 且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其内容之合理性, 这与在一定要经过我国政府相关机构所认定的保险约款(保险业法第4条第2项第3号, 以及第123条第1项等), 以及全国信用金库协会于平成12年(2000年)制定的“信用金库交易约定书(信用金库取引约定书)”等, 必须经过政府, 或者业界团体所认定的契约书有很大的不同. 实际上, 与保险约款差异很大的是, 本规约的绝大部分内容, 都是单方面的“KOEI不需要负责”的条款内容, 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合理性. 再来, 依照准则的Ⅰ-1-2 2.(2)②的规定, 目前网路上的交易是崭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并没有“要依照利用规约来进行交易”的“商务惯习”的存在. 因此, 本规约不能够与其他早已有法令规定, 或者商务惯习的规约, 契约相提并论.

此外, 原告此次表明同意的行动, 在对于“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等等部分, 同意了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对于这样的判定行为也为所欲为, 因此若KOEI此规约主张的是“KOEI可以为所欲为”, 则原告的认识是错误的, 因此本条款是无效的条款.

[第五页~第六页]—-本删除事项的违法性

首先, KOEI主张, 关于“Gestapo”的名词会带给他人联想到“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大屠杀”等不愉快的影响.

但是, 原告玩家完全没有这样的意图, 原告取这样的名称只是纯粹的喜欢这个名称的发音, 既没有反民主主义的思想, 更从未在游戏中有进行过任何的有关于纳粹德国, 或者屠杀犹太人等的言动. 此外, 本游戏的设定可以在游戏内进行所谓的“PK行为(海盗行为)”来攻击其他的玩家, 夺取其他玩家的道具虚宝, 但是, 原告玩家从未进行过这样的类似“屠杀(其他玩家)”的行为.

根本的, 日本国宪法第19条保证的“良心的自由”中, 即使有反民主主义的思想也是受到宪法保证的, 这点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18条的“当行使言论自由时, 以这个自由来攻击民主政治的基本秩序时, 这个言论自由就丧失了”有很大的不同. 因此, 即使在德国有被禁止的部分纳粹相关用语, 在我国也没有任何一个被禁止.

实际上, 在日本国内, 有多数的贩卖有关纳粹德国军服, goods的商店(甲12物证)存在, 这些在德国都是被禁止的, 但是在我国却可以公然的进行. 因此可证明我国国民对纳粹德国的表现是完全没有反感的.

况且, 即使在法律上(德国刑法第130条第3项等)有规定禁止宣传纳粹主义, 禁止发行纳粹相关出版物, 禁止使用部分纳粹相关用语的德国, 这“禁止用语”中, “Gestapo”并没有包含在内. 此外, 与德国相同, 有Gayssot法存在的法国中, 却有名叫“Gestapo 666”的音乐团体活动, 且他们的作品在德国也可以买到(甲14,15物证)

如此, “Gestapo”这个名词不但没有在日本被禁止, 连对纳粹关联用语非常敏感的德国, 法国等欧洲国家都可以使用的情况下, 加上我国国民对纳粹德国的相关标示并没有反感的情况之下, 使用“Gestapo”此词, 不存在任何“给他人带来不愉快”的事实.

[第六页~第八页]

KOEI主张, 本次删除的角色, 在游戏中可以被不特定多数的人所看到, 别的玩家没有办法选择不看到这个可能会令人厌恶的名称. 而其他玩家也是付费游玩本游戏, 拥有与原告相同的权力, 应该让其可以享受好的游戏环境, 因此若同意让原告使用相关名称, 则会带给其他玩家不利益.

但是, 实际上不会有KOEI主张的这样的情况出现.

首先, 本游戏可以设定隐私, 黑名单或者不要看的发言(甲16物证), 若选择了隐私状态, 黑名单, 则不会再看到该角色的发言. (因此, 即使真的有人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名字, 只要设定隐私, 或者加入黑名单即可).

此外, 角色头上的名称虽然不会消失, 但是, 这个角色的名称的出现, 对其他的玩家来说是一瞬间的事情, 且人一多, 角色名称会重复起来, 很难判定谁是谁. (因此, 若真有讨厌的名称的玩家, 不要接近就可以解决).

再者, 本游戏的目的多半在于解任务与和自己的朋友合作等, 对于其他无关的角色, 几乎是没有兴趣一个一个去确认其详细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即使一瞬间的有可能会联想到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的文字的角色出现, 绝大多数的玩家要不就是根本没注意, 要不就是根本不会有反感.

实际上, 原告创造此角色的2006年9月10日到被删除的2008年7月30日的近两年的期间, 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或者被抱怨, 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或者问题, 这也证明了其他的玩家根本没有对“Gestapo”这个角色有感到不愉快的情况.

再来, KOEI本身至今依旧贩卖的欧洲战线与提督的决断的游戏中, 首先欧洲战线中有希特勒要求玩家“侵略法国!!”的画面(甲17证物), 纳粹德国党卫军SS等等纳粹德国相关用语的出现, 此外, 游戏本身就是要以纳粹德国去征服欧洲(甲17证物).

此外, 提督的决断4里面, 不但有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名称出现, 且有类似卐等纳粹德国的标志, 以及在欧洲被禁止的纳粹德国的军服的图样出现, 游戏本身更是可以选择纳粹德国来征服世界(甲18证物). 而提督的决断1,2,3中, 也都有纳粹德国相关用语的出现.

若依照KOEI上次所主张的, “若有玩家在游戏里面不小心看到有别的玩家取名叫Gestapo这样联想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的角色, 会感到非常的不愉快”是正确的话, 那KOEI所开发, 贩卖的上述这些游戏, 不但玩游戏时所有玩家都会看到这些会让人不愉快的纳粹相关的标示, 这个情况要比玩大航海时代的其中一个伺服器的玩家数量要多的多, 影响也会更大. 那么, 在我国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购买这样的游戏. 但是, 不但我国有非常多的玩家购买KOEI这样的游戏, 提督的决断还不只一代, 总共做了4代的游戏, 可见销路之好. 由此可见, 玩过KOEI所开发的游戏的玩家, 绝对不会对KOEI所开发的其他游戏当中, 有出现相关纳粹德国的标示名词, 而感到反感的可能性.

此外, KOEI至今开发的游戏当中, 很多都是有关战争的游戏, 其中有很多都有可能让人联想纳粹德国的文字, 图样等出现. 因此, 玩家期待在KOEI的游戏里面可以使用相同的纳粹德国的文字, 图样来进行游戏是很自然且合理的, 最少, 玩家不可能会认为在KOEI的游戏里面, 有关纳粹德国的任何图样, 文字都会被完全禁止. 因此, KOEI在本游戏内完全禁止玩家使用有可能联想纳粹德国的文字用词的行为, 是明显的违反期待KOEI的游戏的一般玩家的意识的.

[第八页~第九页]—关于被告KOEI的空间管理权

KOEI主张, 为了维持游戏秩序时的规约, 是不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的, 而这次的规约正是要赋予KOEI维持游戏的秩序与正义, Gestapo的名称很明显的有可能带给他人不愉快, 因此KOEI为了保护其他玩家游玩游戏的愉快空间, 因此拥有游戏空间的管理权.

但是, 游戏本身属于一种软体, 若营运公司要在游戏中禁止某些事项或者行为时, 只需要将软体内容设定为不能执行该禁止事项或者行为即可, 不需要为了“所谓的维持游戏内秩序与其他玩家的使用愉快空间的权力”这种暧昧的理由, 而赋予自己所谓的空间管理权.

在本事件的情况下, 若KOEI想要禁止某些“KOEI认为会带给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名称”时, 只需要将软体内容设定为不能取名该名称即可, 根本不需要所谓的空间管理权.

而实际上, KOEI的确对一部分KOEI认为“有可能带给其他玩家不利益, 不愉快”的名称, 以“禁止用语”的方式, 在系统上直接设定为不能取该名称(甲19物证). 而这次的“Gestapo”则是可以在有这样限制的系统下, 却可以取名的名称, 若KOEI是真心的想禁止Gestapo这个名称, 只需要把这个名称用同样的方式让其根本不能取即可. 这样的系统设计, 被告KOEI实际上已经有实现, 证明了KOEI的确有这样的系统开发技术能力与知识可以做的到.

因此, KOEI所主张的游戏内空间管理权, 在对于游戏角色的情况之下, 因为KOEI只需要在系统上设定KOEI想禁止的名称不被玩家取名即可, 因此, 在KOEI一旦承认玩家取了Gestapo的名称之后, KOEI主张的空间管理权就不能适用到玩家名称身上.

再者, KOEI本次删除本角色是在角色创造之后近两年以后, 以KOEI的技术能力, KOEI可以轻易的在本角色尚未成熟, 等级尚未上升的很早的阶段, 就发现这样的角色名称, 且加以处理. 但是, KOEI不但在系统上根本没有禁止Gestapo的名称, 且承认这样的名称之后, 近两年的期间不但不删除或者处理, 而不断的向玩家收费, 却等玩家的角色的等级与状态成长之后, 却突然的以“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该角色, 这完全是抵触民法第一条第3项之空间管理权的滥用, 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不只如此, 最少在2009年2月20日的时候, 本游戏之内, Boreas伺服器与Euros伺服器内有名叫“SS”的角色, Notos, Zephyros伺服器内有创立纳粹德国秘密警察Gestapo的“戈林(Hermann Goring)”的角色存在, 而Notos伺服器内, 还有屠杀犹太人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所长, 且担任纳粹德国帝国副元首的“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的名称的角色存在. 而这些角色却没有任何一个有接受同样的删除处分.

一方面主张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 而另一方面又放任不管“SS”等更让人联想纳粹德国的角色名称, 因此可以断定KOEI是没有任何的正当理由, 且蓄意的删除本角色, 更可以称这样的行为为滥用游戏内空间管理权.

[第九页~第十二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

KOEI主张, KOEI警告了原告玩家违反规约的事件, 但是原告一意孤行不听警告, 不断的进行游戏, 因此才不得不在7月30日代理删除, 因此, 本删除行为是合理且合法的.

但是, 首先原告玩家根本没有看到KOEI所谓的“警告”的记忆.

本游戏在登入的时候, 会显示“联络事项”的项目, 每每会有好几页, 多的时候甚至有十页的各种联络事项, 而玩家为了要进入打帐号密码的登入画面, 必须要在这些注意画面的地方, 连按多次的OK, 或者滑鼠右键, 才能够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甲23物证). 而这些联络事项多半是每次都会出现, 且内容大同小异, 因此, 绝大多数的玩家都常态的不仔细的观看联络事项内容而连打OK或者滑鼠右键来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 而KOEI所主张的所谓的“警告画面”也是在这个一连串的连打OK的惯例作业当中, 一瞬间表示出来的一部分, 而不是采用例如书面, 或者电子邮件等事后原告等玩家可以再度详细确认内容的方法, 因此, 这样的性质的警告方式, 在“警告”的意义上, 不得不说非常的不足够.

此外, KOEI所主张的警告的内容, 依照法律上的手续, 是非常不足以让使用者可以理解自己的违规行为, 且给予自行删除的机会. 关于这点, “特定电气通信役务提供者の损害赔偿责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报の开示に关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责任制限法=网路商责任限制法)”第三条第2项中, 有明确规定, 当网路商要将该网路商管理之BBS, 论坛等公众场合中的“毁损他人名誉等等”的发言给删除的时候, 网路商可以不付责任的情况为:

1. 必须特定哪些发言为毁损他人名誉或者有删除的必要 2. 必须要特定这些发言是侵犯了他人的哪些权力, 以及其根据 3. 必须要对该发言的作者提出上述1,2的通知 4. 并且给予发言的作者7天的自行删除的缓冲时间, 除非超过7天不被理会, 不得删除

而依照“プロバイダ责任制限法名誉毁损・プライバシー关系ガイドライン(网路商责任限制法与毁损名誉, 侵犯他人隐私之Guideline)”的(ⅲ)的部分有将以上1-4的手续, 要求以寄送挂号信等书面的手段来进行, 并且要清楚的将理由对原作者加以说明. 并且还要求网路商必须要用书面再回答原作者所提出的质询意见.

但是, 这次被告KOEI所声称的“警告”, 不但是单方面的宣称自己的权力受到侵犯, 更只写了“你的角色违反了下列规约”的一行字而已, 完全没有仔细解释说明为何违反规约内容, 即使玩家看到了这样的警告文, 也不可能理解与判断这个警告到底是具体的指控自己的哪些行为违反规约, 关于这点, 这个“警告”是完全不足够的.

此外, KOEI所谓的“警告”本身, 断定了如果玩家不自行删除角色, KOEI就会强制删除, 并没有提供删除以外的选择, 而且该警告画面, 也只有OK可选, 玩家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因此, 这个“警告”, 根本不具备任何的意义存在.

再者, KOEI第二次开庭时声称, 虽然本次被删除的角色一定要被删除, 但是, 各种道具金钱可以事先移给原告玩家其他的角色保管, 这样就不会被删除.

但是, 角色本身的名称, 爵位, 等级, 技能, 言语, 私人农场等等该角色特定的部分, 是不能移转的. 且本游戏有同一帐号内的两个角色不能同时登入的设定, 因此KOEI所声称之“可以将金钱道具等移转给原告的其他角色”的主张, 是完全错误的.

此外, KOEI主张从2008年6月21日~2008年7月30日给了原告玩家1个月以上的准备期间, 但是原告却一意孤行不听警告, 不断的进行游戏.

但是, 本事件的帐号于2008年7月19日0时就已经到期, 原告并没有立刻付费继续游戏, 而角色被删除的2008年7月30日根本就不在游戏付费期间内, 因此KOEI所主张的“原告却一意孤行不听警告, 不断的进行游戏”是错误的主张.

再来, KOEI主张删除本事件角色是在定期的维修时所删除.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是刚刚好要做维修, 所以就顺便删了该角色, 而不是事先就预定要给原告玩家1个月的准备期间. 也就是说, KOEI刚好在2008年6月20号, 突发奇想的发了个警告, 事后又忘记了, 然后刚好7月30日时又想起这事, 所以就顺便把角色给删了, 这种可能性是极高的.

最后, 被告KOEI没有将正式删除角色的行为, 立刻通知给原告玩家, 在手续上有重大的问题.

也就是说, 本次的删除行为, 是在原告没有付费的非契约期间中的2008年7月19-8月21日所进行. 原告玩家为了要继续使用本次被删除的角色, 而在2008年8月21日再度付费想进行游戏, 这时发现到角色不见, 向KOEI询问之后, 才知道是被删除(甲25物证). 原告玩家是为了要玩本次被删除的角色而付费, 若事前就知道角色已经被删除, 就不可能再度付费想要使用, 由此可见, 被告KOEI对原告玩家有当删除原告的角色时, 有立刻通知原告玩家的义务存在, 并且, 有防止玩家为了要继续使用已经被删除的角色而付费的义务存在. 但是, KOEI不但没有尽到这样的义务, 连原告玩家再度付费之后, 也没有给予通知, 一直到原告玩家亲自来询问为止, 因此这样的应对, 证明了KOEI的删除角色行为没有经过任何的合理的程序与手续.

[第十三页]—结论

KOEI主张, 即使删除了Gestapo这个角色, 原告玩家依旧可以用其他角色来进行游戏, 也可以再创角色进行游戏.

但是, 本游戏的主旨在于玩家不需要一口气“破关”, 而是可以每天玩一点点, 而将自己玩的成果纪录在伺服器内, “每次登入时都可以继续的使用同一角色的资料, 且不断的让自己的角色成长”, 在这样的情况下, 如果玩家无法使用自己之前花了心血练的角色, 即使“能玩其他的角色”或者“能够重新创造角色游玩”, 在本游戏内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因此, “原告玩家依旧可以用其他角色来进行游戏, 也可以再创角色进行游戏.”的主张, 并不能让KOEI这次的删除行为给合法化.

因此, 本次被告KOEI所进行的删除行为, 以及与这删除行为相关的所有行为与应对, 都是属于债务不履行(违反交易)与不法行为(侵权行为).

特别是, 被告KOEI不将本次删除行为立刻通知给原告玩家, 造成不知情的原告玩家事后再度的付费, KOEI不但收钱且放置不管, 这种行为是非常的不适当的行为, 被告KOEI的如此的不适当的行为与其删除角色的行为, 无论其理由, 其手续上, 都有非常严重的违法性质存在, 不但构成债务不履行(违反交易)行为, 更明显的是构成不法行为(侵权行为).

以上

[第十三页~第十四页] 各项证据资料的一览表

Post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