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者东京地方法院第四次开庭状况

本会支援者官司(「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第四次开庭(被告第二次准备), 于2009年4月23日下午1时30分于东京地方法院民事第28部召开.

出席者我方有我方委任律师, 我方原告本人, 被告委任律师三人, 以及被告光荣公司(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東証1部3635<3635.T>分公司)代表2人(1男1女, 看起来都是30岁后半~40岁前半).

开庭的经过如下:

1. 首先法官要求被告光荣提出准备书面与相关证据, 正式提交给法官与原告.

2. 法官询问原告是否要再反论. 原告委任律师回覆, 原告要再反论, 请再给原告反论的机会. 而法官, 原告被告双方律师在场都认为, 双方对于事实的主张并没有太大的争议点, 而是争议法源解释而已.

3. 法官表明, 经过双方各两次的主张之后, 双方的主张已经差不多告一段落(即暗示即将结审), 除非还有更新一部的证据或者新的主张出现,(不然差不多要结审了).→此迹象显示, 本次诉讼程序除非有重大证据上的变化, 不然大约会只剩下1-3次的法庭即会结审, 最快6月4日我方反论后就结审的可能性也有.

4. 法官另外对原告本人要求, 提出对法院的陈情书(即与法律本身无关的原告本人对于此次诉讼的意见书).

5. 原告本人询问法官, 所谓“陈情书”为何? 法官回覆, 即原告本人对于法院想要主张些怎样的事件经过, 怎样受到伤害, 受到了怎样具体的损害, 以及自己认为此次事件是怎样的情况, 有什么意见等等的私见, 且与正式法庭反论书不同, 只需要写原告本身的意见(心情感想), 不需要有任何法律相关的问题.

6. 原告同意提出陈情书.

7. 法官, 双方协议, 下次法庭于6月4日召开.

8. 被告委任律师要求, 下次法庭时是否可以在法庭实演游玩本游戏, 法官认为现阶段没有这个必要, 且法院没有相关设备, 因此拒绝.

9. 法官表明, (因此次案件光单一法官可能难以判断, 因此)可能检讨采取合议法庭(三个法官同审)的方法, 但是尚未确定.

<第四次开庭被告KOEI方面的反论>—共21页份

第四次开庭于4月23日举行, 之前的4月21日, 对方律师寄送了以下内容的反论书给我方面律师, 以及东京地方法院.


[第一页~第二页]—本规约不违反“关于电子商交易以及情报材交易等的准则”

本书面是对原告3/25的准备书面之反论. 本次的准备书面中没有记载到的原告主张部分, KOEI方面也全数否认与坚决力争.

首先, 对于KOEI的禁止事项的拘束力, KOEI第二次开庭时已经主张:

依照日本“電子商取引及び情報財取引等に関する準則(=关于电子商交易以及情报材交易等的准则”)”(以下简称“准则”)Ⅰ-1-2的规定, 在网路网页签订契约时的利用规约, 必须要“在网页上明确的标示”, 并且以执行交易的前提之下按下同意按钮, 方为有效, 而若有以上前提之网路契约, 则可认定为典型的“有拘束力”的规约(契约). 而本规约正依照这个政令规定制定且执行, 因此拥有法律上的拘束力.

而原告既然已经按下同意的按钮, 就表示原告已经表明了同意所有相关规约的内容的拘束, 因此, 本规约的所有条文, 都包含在本契约之内, 是原告与KOEI都应该遵守的, 因此本禁止事项具有拘束力.

但是, 原告却认为: “该准则Ⅰ-1-2的规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明确规定, “为了要达成‘在网页上有明确标示的利用规约’这个基准, 当利用规约是长文的情况之下, 必须要将系统设定为要读完之后(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够按下‘同意’按钮”.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的规约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因此, KOEI根本没有资格使用准则”)Ⅰ-1-2的规定, 因此KOEI的主张是错误的. ”

而KOEI再度反论, 准则上并没有要求必须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同意, 而原告的主张只是某些偏颇的法律论文的私见, 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此外, 各方面对于准则的议论中, 即使有“网路契约可否不写全文, 而直接贴契约内容的Link”的议论, 也不存在“应该要设定必须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同意”的议论. 而只要规约下有“同意按钮”, 同意按钮本身与规约同在, 就是要求对方要先读完规约才按同意, 而若对方没有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 仔细阅读后就同意, 则是对方不对.

再来, 目前现存的各种网路契约当中, 有设定“必须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同意”的契约, 是属于极少数, 且“根本不需要scroll就可以在荧幕上显示全文的(少字数的)规约”根本不大可能存在. 多数规约契约都是与KOEI相同的方式, 因此, 不但准则根本没这么要求, 社会上一般常识上看来, 原告的要求都是非常不合理的.

[第三页~第四页]—本规约不违反消费者契约法

原告上次主张, KOEI以规约

① 15. 禁止事项的g的(g) 毁谤, 骚扰, 猥亵等等, 让其他玩家会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会让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内容的公开, 提供, 送信等行为

② 9.依照本公司的判断可以删除任何电磁纪录,

(2) 本公司在以下的情况之下, 可以将客户上传的情报, 无论何时何地, 依照本公司独自的判断, 并且不需要经过事前的通知, 就可以删除任何有关的电磁纪录资料.

(b) 本公司认定该客户上传的情报会带来本公司, 或者其他的客户任何的不利益, 或者困扰的情况下

为本次删除本件角色的理由. “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这样的规定非常的不明确且暧昧, 而对于这样不明确且暧昧的规定的判定方法, 却由营运公司单方面的判断而执行, 是非常明显的与违反日本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的典型例子:“本公司可以任意单方面解约”的规定相同的.

但是, KOEI第一次准备书面第七页即有写到, 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只限定在“当民法, 商法, 其他相关法令中, 与公共秩序无关的规定部分相比, 明显的加重消费者的义务, 以及限制消费者的权力的项目无效”. 而KOEI的本规约, 根本没有违反任何的民法, 商法, 或者其他相关法令, 或者任何的判例. 而原告也根本无法举出任何的法源依据证明KOEI本规约有违法任何法令, 判例的规定, 因此KOEI的本规约根本不适用于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

※ 也就是说, KOEI方面律师, 在法庭上公然主张, “光荣摆明了要钻法律漏洞”, 因为现阶段日本国内没有任何法令规定, 更不存在任何相关判例(因为本案是第一宗诉讼), 因此无法可管光荣怎写规约, 依照习惯<规章<条例<判例<法律(=最高法院判例)<宪法的基础下, 因为他们订的规章没有违反任何的条例, 法律, 判例, 宪法, 因此, 在此时是‘最有效的依据—最有法源依据的东西’.

此外, 对于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规定中的所谓“本公司可以任意单方面解约”部分, 是比照民法541条的规定(←即有法源根据), 业者可以单方面的以无警告的方式就单方面解约这点, 单方面的对消费者不利, 因此无效, 而根本没有论及“契约本身是否写的简单可懂明了”.

再次强调, 本规约15(g), 9(2)(b), 并非规定业者可以单方面的解约的规定, 且原告没有任何的法源依据说明KOEI违法, 因此, KOEI本规约不但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不适用, 更没有违反.

此外, 依照同样的理论, 本规约也没有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第三条的规定.

[第四页~第五页]—原告的表明同意的行动, 没有“错误的认识, 不正确的理解(=同意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为所欲为)”

原告主张, 原告此次表明同意的行动, 在对于“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等等部分, 同意了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对于这样的判定行为也为所欲为, 因此若KOEI此规约主张的是“KOEI可以为所欲为”, 则原告的认识是错误的, 因此本条款是无效的条款.

但是, 原告所按的同意按钮, 是“同意整个规约”的按钮, 并非哪些部分同意, 哪些部分搞不清楚, 哪些部分不同意, 因此, 原告对于规约中某些部分有“错误认识”的主张, 是不恰当的.

此外, KOEI主张的, “依照大审愿大正四年(1916年)12月24日判决, 民录21辑2182页的判例, 以及依照最高法院昭和60年(1985年)7月16日判决 金融法务事情1103号47页的判例, 原告在同意本规约时, 在本规约为一种“约款”的情况之下, 无论原告是否知道, 正确的理解规约内容, 原告同意整个本规约的内容是不可怀疑的, 且不存在任何的错误的认识, 或者不正确的理解. (即使不知法也算犯法) ”部分, 是将一般常识中的判例, 引用于本案而已, 因此, 被告主张之与本案无关的主张, 是不恰当的.

而原告还主张:

“这样的文面, 依照我国“银行交易约定书(银行取引约定书)”第5条(甲10物证), 以及契约内容文字有依法限定的“(人寿等)保险约款”第10条(甲11物证)中所规定之“解约”与“丧失权力”的情况中, 都必须要有客观的, 合理的理由才可以执行, 但是与这个比较, KOEI的规约则是“只要本公司认定即可”, 这明显的是单方面的限制消费者的权益. 况且, 保险约款本身, 不只个人与保险公司签约, 也有(立场比个人高的)公司与公司签约的情况, 但是KOEI的本规约则是只存在个人与KOEI的签约, 因此应该要比保险约款的情况下更加强保护消费者才是. ”

“本规约是单方面的营运公司可以制定, 且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其内容之合理性, 这与在一定要经过我国政府相关机构所认定的保险约款(保险业法第4条第2项第3号, 以及第123条第1项等), 以及全国信用金库协会于平成12年(2000年)制定的“信用金库交易约定书(信用金库取引约定书)”等, 必须经过政府, 或者业界团体所认定的契约书有很大的不同. 实际上, 与保险约款差异很大的是, 本规约的绝大部分内容, 都是单方面的“KOEI不需要负责”的条款内容, 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合理性. 再来, 依照准则的Ⅰ-1-2 2.(2)②的规定, 目前网路上的交易是崭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并没有“要依照利用规约来进行交易”的“商务惯习”的存在. 因此, 本规约不能够与其他早已有法令规定, 或者商务惯习的规约, 契约相提并论. ”

但是, 原告的以上这样的主张, 首先保险约款, 信用金库交易约定书等, 是与人民, 金融机关的生活上息息相关且不可缺的重要要件, 这不能与单一企业所营运之线上游戏相提并论. 而与KOEI类似的情况下, 不如说应该与保险约款或者信用金库等有不同的规范, 才是合理的(※但是, 这种规范现阶段根本不存在).

而原告还说: “本规约的绝大部分内容, 都是单方面的“KOEI不需要负责”的条款内容, 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合理性.”.

但是, 这样的主张完全错误, KOEI的规约的所有内容, 都是合情合理且合法. 况且, 游戏契约(=付钱)本身的内容, 与游戏规约(=游戏规则)的内容的合理性, 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 原告根本将两者混为一谈, 这点原告也是完全错误.

再者, 原告还主张:“目前网路上的交易是崭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并没有“要依照利用规约来进行交易”的“商务惯习”的存在. 因此, 本规约不能够与其他早已有法令规定, 或者商务惯习的规约, 契约相提并论”

但是, 即使尚未有“商务习惯”的存在, 依照准则的规定, 只要按下同意按钮, 就算同意, 因此原告这样的主张, 与本案是完全无关的问题.

[第五页~第六页]—本删除事项没有任何的违法性

原告主张, “Gestapo”一辞, 根本连德国等国都没有禁止. 但是, 光这点就令人怀疑. 此外, 原告还主张, 依照纳粹德国的军服等商品有在日本贩卖的情况看来, 在日本使用“Gestapo”一辞不会带给他人不愉快的感觉.

但是, 首先, KOEI这次视为问题的部分不是“原告是否在现实世界中使用‘Gestapo’的名称”, 而是“在KOEI管理的线上游戏中使用这样的名称”. 因此, 原告主张根本牛头不对马嘴.

此外, 原告主张日本国民几乎没有对纳粹德国有反感的部分这点, 我国国民很多都有对纳粹德国有反感, 是公认的事实.

而原告上次提出的证据当中, 有关贩卖纳粹德国相关商品的网页上, 其实根本就有“纳粹或者军事, 空气枪等等请千万不要在日本国外使用, 有可能造成重大的误解”“即使在日本国内, 也请先仔细考虑周围状况, 并且依照自我责任的原则使用”这样的记载. 也就是说, 贩卖者本人, 根本就认为不但日本国外的人对纳粹德国有反感, 连日本国内的人也有多数对纳粹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存在.

此外, 同网页上还有“本公司虽贩卖纳粹相关商品, 但是只是纯粹提供安全的军事玩具的使用而已, 绝无任何赞美战争的意图, 或者任何相关的政治思想”. 这更证明了, 该业者根本就知道贩卖纳粹相关商品, 会让一般对纳粹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的人民误认为“该业者为拥护纳粹”的思想所有者, 并且不想被误会.

再者, “Gestapo”一辞根本在我国就是公认为“屠杀犹太人, 屠杀反纳粹, 屠杀占领区居民的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 这点KOEI已经提出日本国内的各字典, 百科全书的解释做为证明(乙4-乙9物证), 因此, “Gestapo”一辞的使用, 根本就是会让我国国民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的行为.

[第七页~第八页]—-本游戏中的角色名称是非常重要的要素, 会被所有玩家所重视与识别

KOEI主张, 本次删除的角色, 在游戏中可以被不特定多数的人所看到, 别的玩家没有办法选择不看到这个可能会令人厌恶的名称. 而其他玩家也是付费游玩本游戏, 拥有与原告相同的权力, 应该让其可以享受好的游戏环境, 因此若同意让原告使用相关名称, 则会带给其他玩家不利益.

但是, 原告主张:“本游戏的目的多半在于解任务与和自己的朋友合作等, 对于其他无关的角色, 几乎是没有兴趣一个一个去确认其详细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即使一瞬间的有可能会联想到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的文字的角色出现, 绝大多数的玩家要不就是根本没注意, 要不就是根本不会有反感. ”

而原告这样的主张是错误的. 因为本游戏是大规模的线上游戏, 且角色本身的特征, 或者光靠身上的装备, 航海中的船只本身, 很难判定哪个角色是哪个角色, 因此, 判定角色的方法, 最重要的就是头上的名字. 而这个头上的名字, 在游戏设定上, 是绝对不可能被隐藏的.

此外, 一个伺服器中不能够有相同名称的角色存在, 因此这个名称是为了识别己他角色的最重要要素.

而正由于本游戏是大规模的线上游戏, 因此“与其他不相关的角色交流”才是本游戏的最重要目的, 特别是复数不知道对方真实是谁的玩家共组舰队, 解任务, 或者买卖物品, 协力交流, 交谈等等, 这个角色名称都是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的.

因此, 对于这么重要的要素, 原告竟然主张“这根本是不重要的资讯”, 这样的主张, 根本就是乱讲.

[第八页~第九页]—-本游戏中可以设定隐私的问题

此外, 原告还主张:“本游戏可以设定隐私, 黑名单或者不要看的发言(甲16物证), 若选择了隐私状态, 黑名单, 则不会再看到该角色的发言. (因此, 即使真的有人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名字, 只要设定隐私, 或者加入黑名单即可). ”

但是, 原告这样的主张完全错误.

因为, 即使原告将自己的角色设定为隐私模式, 其他玩家不但依旧能看到原告角色的头上名称, 原告的所有发言(包括公频, 国频, 喊)与行动 (干杯等动作), 都依旧会纪录在其他玩家的“Chat window”里面, 因此, 依旧会造成其他玩家的不愉快.

※ 这段明显KOEI误会我方意思, 因为我方是认为“若真有人不喜欢这名称, 这角色, 大可以用自己将不喜玩家加入黑名单来处理, 例如将整天喊RMT的角色给加入黑名单, 就可以不看到碍眼的东西一样”, 而KOEI不知是真的误会, 还是因为无法具体反论, 所以故意这样主张.

[第九页~第十页]—-本游戏中的角色的表示, 并不是一瞬之间而已

原告主张: “此外, 角色头上的名称虽然不会消失, 但是, 这个角色的名称的出现, 对其他的玩家来说是一瞬间的事情, 且人一多, 角色名称会重复起来, 很难判定谁是谁. (因此, 若真有讨厌的名称的玩家, 不要接近就可以解决). ”

但是, 原告这样的主张错误, 因为只要其他玩家与原告玩家存在于同一地点, 原告头上的名称就会一直显示, 永远不会消失, 除非其他玩家与原告玩家互相到达对方看不到的地点为止. 因此, 对这样的标示, 评价为“短时间的”“瞬间的”是非常不恰当的.

此外, 即使角色没有存在同一地点(看不到对方本身), 其他玩家依旧可以利用“Chat Window”中的标示, 看到原告玩家的角色的行动(例如喊频, 国频等等), 因此对于这点, 原告的主张也是不正确的.

此外, 原告主张太多角色重复时根本会有看不清楚的情形存在一事, 这点也可以藉由“变更角度(视点, 视野)”的滑鼠操作方式来解决. 因此原告主张错误.

而基于以上第七页~第十页的角色显示的部分, 若原告玩家角色名称取为“Gestapo”, 则会被多数的玩家所认识, 更带给他们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 因此完全违反本规约15(g)之 “毁谤, 骚扰, 猥亵等等, 让其他玩家会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会让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内容的公开, 提供, 送信等行为”的规定.

[第十页~第十一页]—-原告主张“近2年期间没有遭受任何抗议或者妨碍”的问题

原告主张: “实际上, 原告创造此角色的2006年9月10日到被删除的2008年7月30日的近两年的期间, 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或者被抱怨, 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或者问题, 这也证明了其他的玩家根本没有对“Gestapo”这个角色有感到不愉快的情况. ”

而KOEI虽无法把握原告玩家是否真的没有被其他玩家妨碍, 或者抗议过. 但是, 即使没有任何玩家反应, 也是“怕若惹到一个会把自己角色取为Gestapo(这样的疯子)的玩家, 自己反而会受到更大的损害”的可能性较高. 此外, 在现实世界当中, 即使很讨厌面前的人, 也多半不会直接对他讲“我讨厌你”, 因此, 即使原告玩家没有被其他玩家抗议过, 也是如此而已, 并非代表没有人厌恶该角色名称.

[第十一页~第十三页]—-关于KOEI开发的欧洲战线, 提督的决断等游戏

原告主张: “KOEI本身至今依旧贩卖的欧洲战线与提督的决断的游戏等多款游戏, 有类似卐等纳粹德国的标志, 以及在欧洲被禁止的纳粹德国的军服的图样等等有关纳粹德国的表现方式”

但是, 原告所指之“欧洲战线”“提督的决断1-4代”的游戏, 都不是线上游戏, 而是不会与其他玩家有交流的单机版游戏. 因此, 在这样整个前提不同的情况之下, 玩家无论如何游玩欧洲战线或者提督的决断, 都不会影响到其他玩家, 因此, KOEI没有规定不可以在这些游戏中使用“Gestapo”的名称.

反之, 本游戏是大规模的线上角色扮演游戏, 是有不特定多数的玩家同时游玩的游戏方式, 玩家不能够选择让其他玩家的角色不出现在游戏里面, 而只要游玩, 就必定会遭遇, 交流, 接触到其他的玩家. 这点与单机版完全不同.

此外, 欧洲战线与提督的决断两系列的游戏, 都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舞台, 因此, 会游玩这样的游戏的玩家, 自然都是认知这游戏会有二战相关表现方式, 且接受这样的表现方式, 才会购买与游玩的. 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因为与纳粹德国息息相关, 所以玩家自然不可能会否定二战与纳粹有任何关系, 因此, 只要是本游戏的玩家, 自然是容许纳粹相关表现的.

但是, 本游戏的舞台则是十六世纪的欧洲的大航海时代, 与纳粹德国完全无关, 因此, 其他玩家不可能想像会有纳粹德国的相关表现出现在本游戏当中.

因此, 在这样整个前提不同的情况之下, KOEI一方面制造贩卖提督的决断与欧洲战线的游戏, 并且使用纳粹相关用语表现, 是不能与本游戏中出现纳粹相关表现, 或者KOEI允许本游戏中出现纳粹相关用语相提并论的.

而原告这样的主张, 根本就是等于主张:“某个有发行色情杂志的出版社, 当同一个出版社发行幼儿教材时, 读者会事先就有期待该幼儿教材中会有色情要素的成分存在的思想与权力存在”是一样的意思. 因此, 根本是胡说八道.

总结, KOEI开发的各种游戏, 即使有多数的纳粹德国相关用语表现存在, 也与本游戏的事件完全无关, 更与本规约15(g)的规定无关.

[第十三页~第十五页]—-关于KOEI的游戏空间管理权

原告主张:“KOEI拥有游戏空间管理权的根据根本不明确”

而KOEI认为, KOEI拥有该权限的根据如下:

KOEI拥有游戏伺服器, 而本游戏是无论如何都要连接上KOEI所私有, 管理的游戏伺服器的. 也就是说是KOEI的私人地盘, 私有领域. 因此KOEI自然拥有该伺服器空间的支配权. 而KOEI另外制定规约, 并且与玩家契约, 在玩家遵守契约与规约的情况之下, 容许玩家进入这KOEI的私有领域由玩本游戏. 因此, 游玩本游戏的玩家皆必须遵守KOEI所制定的本规约与大航海时代游戏规约等相关规约. 即KOEI拥有游戏伺服器空间支配的权力.

这就例如在现实世界当中, 某人拥有某建筑物的产权时, 他可以限制与制定进入该建筑物的规定, 例如禁止在本建筑物中吸烟, 禁止喧哗, 请遵守相关人员指示等等, 并且同时的对于违反规定的人, 进行禁止进入等措施. 这是理所当然的权力. 像各美术馆, 图书馆, 游乐场所, 都是如此.

而在本游戏中使用“Gestapo”的名称, 根本就违反本规约15(g), 因此若KOEI放任不管, 则KOEI就无法维持KOEI所期待的“让所有玩家都安心舒适的游戏空间”. 因此KOEI自然有权力以本规约9(2)(b)的规定, 删除该角色资料.

而原告此外还主张:“KOEI可以将禁止的名称在系统上就先设定好不让人取”

但是, KOEI不可能事先就100%的完整预测会有怎样的不恰当名称的出现, 并且是先的设定在系统上, 因此, 当玩家创造完成角色的阶段时, 并没有KOEI认定该角色名称是被许可的意义存在, 因此, 原告所主张的若系统上可以取名, KOEI就不可以动用空间管理权来管理的主张, 是错误的.

[第十五页~第十六页]—-KOEI并没有明知却放任Gestapo的名称存在, 也没有滥用空间管理权等相关权力

原告主张:“KOEI本次删除本角色是在角色创造之后近两年以后, 以KOEI的技术能力, KOEI可以轻易的在本角色尚未成熟, 等级尚未上升的很早的阶段, 就发现这样的角色名称, 且加以处理. 但是, KOEI不但在系统上根本没有禁止Gestapo的名称, 且承认这样的名称之后, 近两年的期间不但不删除或者处理, 而不断的向玩家收费, 却等玩家的角色的等级与状态成长之后, 却突然的以“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该角色, 这完全是抵触民法第一条第3项之空间管理权的滥用, 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

但是, 就如现实世界当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多种多样一样, KOEI所制造的本游戏的广大游戏世界中, 会出现怎样的违规行为, 是多种多样且无法预测的. 例如违规玩家可能在游戏中骂人, 可能诈欺, 可能故意骚扰, 可能用外挂, 可能RMT等等. KOEI无论在金钱上, 物理上, 都不可能对这广大的空间, 花费大量的金钱与配置多数的管理人员来做全天候的天衣无缝的监视.

因此, 就如现实世界当中的警备人员一样, 只能够做到目视确认的工作, 即警备人员看的到的范围之内的警备而已. 不然, 现实世界当中怎么会有“报警”的情况出现呢?

而KOEI本身这次是于2008年6月19日下午8点15分第一次发现原告的“Gestapo”角色, 而迅速的对原告提出了警告, 因此是非常迅速的对应, 且没有任何滥用权力的情况存在.

[第十六页~第十七页]—-KOEI删除本角色并非蓄意找原告本人麻烦, 而是对所有玩家一视同仁

原告主张:“最少在2009年2月20日的时候, 本游戏之内, Boreas伺服器与Euros伺服器内有名叫“SS”的角色, Notos, Zephyros伺服器内有创立纳粹德国秘密警察Gestapo的“戈林(Hermann Göring)”的角色存在, 而Notos伺服器内, 还有屠杀犹太人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所长, 且担任纳粹德国帝国副元首的“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的名称的角色存在. 而这些角色却没有任何一个有接受同样的删除处分. ”

“一方面主张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 而另一方面又放任不管“SS”等更让人联想纳粹德国的角色名称, 因此可以断定KOEI是没有任何的正当理由, 且蓄意的删除本角色, 更可以称这样的行为为滥用游戏内空间管理权. ”

等等. 但是, 首先无论“SS”“戈林(Hermann Göring)”“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 都不能断定只能联想到纳粹德国, 例如SS可能只是一个代号或者人名的简称, 戈林与胡斯更只是个人名而已.

因此, 这些名称与“Gestapo”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且没有任何一个是违反本规约的.

此外, KOEI只是对于KOEI发现到的违反规约角色进行必要的措施而已, 这不是只对原告本身, 是对所有玩家一视同仁, 或者明知有其他玩家有取违反规约的名称而故意不处理, 专找原告麻烦. 因此不存在任何权力滥用的情况.

[第十六页注解部分]—关于为何KOEI禁止变更角色名称

关于为何KOEI禁止玩家变更角色名称, 这点是因为若KOEI接受到其他玩家通知某玩家有违反规约的行为的情况时, 其他玩家只能够以该违反规约玩家的角色名称辨认该玩家, 而KOEI也必须要以这个名称来查询与监视该违反规约玩家是否真的违反规约, 并且加以处理.

因此, 若赋予玩家更改角色名称的权力, 则有心玩家只要故意做了违反行为或者骚扰他人之后马上改名, KOEI与被害玩家就无从查起.

而关于原告主张KOEI只需要让不恰当的角色名称可以更改名称即可的主张. 这点因为KOEI担心, 若一旦允许, 则会有非常多人故意取不恰当的名称(因为实质上不会遭受到处分), 而让KOEI抓不胜抓, 并且带给其他多数善良玩家的困扰.

[第十七页~第十八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1 “KOEI根本不需要事先警告就可以删除”

原告主张:“本游戏在登入的时候, 会显示“联络事项”的项目, 每每会有好几页, 多的时候甚至有十页的各种联络事项, 而玩家为了要进入打帐号密码的登入画面, 必须要在这些注意画面的地方, 连按多次的OK, 或者滑鼠右键, 才能够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甲23物证). 而这些联络事项多半是每次都会出现, 且内容大同小异, 因此, 绝大多数的玩家都常态的不仔细的观看联络事项内容而连打OK或者滑鼠右键来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 而KOEI所主张的所谓的“警告画面”也是在这个一连串的连打OK的惯例作业当中, 一瞬间表示出来的一部分, 而不是采用例如书面, 或者电子邮件等事后原告等玩家可以再度详细确认内容的方法, 因此, 这样的性质的警告方式, 在“警告”的意义上, 不得不说非常的不足够. ”

但是, 原告这样的主张完全错误.

首先, KOEI已经在被告第一次准备书面就提出KOEI依照规约, 拥有“无预警删除”的权力根据, 因此, 原告要求KOEI事先通知, 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再来, 原告主张的“警告画面存在于一连串的连打OK画面当中”一事, 是捏造的证词.

因为, KOEI的警告画面的设定, 是:

1. 游戏标题画面
2. 原告所指的一连串的OK确认画面
3. 输入ID, 密码的画面
4. 这里出现警告画面
5. 选择伺服器画面
6. 选择角色画面
7. 进入游戏

因此, 原告所主张的不是事实.

而原告此外主张的“一个游戏帐号中的两个角色不能同时上线, 因此角色所有的道具虚宝金钱等无法转给另一个角色”的问题, 这点根本可以请第三者的玩家代转, 因此完全没有问题, 原告根本就是说谎.

[第十九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2“原告主张的‘网路商责任限制法’引用错误”

原告主张:


KOEI所主张的警告的内容, 依照法律上的手续, 是非常不足以让使用者可以理解自己的违规行为, 且给予自行删除的机会. 关于这点, “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の損害賠償責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報の開示に関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网路商责任限制法)”第三条第2项中, 有明确规定, 当网路商要将该网路商管理之BBS, 论坛等公众场合中的“毁损他人名誉等等”的发言给删除的时候, 网路商可以不付责任的情况为:

1. 必须特定哪些发言为毁损他人名誉或者有删除的必要
2. 必须要特定这些发言是侵犯了他人的哪些权力, 以及其根据
3. 必须要对该发言的作者提出上述1,2的通知
4. 并且给予发言的作者7天的自行删除的缓冲时间, 除非超过7天不被理会, 不得删除

而依照“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名誉毀損・プライバシー関係ガイドライン(网路商责任限制法与毁损名誉, 侵犯他人隐私之Guideline)”的(ⅲ)的部分有将以上1-4的手续, 要求以寄送挂号信等书面的手段来进行, 并且要清楚的将理由对原作者加以说明. 并且还要求网路商必须要用书面再回答原作者所提出的质询意见.


对于以上的主张, KOEI根本就不是“特定电气通信役务提供者(=Provider)”, 因此, 本法根本不适用于KOEI. 而此“网路商责任限制法”也没有规定任何有关赔偿相关损害的部分, 因此原告依据此法来要求KOEI赔偿损害, 根本是胡乱举证.

[第十九页~第二十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3“即使KOEI不通知玩家删除事项, 也不影响到本删除行为的合法性”

原告主张: “特别是, 被告KOEI不将本次删除行为立刻通知给原告玩家, 造成不知情的原告玩家事后再度的付费, KOEI不但收钱且放置不管, 这种行为是非常的不适当的行为, 被告KOEI的如此的不适当的行为与其删除角色的行为, 无论其理由, 其手续上, 都有非常严重的违法性质存在, 不但构成债务不履行(违反交易)行为, 更明显的是构成不法行为(侵权行为). ”

但是, KOEI于法根本没有这样的义务. KOEI不但不需要通知任何玩家有关处分或者删除的情况, 更没有义务要防止玩家任意的付款给KOEI.

此外, 只要KOEI删除角色之后, 玩家就是应该要自行重创角色重新开始, (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所以玩家也根本没有知道角色被删除的必要性, 也无法证明KOEI就有提供资讯给玩家的义务存在.

而原告此外还主张:“再来, KOEI主张删除本事件角色是在定期的维修时所删除.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是刚刚好要做维修, 所以就顺便删了该角色, 而不是事先就预定要给原告玩家1个月的准备期间. 也就是说, KOEI刚好在2008年6月20号, 突发奇想的发了个警告, 事后又忘记了, 然后刚好7月30日时又想起这事, 所以就顺便把角色给删了. ”

这点, KOEI是好心的让原告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删除该角色, 而非故意放任不管, 或者根本忘记. 因此原告的主张根本是歪曲事实(让KOEI好心还被狗咬).

而总结以上有关删除手续的问题, 所有原告的主张都是错误的, KOEI是遵守规约规定, 依照规约所赋予的权力来合法的删除本案件角色. 且没有任何违法性质存在.

[第二十页]—结论

由上述就可得知, 本次KOEI的删除行为, 是完全依照且遵守相关规约所执行, 完全没有违法性质, 完全合法的措施. 因此, 原告根本没有任何请求的理由, 要求法院立刻驳回原告请求.

此外, 原告还对这次事件的角色价值, 虚宝价值等等做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主张, 但是这些主张更证明了原告根本是乱打官司, 原告没有任何请求理由与价值, 因此所有部份都应该立刻的被驳回.

以上

[第二十一页] 各项证据资料的一览表

Post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