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法庭我方當庭反論書(中文)

對於上述第六次法庭光榮正式反論書, 我方做出了當庭反論, 並且提出第二次原告陳述書. 概要內容如下:

[第一頁~第二頁]本禁止條款拘束力

關 於契約畫面右邊的scroll的問題, 一般而言, 若採用scroll方式, 應該記載「請(scroll後)將契約整個看完之後再按同意」, 但是, KOEI的規約卻只有記載「請讀以下規約」, 且scroll的顏色與背景相同, 消費者不容易發現到其存在. 因此, 說「這樣的標示不夠明瞭」並不是太過分的.

且我方提出的論文, 都是以「沒scroll就按同意是無效的」為基本, 更別說KOEI的規約幾乎整篇都是為了逃避責任與推卸責任給消費者的條文, 即使這樣的規約不存在, 或者本禁止條款根本沒有任何拘束力, 也不影響消費者與KOEI以付費的方式實質上達成的「契約行為」, 即契約行為一樣可以被執行, 即KOEI這個規約根本沒有存在的價值.

[第二頁]本禁止條款明顯限制消費者的權力

KOEI 主張, 「刪除角色由於玩家可以再重練, 所以沒有任何影響, 更不算部分解約行為」, 但是, 本遊戲是以長期的使用同一角色遊玩為前提的契約, KOEI卻將其最基本的部分給否定, 這樣逃避責任並且無視消費者權力的作為, 根本連現行法令都不需要比較也知道KOEI是在詭辯.

[第二頁~第三頁]本禁止條款違反民法誠信原則

被 告KOEI一方面指稱KOEI的規約是民法商法所管轄範圍之內, 但是另一方面又明知民法商法內沒有明文規定「線上遊戲規約該怎麼寫」, 而強說自己的規約是「不牴觸法令的範圍之內, 並非有無限大的權力」但是由於沒有違反法令, 所以沒有違反誠信原則, 而因為沒有違反誠信原則所以不算限制消費者的權力(不牴觸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

而KOEI這樣的論點, 根本是循環論法, 由於光榮根本在制定規約時, 就可以不制定對消費者單方面不利的條款, 而不需要故意籠統的制定後才說那沒違反民法商法, 因此消費者契約法不能適用.

如此「整體不恰當的契約」在日本律師公會編的論文當中, 屬於「蓄意的將規約訂立在法律的灰色地帶, 讓絕大多數消費者無從抗議並且無法可循, 單方面的損人利己」的不當契約(=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的契約). 而KOEI的「大航海時代服務利用規約」中明文記載的「即使本規約內容違法, 只要該法律沒有強制力或者罰責, KOEI就一律不遵守, 優先自己的規約」正是證明了這點.

因此, 即使依照被告光榮的循環論法中「本禁止條款不違反誠信原則」的論點, 這樣的契約依舊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

(※ 蓄意制定「走法律邊緣, 漏洞」的契約而帶給消費者不利益, 是違反消費者契約法規定)

[第三頁~第四頁]關於KOEI的裁量權

被 告KOEI主張被告有權判定是否有「抽象危險性」以及做出必要的處分, 不需要經過法院判斷. 但是, 這是不客觀的, 且是否真的有「(包括抽象)危險性」, 是應該由法院判斷, 而不能夠以一個私人企業的經營上的判斷為準. 若依照KOEI的「法院無用論」說法, KOEI是完全否定司法的存在.

此外, 即使KOEI有一定的裁量權, 本次事件的量刑明顯的超出「維持安全舒適的遊戲空間」的範圍, 因此是違法的.

[第四頁]gestapo的名稱與本遊戲世界有調和性

被告KOEI宣稱, 本遊戲中的海盜行為, PK行為不存在殘忍性質, 與遊樂園中的海盜遊戲設施是一樣的東西.

但是, 海盜行為無論有沒有殺人放火或者殘忍行為, 都違反國際法. 而若說gestapo會帶給他人不愉快, 那「海盜」這個名詞本身就足夠帶給他人不愉快的感覺, 更別說gestapo是合法, 海盜是違法的.

再 者, 被告KOEI還宣稱本遊戲中的海盜, PK行為是「海盜辦家家酒」一樣, 那麼, 以同樣的解釋, 使用納粹德國相關名稱, 也只是「玩戰爭的辦家家酒」「納粹辦家家酒」一樣而已. 將歷史上納粹德國或者蓋世太保曾經進行過的行為來用在現代的世界, 根本是不切實際的.

更 不用說, 這些所謂的「歷史上納粹德國與蓋世太保曾經做過的屠殺行為等等」, 在本遊戲中根本不可能進行, 玩家想做也根本做不到. 而被告若自己也說本遊戲不存在任何慘忍行為, 那麼, 更證明了gestapo根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行為, 做不到的東西, 何來「危險性」的存在?

[第五頁~第七頁]被告光榮的空間管理權的範圍

被告有能力在遊戲製作時, 預先設定遊戲世界的內容與主旨, 並且排除與其主旨不調和的人, 事, 物. 反之, 玩家不行(玩家做不到, 因為程式不是玩家寫的).

而 KOEI主張事先不可能將所有想禁止的名稱或者行為都事先特定且在系統上設定完成. 但是, 光以名稱一點來講, 以KOEI的技術能力, 大可以採用「正規表現(regular expression, 詳情請google或者wikipedia)」的方式來做, 這樣根本不需要花很多時間精力就可以達到禁止的效果.

此外, 就算光regular expression沒有辦法禁到所有名稱, 被告也大可以將原本系統上就有設定的「(角色創造後)7天內不能刪除角色」的期間作為緩衝時間, 在這段時間中審查各角色名稱是否有違反KOEI的意願. 而這種審查也大可以以用regular expression方式來search資料內容來做, 並不需要「一個一個角色去看」.

而KOEI不但沒有做到這些措施, 更沒有將違反規約的實際例子寫出讓消費者參考, 更沒有在角色創造的畫面警告例如「角色名稱不雅的話會被刪除」等等. 更拒絕玩家事先的詢問, 也將玩家事後的確認都給拒之於門外.

而 在本遊戲契約是「長期遊玩同一角色」的前提之下, KOEI有義務要做到「不讓玩家不小心觸法」的措施, 且KOEI也有能力作到「事先防止玩家角色名稱違規」. KOEI是東京證券市場第一部上市的日本前四大遊戲企業, 且是跨國企業, 營業純利益更高達60億日幣以上(線上遊戲就佔了20億以上), 因線上遊戲獲得如此暴利的企業, 怎會沒有足夠資金來投資構築「防止與消費者紛爭的系統構築」「明文規定違規事項與警告」等等的系統?

而KOEI對此聲稱KOEI有經營上的 判斷權, 可以只用GM巡邏的方式來取締與執法, 但是, 這個方式不但極度的效率差, 更會有因GM的人不同, 而執法量刑主觀不同的問題存在, 更不用說「可以刪除顧客角色與帳號(這種可單方面解約的)」這麼重要的任務, KOEI卻幾乎都讓不是正式職員的打工GM來做(→提出物證證明KOEI大量招募打工GM)

此外, 取gestapo的名稱, 並不是惡用KOEI的系統的BUG來獲利, 且依照KOEI講的若gestapo這個名稱真的在遊戲世界中那麼重要, 那麼的顯眼, 那更是屬於KOEI所講的play style的一部分, 因此, 依照KOEI自己也承認的「只要不是惡用BUG都是合法的play style」的原則, gestapo的名稱也是合法的play style之一.

[第七頁~第八頁]被告的行為違反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的立法主旨

KOEI主張, KOEI的規約不屬於「網路商責任限制法」所管. 但是, 這明顯是KOEI曲解此法, 並且吃定要走此法的法律邊緣. 若允許KOEI這樣的主張, 則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的存在本身將變得沒有任何意義.

[第八頁~第九頁]角色資料的損失可以換算市場價值

被告光榮主張, 由於光榮禁止RMT與代練, 因此本遊戲的角色不能換算為市場價值.

但是, 即使營運業者禁止RMT或者代練行為, RMT行為在日本國內的私人商法上依舊是有效的(提出相關法律論文為證).

且 光榮本身需要禁止RMT, 就證明RMT是存在的(不然幹麻禁?), 且實際上, RMT業者與代練業者在本遊戲都多數的存在. 因此, 本遊戲的電磁資料, 都可以賣掉成為市場價格, 因此自然有財產上的價值. 而由於本角色gestapo從未進行過RMT行為, 因此依法(當被損害的時候)這個「財產上價值」不只私人與私人間有效, 也可以向營運業者的KOEI直接請求(在有損害的情況之下).

此 外, KOEI指稱高松地方法院2006年判例中是因為該遊戲有商城販賣虛寶而因此才有市場價值, 但是, 該遊戲是免費遊戲, 以商城販賣虛寶的方式賺錢(免費虛寶沒有價值, 要錢的才有價值). 而本遊戲卻是付費遊戲, 因此, 本遊戲的情況下, 是整個遊戲內容都有財產上的價值.

[第九頁~第十頁]本角色恢復原狀的所需時間

被告光榮指稱, 原告遊玩本角色gestapo只有156小時多.

但 是, 本身這個資訊, 本來應該在訴訟一開始時就提出, 到本次最後一次開庭才主張, 很明顯的有隱藏的意圖在內. 加上包括伺服器本身在內, 所有的資訊均由被告一手掌握, 原告沒有任何可反論的資料備分, 且刪除後時間已久, 被告在最後一次法庭提出這樣的資訊, 是極為不自然的行為, 蓄意竄改資料做偽證的可能性極高.

此外, 原告從未主張過「遊玩時間」, 由於, 本角色已經被刪除, 且被告已經在法庭上正式承認「不可能恢復原狀, 且即使能也絕對不願意恢復原狀」, 因此, 打從一開始, 計算遊玩時間本身就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因為重要的是「要怎樣恢復原告的損失=恢復原狀」. 因此, 原告一貫的主張「恢復原狀所需的時間為1800小時以上」, 並沒有任何不合理之處.

且 此1800小時, 是與本角色gestapo單獨遊玩的時間無關, 由於本角色持有大量的稀有虛寶, 而這些虛寶正是由被告自己也承認的, 原告遊玩了1900小時以上的另一角色, 以及原告的其他角色, 還有其他原告的朋友所得來, 這些根本不應該計算到gestapo本身的遊玩時間當中. 即原告的損失根本超出gestapo本身的遊玩時間.

再加上, 本遊戲中物價上漲, 以及原告的多數的朋友, 都因為Rescue會議事件以及gestapo刪除事件等, 對被告光榮大企業欺負老百姓的態度感到絕望而引退, 因此, 若原告要恢復gestapo的原狀時, 會得不到這些朋友的幫助, 當然比第一次遊玩時, 需要更多的時間, 才能達到恢復原狀的目的.

還有, KOEI主張, 本遊戲月卡一個月不過1575日幣, 原告的請求根本是獅子大開口.

但是, 本身日服的月卡並非只有1575日幣的算法, 還有很多種月費方式存在. 且月費不會因為等級上升而成正比的增加, 因此, 以月卡來證明等級1的角色與等級65的角色是一樣價值是非常不恰當的.

況 且, 很自然的想想, 損失一個等級1的角色的時候, 怎麼可能與損失一個等級65的角色時, 損失的程度會一樣呢? 加上本遊戲是半永久的以同一角色進行遊戲的契約(由於本遊戲與單機版不同, 沒有「全破(破關)」的概念存在), 而被告這次的刪除行為又是「蓄意的帶給原告損害」的情況看來, 依法KOEI當然有義務要賠償原告的損失. 且KOEI這樣的行為明顯的是侵權行為.

[第十頁~第十一頁]被告KOEI侵犯原告憲法上的人權

被 告主張, 被告本來就設定本遊戲中有不存在「言論與表現的自由」. 但是, 這個觀念是完全的錯誤, 言論與表現的自由, 或者其他憲法上所保障的人權, 怎麼可以限定場合與情況? 且若本遊戲世界中沒有「言論與表現的自由」, 那被告本身設定的「遊戲世界」本身就是一種「表現」, 那一樣沒有這個自由, 這不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更不用說, KOEI一方面雖說刪除與原告是否有納粹主義思想無關, 但是卻又屢次抓著「Gestapo=宣傳納粹主義」不放, 硬要說原告是宣傳納粹主義份子, 連最後一次法庭都還繼續指控原告為納粹主義思想者, 崇尚大屠殺與恐怖活動者, 並且加以歧視, 這明顯的是侵犯原告的人權, 且證明KOEI有很大的可能是因為單方面斷定原告為納粹主義信奉者而故意的加以歧視性的處分.

[第十一頁~第十二頁]被告KOEI對於原告遊玩時間的指控與原告所受到的精神損失沒有正比相關

被告主張原告只玩了本角色156小時多. 且本角色是小號, 因此根本不存在精神上損失. 且因為要打官司本身的部分, 不可計算為精神損失.

但 是, 被告所受到的精神上損失與156小時無關, 且損失本身因為包括多數其他角色的虛寶在內, 因此用156小時計算是明顯錯誤. 更不用說被告所受到的精神損失的大部分, 是對於KOEI事後的「拒之於門外」的對應, 以及「由於KOEI將自己的權力擴張到無限大, 而感到的白色恐怖」而來.

[第十二頁]其他原告相關的精神上的損失

原告的本角色gestapo, 是原告與其他玩家交流的中心角色. 由於gestapo是KOEI所指稱的「納粹帝國」商會的會長, 試問, 這樣高職位的角色, 怎可能是「沒價值的小號」?

況且, 實際上, 因為Rescue會議事件, 以及這次的gestapo刪除事件, 原告失去了幾乎所有的遊戲內的朋友, 以及與其再度交流的機會, 這更增加了原告精神上的打擊.

更不用說, KOEI的對應實質上就是「不爽你去告」的, 強迫原告非打官司, 非告上法院不然無法解決問題的態度. 在這樣的對應的情況之下的官司, 因官司本身所受到的精神上, 肉體上損害, 依照我國國內複數的判例, 都是可以請求精神損失賠償的.

[第十二頁~第十三頁]原告在本次訴訟中要確認的事項

首先, 雖然本角色gestapo已經被KOEI刪除, 但是, 在法庭與和解案中, 光榮都承認本角色有一部分的backup存在, 因此, 確認本角色使用權的權力, 依舊是存在的.

此外, 原告想確認的其實根本也不是這gestapo的使用權, 而是KOEI以違法的方式, 以及單方面違約的方式刪除本角色的行為是不法的, 原告要確認自我應有的權力與地位, 且這樣的確認, 必須是「根本徹底的解決本次問題」的方式才行.

這點, 我國國內也有複數判例, 例如東京高判平成12年1月19日判時1748号125頁等等, 都有確認「即使網路通信服務結束之後, 會員也可以確認他原本應有的權力與地位」的判例存在.

(注:  這個部分是在講, 例如若一個房客莫名其妙以違約方式被房東趕出去後, 房東把那間房子拆掉弄成停車場. 而原本的房客因此按鈴控告房東, 並且向房東請求「他有該房子的居住權」時, 房東以及法院不能因為「那個房子已經被我拆掉弄成停車場了, 所以你沒有請求該房子居住的權力, 因為你已經不可能居住那個房子了」而否定你「原本應有的居住權」. 而本案原告是向KOEI請求「原告有角色使用權」+「KOEI非法刪除原告角色, 造成原告角色的損失的損害賠償」+「精神損失賠償」, 而原告必須要確認原告有合法使用該角色的權力, 而KOEI是非法的刪除該角色, 來避免同樣事情再度的發生.)

以上.

此外, 本次庭上還提出了1萬餘字的陳述書, 將另外公告概要內容.

Post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