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者東京地方法院第五次開庭狀況

[訴訟編號: 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

本會支援者官司(「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第五次開庭(原告第二次準備), 於2009年6月4日下午2時30分於東京地方法院民事第28部召開.

出席者我方有我方委任律師, 我方原告本人, 被告委任律師三人, 以及被告光榮公司(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東証1部3635<3635.T>分公司)代表2人(1男1女, 看起來都是30歲後半~40歲前半, 與上次一樣的出席者).

此外, 在本次開庭之前, 法院已經正式確認, 本次訴訟將改為合議庭(即法官3人同審).

開庭的經過如下:

1. 首先法官確認原告已經在5月30日送達法院以及被告代理人的各文書與物證的正本.

2. 法官詢問被告是否要再反論. 被告委任律師回覆, 被告務必要再反論, 請再給被告反論的機會.

3. 我方律師立刻發言: 「雙方對於事實的主張並沒有太大的爭議點, 而是爭議法源解釋, 且被告上次就已經將能交出的物證, 以及能主張的法源根據全數主張完了, 應該沒有額外的部分需要主張」.

4. 法官表明, 願意再給被告一次反論機會.

5. 我方律師反駁:「正如原告本人在陳情書中陳述內容, 被告的對應與本次訴訟本身, 帶給了原告本人極大的心理上, 以及肉體上, 金錢上的負擔, 請法官本次就立刻結審」.

6. 法官表示:「由於訴訟多數由原告提起→被告反論→原告再反論→被告再再反論, 因此, 依照公平性的原則, 應該給予雙方有同樣多次機會反駁」, 因此決定給被告最後一次反論機會, 下次法庭為一審最後一次, 下次結束即結審.

7. 法官, 雙方協議, 下次法庭於7月8日召開. 並要求被告將文書物證部分於6月底前就寄給法院與原告雙方(但是這個要求沒有強制力).

即, 下次7月8日, 本次訴訟一審將會結審. 而正式判決將會於結審後2-3個月, 即今年9-10月下達.

—————————————————————

<第五次開庭我方的反論>—共29頁份

第五次開庭於6月4日舉行, 之前的5月30日, 我方律師寄送了以下內容的反論書給被告KOEI方面律師, 以及東京地方法院.

—————————————————————

[第一頁~第三頁]—本刪除事件的違法性, 本規約的法定拘束力等

(1) 首先, 關於本規約的拘束力, KOEI聲稱, 準則Ⅰ-1-2(必須要明瞭的讓消費者看清楚規約內容)並無規定一定要將右邊scroll給拉下來才算有效. 且指控我方的主張是私人任意的見解. 但是, 「當規約是長文無法完整表示時, 必須要在系統上設定若不將右邊scroll拉下, 即將規約內容看完, 不得按同意按鈕」的見解, 在我國有複數的法律論文與法律解釋存在(提出三樣物證), 因此, 可說是極有力的見解. (反之, 並沒有「不需要拉下scroll就可以按同意也有效」的見解存在)

(2)本禁止條款牴觸消費者契約法, 為無效條款.

KOEI聲稱, 由於消費者契約法的適用, 必須要與現行法律比較, 而該規定比現行法規定更加重消費者的義務時, 方為有效. 而日本國內現行法完全沒有規定有關線上遊戲的法律存在, 因此沒有法律可以加以比較, 即消費者契約法不適用於KOEI的任何規約.

但是, 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規定, 是該當契約本身的規定, 是否有過度限制保護消費者應有的權力以及應該有的義務, 而非「一定要能與現行法的規定比較才算有效」, 這點日本律師總會編輯之消費者契約法相關的複數書籍的複數部分, 均有提及這點.

此 外, 即使必須要與現行公共秩序與法律做比較, 本禁止條款中的9(2)的規定內容, 很明顯的是規定即使不存在任何客觀的事實, 業者也可以單方面的不屢行債務(違反交易), 這點, 與民法540條之「要拒絕屢行債務時, 必須要有客觀事實存在」的規定比較, 很明顯的是單方面限制消費者的權力.

再者, 本禁止條款當中, 「不需要(給消費者)做任何的通知」的規定, 與民法540, 541條之「要解除契約時, 必須要先與警告後, 依法給予對方一定的期間, 而對方無視時, 方可視為對方無意對應, 而可以單方面解除契約」的規定比較, 也是很明顯的比現行法更加限制消費者的權力.

而由於刪除線上遊戲角色, 可視為單方面解除部分契約內容, 而KOEI所謂的「2008年6月20日有給予警告」, 由於只給予自行刪除的機會, 即依舊是單方面的強迫消費者解除部分契約內容, 因此, 於民法上, 這樣的警告完全沒有任何的意義存在.

因此, 本規約內容, 與現行法比較之下, 也明顯的是單方面限制消費者的權力, 加重消費者的義務, 牴觸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規定.

[第三頁~第五頁]—本禁止條款違反民法誠信原則

本禁止條款, 由於以下的理由, 因此明顯的違反民法之誠信原則:

1. 本遊戲契約本身, 是玩家可長期利用同一帳號角色進行遊戲為前提而訂立. 即使玩家有存在小部分不屢行契約行為(=玩家有違規行為), 且是否真的是「不屢行契約(違規)」還是單方面的由業者判斷, 且只要有一點點違規, 即可立刻解除契約, 這樣的規定, 完全是侵犯玩家應有的權力與利益.

2. 是否存在「不屢行契約」的事實, 必須要由法院等第三者來做客觀的判斷. 但是, 本契約卻是「身為紛爭的當事者本身之業者」可以以「對本公司有不利的, 本公司會感到困擾的」這種極為曖昧的理由, 且無論何時何地, 更不需存在任何客觀事實或者合理性, 就可以做出單方面的刪除角色等等解除契約的行為. 這樣的規定, 實在對於當事者雙方太過於不平等.

3. 常識上判斷也知道, 消費者不可能會同意「即使是冤獄, 也允許業者也可以任意處分(單方面解除契約)」, 因此, 將「按下同意按鈕=承認KOEI是神」, 這樣的契約解釋本身是違反消費者常識上的意識, 沒有任何合理性存在.

4. 本禁止條款的規定內容以及其他規約的內容, 多數採用了「『有可能』會帶給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利益, 困擾的行為」「『也許』會帶給其他玩家不愉快的感覺」這種, 非常不明確且曖昧的表現. 且是否真的有這樣的「違規」, 卻又是由業者單方面的判斷來進行. 因此,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任何玩家都不可能預知何為違規, 何為不違規.

5. 本禁止條款以外, 本規約中2. 「本規約的變更」. 5.「登記帳號的承認, 不承認與取消」. 6. 「玩家資格的取消與停權」. 8.「玩家自我責任的原則」. 10.「遊戲不保證的原則」,11.「本服務內容的變更」, 12.「本服務的中斷」, 13.「本服務的結束營業」, 17.「本公司不負責事項」, 19.「仲裁條款(實質上要求不能庭外仲裁, 而一定要上橫濱地方法院)」等等內容, 均為單方面對KOEI有利的逃避責任條款, 明顯牴觸消費者契約法第8, 10條的規定, 應該判定為無效的條款, 且以形式上看來, 這些條款既是長文, 內容更是複雜, 而又不需要玩家scroll就可以按下同意, 實質上如同「隱藏對消費者不利的內容」, 因此同時也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第3條規定.

此外, 關於本遊戲(大航海時代Online)的規約, 除了本項規約之外, 還存在了『大航海時代 Online』使用許諾契約,『大航海時代 Online』著作物利用規約、『大航海時代 Online』掲示板利用規約,『大航海時代 Online』服務利用規約等等多項規約規定. 一個遊戲根本不需要制定如此多數的規約(只需要合併為一個規約即可), KOEI為何要故意這麼做, 實在莫名其妙. 且這些規約的內容還有許多互相矛盾之處, 例如本規約的仲裁條款中規定若有紛爭必須由橫濱地方法院處理, 但是, 在,『大航海時代 Online』服務利用規約中, 卻又規定要由東京地方法院處理. 如此繁雜且相互矛盾的規約, 不但是蓄意的造成消費者的混亂, 更是蓄意隱藏對自己有利的內容在內, 這些都是明顯的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第3條的規定.

因此, 本規約整體, 完全就是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的主旨而制定的.

6.本規約本身, 是由業者單方面的利益而制定的約款形式, 消費者沒有任何交涉, 拒絕, 要求修正部份內容等等的權力, 為了要參加此遊戲, 消費者唯一的選擇就是按下同意按鈕而已.

7. KOEI是東京證券市場第一部的巨大企業, 業務中除了辦理遊戲企劃, 開發, 販賣等等之外, 更擁有包括海外的複數分公司存在. 與完全是一個個人的原告比起來, 無論經濟上, 法律知識上, 立場上, 都擁有無法比較的優異地位.

由於以上1-7的理由, 本禁止條款, 完全違反民法第一條第2項之誠信原則規定, 是單方面的限制消費者的條款, 與現行民法比較之下, 也同時違反消費者契約法, 為無效的規約.

此外, 依據上述1與7的理由, 本規約明顯違反公共秩序與風俗(公序良俗), 因此也同時違反民法第90條的規定, 是無效的規約.

而 同樣是這樣的情況之下, 台灣行政院(經濟部, 消費者委員會)依照台灣消費者保護法而公告之政令:「線上遊戲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的不得記載事項中的「八」等等部份, 也都規定了類似KOEI這種不需理由即可單方面的免責與解約的規定, 是違法無效, 且應給予罰責的.

[第五頁]—原告對本禁止條款有可能存在錯誤認識(=原告不認為按下同意=承認KOEI是神, 可為所欲為. 但是KOEI卻這樣解釋, 因此原告的認識錯誤)

KOEI聲稱, 我國不存在「對契約內容的一部分有錯誤的認知」的存在.

但是, 依照最高法院昭和54年9月6日民集33巻5号630頁的判例, 最高法院判決有「因為錯誤的認知, 因此判定部分的契約無效」的判例存在, 因此, KOEI的主張是錯誤的.

[第五頁~第六頁]—原告是否真的有違反本禁止條款, 概要部分

就 算本禁止條款的一部分, 或者全部可以適用於原告好了. 假設在這個前提之下, 本遊戲的性質上, 是一個要讓玩家可以花費數千小時以上來「練(育成)」自己的角色為前提的遊戲, 而這個遊戲的契約, 自然是以這樣的前提來制定的. 此外, 本遊戲為付費遊戲, 而玩家當然是以「要繼續玩自己的角色」而持續的對KOEI付月卡進行遊戲, 所以, KOEI將玩家付費要玩的那個角色給刪除, 是剝奪玩家以付費方式應該可以得到的著作物使用權的行為, 對玩家來講, 是有巨大影響的問題.

因此, 玩家是否真的有違反規約規定, 在遊戲內外進行不法的行為, 不可以依照當事者之一的被告KOEI本身的一己之見, 甚至是以抽象的, 沒有根據的理由來判斷. 而應該是要由法院來做客觀的判斷才是. (=KOEI的行為, 是侵犯司法權力, 無視司法存在, 自認自己是就是法)

而當客觀的判斷本次事件, 原告是否真的有違反規約時, 必須要考量以下的要素:

1. 「Gestapo」這個用語, 在現實世界會帶給他人的影響
2. 在本遊戲中, 角色名稱的出現, 其他玩家會做出怎樣的認識與認知
3. 角色名稱與遊戲中的行為, 是否合乎(有調和性)遊戲的「世界觀(主旨)」
4. 被告KOEI至今所開發販賣的各種遊戲與其他玩家對遊戲的認知概念
5. 本遊戲中其他玩家的實際上的反應, 是否真的對此名稱有「不愉快」的事實存在

而, 要證明原告的行為是否真的違規, 應該由被告KOEI本身提出所有物證與根據, 原告只需要做反論即可. 這點是司法上的常識.

[第六頁~第七頁]—原告是否真的有違反本禁止條款, 細節部分1

首先, 關於1. 「Gestapo」這個用語, 在現實世界會帶給他人的影響

「Gestapo」的名稱的使用, 在我國國內是合法的, 一般我國國民不會因此名詞而有不愉快的感覺存在.

我 國憲法第19條(思想良心的自由)規定, 即使擁有反民主主義的思想, 憲法上也絕對的保障. 而將這樣的思想實際表現與實行, 也是依照憲法第21條第1項的言論表現的自由原則, 只要不違反公共秩序的情況之下, 必須要給予絕對的保障. 此外, 即使因為會違反公共秩序而加以規範時, 依照憲法第14條(平等權, 平等原則)規定, 也不可以因為這樣的個人的思想信條而剝奪其憲法上的權力, 更不可以加以歧視, 或者對其有不平等的待遇(物證:渋谷暴動事件最高法院平成2年9月28日判例)

因此, 即使在我國使用會聯想納粹德國秘密警察的用語, 並沒有任何違法的事實存在.

反 之, 被告KOEI本身, 在我國公然製作販賣「歐洲戰線」「提督的決斷」等等有多數納粹德國表現的遊戲, 且我國國民多數購買了這些遊戲. 穿著納粹德國軍服的人物可以公然的出現在我國媒體上. 我國的著作中, 包括漫畫, 動畫等, 均允許多數納粹德國相關的人物與表現存在. 我國的「媒體禁止用語(放送禁止用語)」中, 根本沒有禁止任何有關納粹德國相關的用語. 以上種種事實顯示, 我國國民對納粹德國的相關表現, 可說沒有任何的反感存在.

此外, 「Gestapo」的用語, 連在對納粹德國相關用語, 表現有禁止規定的歐洲各國都是合法的事實上看來, 也顯示出「Gestapo」本身, 在納粹德國相關用語當中, 算是特別沒有影響, 不會帶給他人反感的用語, 因此, 在我國就更不用說了.

因此, 在我國使用「Gestapo」的用語, 不但沒有違反任何法律, 且根本不會帶給他人不愉快或者反感.

而對此KOEI聲稱我方上次提出的物證中, 有關販賣納粹德國相關商品的商店注意文中有:「請不要在日本國外使用納粹相關商品, 會造成很大的誤會. 而在我國國內也請注意使用的場合」的部分, 將其解釋為「我國國民多數對納粹德國的表現有反感存在」.

但 是, 若我國國情真的是依照被告KOEI這樣的主張, 則被告KOEI自己所販賣的「歐洲戰線」「提督的決斷」等納粹相關遊戲, 照理說應該也都要加上這樣的注意文書才是, 且應該要警告購買者「這個遊戲當中有我國國內多數國民有反感的納粹德國表現, 請確認後再購買」. 但是, 被告的這些遊戲, 當然都沒有這樣的注意或者警告存在, 因此KOEI的主張根本是不符合事實的.

[第七頁~第八頁]—原告是否真的有違反本禁止條款, 細節部分2

關於2. 在本遊戲中, 角色名稱的出現, 其他玩家會做出怎樣的認識與認知

KOEI聲稱, 本遊戲角色頭上的角色名稱無論如何不可能去除. 且本遊戲的立意在於與其他玩家合作進行任務, 一起航行等等, 一定要與其他玩家交流, 而交流時一定會注目到角色名稱.

但是, 本遊戲的玩家即使要看角色名稱, 也是為了分辨角色, 而非注目每個角色名稱為何取叫那些名字, 或者背後有些什麼意義存在. 因此, 即使要與其他玩家交流, 其他玩家看他人的角色名稱, 只是為了分辨己我, 或者是哪個人而已.

而 本遊戲並沒有禁止單獨行動, 並非一定要與其他玩家交流. 此外, 即使想要與其他玩家組隊一起進行遊戲, 玩家也有權力選擇要與誰一起組隊進行, 而非強迫. 若真有人不喜歡某個角色, 討厭某個角色名稱, 大可以不與他組隊, 不與他交流即可. 而關於這點, KOEI自己發行的本遊戲攻略本中, 也明確的寫了:「玩家不需要勉強的與自己的玩法不同或者價值觀不同的玩家合作」 (物證33), 因此, 若有玩家故意要取會讓他人不愉快的名稱, 也是讓其他玩家會比較不願意與他合作, 自找麻煩而已, 並不會影響到他人的遊戲空間, 或者遊戲自由. 更不會降低遊戲本身的評價.

[第八頁~第十頁]—原告是否真的有違反本禁止條款, 細節部分3

關於3. 角色名稱與遊戲中的行為, 是否合乎(有調和性)遊戲的「世界觀(主旨)」

本 遊戲的世界觀並非接近真實世界的例如戀愛SLG之類的遊戲. 而是可以在遊戲中不斷的戰鬥與增強自己角色等級等等, 與現實的日本有極大差異的一個世界. 也就是說, 在本遊戲內, 碰到陸戰海戰等等根本是家常便飯, KOEI自己更是辦理「大海戰」等等國家規模的海戰鼓勵玩家互相攻擊對方. 而本遊戲中海盜行為也是合法的, 且KOEI無論在官網, 或者自己發行的攻略本中, 都積極的宣傳本遊戲可以進行「海盜行為」, 做為本遊戲的賣點之一.

但是, 海盜行為在現實世界中根本是違反國際法的(國際海洋聯合條約105條), 且取締海盜更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決議的事項之一, 現今世界各國都積極的在進行當中. 而日本的國內法對海盜行為也有「強盜罪」「強盜致傷(死)罪」等等屬於重大犯罪的法規存在.

因此, 即使Gestapo在社會上有負面的評價, 在本遊戲這種可以公然的進行現實世界中成為重大犯罪的行為的遊戲當中, 與本遊戲的主旨與世界觀是非常有調和性的, 一般的玩家, 根本不會感到有違和感.

此外, 本遊戲中還存在鼓勵海盜的「惡名」數值, 以及海盜專用職業, 專用道具, 海盜島等等積極鼓勵玩家當海盜的系統設定存在. 因此, 在本遊戲這樣的RPG中, 角色扮演『壞人角色』, 是被告公然允許的play style之一.

而被告自己發行的攻略本與官網說明等等, 也明確的有下列的說明存在:

————————————-

「大航海時代Online」是一個角色扮演遊戲. 在本遊戲中要扮演怎樣的角色, 要怎樣進行遊戲, 怎樣過遊戲中的人生, 都可以由玩家自行自由的決定.

只要是遊戲軟體本身允許的正常操作, 都算是合法的「play style」. 例如攻擊他人的海盜行為, 在本遊戲中不算「騷擾其他玩家」. 反而是若不想被他人工即, 玩家自己應該要注意海盜情況, 自己不要讓海盜攻擊到才是.

而在海上用言語等挑撥, 挑悻其他玩家, 也是本遊戲的特徵之一. 因此, 海盜玩家有權力扮演這樣的角色, 蓄意挑悻其他玩家, 這在本遊戲中都是「合法的play style」.

只 要玩家的play style不是違反規約的(=合法的), 則其他玩家必須尊重. 即使是故意扮演壞人角色的玩家, 也應該尊重. 但是, 當然要扮演壞人玩家的玩家, 必須要認知道自己的行為可能會被多數玩家所討厭或者有反感. 但是, 不需要因此就勉強自己去迎合其他玩家的遊戲方式, 也不需要勉強的去與自己不喜歡的玩家交流.

————————————————————————-

本 遊戲正是這樣的「可以不經由他人許可, 不考慮他人的反感而可以自由的攻擊他人」的一種遊戲世界. 對海盜有反感的玩家一定存在, 但是, 被告KOEI還特別允許這種反社會的犯罪行為, 且稱之為「play style的一種」, 更加以保護. 因此, 即使故意將角色名稱取為「壞人的名字」, 而故意要扮演「壞人的角色」, 很明顯的在本遊戲中也是被允許的.

因此, 即使Gestapo這樣的名稱有負面評價存在, 在本遊戲這樣的遊戲世界當中, 扮演一個這樣的角色, 是符合被告KOEI本身所主張的「play style」的範圍之內. 不但不大可能會帶給其他玩家困擾, 且即使有極少數玩家有反感, 這也遠比海盜行為等等更會讓人反感的行為來的輕微, 與海盜行為相同, 是應該接受保護的.

[第十頁~第十二頁]—原告是否真的有違反本禁止條款, 細節部分4

關於4. 被告KOEI至今所開發販賣的各種遊戲與其他玩家對遊戲的認知概念

被 告KOEI並非一個有反納粹法西斯主義傾向的企業, 或者可說他們自己反而是有支持納粹法西斯主義, 宣傳戰爭行為傾向的企業. 例如製作販賣「歐洲戰線」「提督的決斷」等等相關納粹德國的遊戲. 此外, KOEI開發的其他的例如「信長的野望」系列, 「三國志」系列, 「成吉思汗(蒼き狼と白き牝鹿)」系列(以蒙古帝國征服世界為主題), 「拿破崙(ランペルール)」(以拿破崙征服歐洲為主題)等等, 以戰爭為主題的遊戲佔了大多數. 而KOEI的固定fans很多, 對於KOEI發行過這些遊戲的實情自然十分了解, 且實際上玩過的人更是不計其數. 因此,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玩家只要看到是KOEI發行的遊戲, 自然會常識上的認定KOEI的遊戲是允許有關戰爭, 或者納粹德國等等用語出現的. 這樣的判斷, 才是合乎常理的.

而對此, KOEI上次反論聲稱歐洲戰線與提督的決斷4等等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主題, 而本遊戲是以16世紀大航海時代為主題, 本身前提就不同. 本遊戲不存在殘忍, 流血的畫面, 且本遊戲是老少咸宜, 年齡層廣大的遊戲, 且並非單機版, 因此即使歐洲戰線與提督的決斷可以有納粹德國相關用語出現, 本遊戲也不行.

但是, 無論是歐洲戰線或者提督的決斷, 發動戰爭本身根本是違反國際法的(聯合國憲章第2條第4項等). 而在提督的決斷的遊戲裡面, 玩家更可以使用「原子彈」攻擊他國. 使用核子武器也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 在遊戲中可以執行這些現實世界中的重大犯罪行為的部分, 本遊戲與提督的決斷, 歐洲戰線等遊戲並沒有不同. 此外, 提督的決斷是以海戰為中心的遊戲, 這點也與本遊戲相似. 而KOEI聲稱本遊戲中「沒有殘忍, 流血的畫面」, 但是, 提督的決斷與歐洲戰線等遊戲, 其實也是完全相同, 可以在「沒有殘忍的, 流血的畫面」的情況之下, 做出核子彈攻擊等等極度殘忍且不人道的行為. 而本遊戲除此之外, 更是可以「即使其他玩家有極度反感, 也可以無視他們的反感, 而加以PK攻擊, 奪取他們的道具商品金錢, 擊沉他們的船艦」盡興這樣暴力的海盜行為, 而卻沒有任何流血或者殘忍的畫面出現.

而韓國的線上遊戲相關法令(Record, video idem and online game idem law)也明文規定, 可以有攻擊其他玩家的PK行為的遊戲, 為高暴力性(應限制級)的遊戲.

此外, 本遊戲中有1869年才開通的蘇伊士運河, 1914年才完成的巴拿馬運河等等(提出相關複數物證), 根本不符合「16世紀大航海時代」的多種設定存在. 因此, 實質上本遊戲與提督的決斷, 歐洲戰線等等遊戲並沒有根本上的差異.

再之, KOEI上次聲稱, 我方上述主張等於主張:「某個有發行色情雜誌的出版社, 當同一個出版社發行幼兒教材時, 讀者會事先就有期待該幼兒教材中會有色情要素的成分存在的思想與權力存在是一樣的意思. 因此, 根本是胡說八道.」

但 是, 很明顯的, 成人雜誌或者色情雜誌等等與教科書, 根本就可以從封面來區別. 且我國有「18禁」的標示存在, 消費者可以用這個標示來判斷書中內容是否有限制成人觀看的內容存在. 更不用說成人雜誌等與教科書等, 在書店中根本是陳列在不同的區域. 反之, 歐洲戰線等等KOEI販賣的遊戲不但與本遊戲沒有根本上的差異, 且有多數的納粹德國相關用語出現, 更沒有任何的注意事項寫在包裝或者說明書上供消費者參考, 本次事件, 除了本遊戲規約根本沒有禁止納粹德國相關用語外, 本遊戲的軟體系統設定上可以取名「Gestapo」, 原告以存證信函等對被告提出的詢問中被告也沒有明確回答等等, 與消費者可以明確區分的成人雜誌, 色情雜誌等等有根本的不同.

[第十二頁~第十三頁]—原告是否真的有違反本禁止條款, 細節部分5

關於5. 本遊戲中其他玩家的實際上的反應, 是否真的對此名稱有「不愉快」的事實存在

原 告於2006年9月10日起, 至本角色被刪除的2008年7月30日止, 約2年的期間, 沒有受到任何的妨礙, 沒有接受過任何的抱怨, 且這點是被告KOEI自己上次法庭時也承認的. 此外, KOEI至今也沒有提出任何證據證明本角色有帶給他人不愉快, 或者有其他玩家曾經有向KOEI提出抗議, 甚至因為有本角色存在, 而妨礙了KOEI的經營, 或者造成本遊戲玩家減少.

因此, 根據這些事實就可以判斷, 本遊戲中根本不存在KOEI所謂的「其他玩家會有反感」的事實.

而KOEI對此聲稱, 即使其他玩家有反感也不見得會講出來, 所以不能說無. 且一般玩家會害怕得罪取名「Gestapo」的(瘋子)玩家而造成該人故意妨礙自己遊戲的進行.

對 此, 網路上是有匿名性質的環境, 因此, 若有不愉快, 不滿之處, 遠比現實世界中不好意思直接向對方講要來的容易許多. (實際上, 網路上存在多數的這樣的實例). 更不用說本遊戲是可以無視對方的心情與反感, 而PK攻擊對方, 搶劫對方的遊戲. 在這樣的環境下, 若有人對「Gestapo」反感, 大可以以「KOEI所謂的合法play style」的方式, 屢次攻擊本角色或者蓄意妨礙本角色進行遊戲. 但是, 本角色卻沒有碰到過任何一次這樣的情況, 這根本就是證明了沒有人對「Gestapo」有反感存在.

[第十三頁~第十五頁]—被告KOEI的空間管理權的範圍

KOEI主張, 為了維持遊戲內安全且舒適的空間, KOEI必須有絕對的空間管理權.

但是, 若要主張此空間管理權, 必須要將此權的法源根據, 實行方法與要件, 判定基準等等事先明確提示. 但是KOEI不但沒有這麼做, 更是只用了一些「曖昧」的理由, 就賦予自己無限的空間管理權, 限制消費者的權力.

特 別是, 例如本角色取名這種問題, 若會存在「違反規約」的情況, 根本就可以事先將該名稱在系統上與以禁止, 不讓玩家取該名稱. 而KOEI既然沒有將「Gestapo」列入系統上的禁止名稱, 就代表了KOEI承認這個名稱可以使用, 因此, 不得在取名創造角色之後, 才反悔說「這角色違反規約所以必須刪除」, 然後以沒有任何根據的「無限的空間管理權」來加以執行.

對此, 被告KOEI本身發行的攻略本, 有明文寫著: 「只要是遊戲系統上可以自然操作的行動, 通通都是被允許的play style」(物證33). 而本角色創造的時候, 打入「Gestapo」的名稱很明顯的是遊戲系統上的自然操作, 並沒有任何「濫用BUG(遊戲漏洞)」等行為存在.

被 告KOEI本身作為原告, 控訴可以擅自更改「三國志3」的紀錄資料的外掛程式(名叫X程式)的判例中, 東京高等法院曾有判斷, 由於X程式並沒有竄改三國志3的程式本身, 破壞三國志3的著作內容, 而只是將遊戲數值(能力, 金錢等)給更改而已, 因此不侵犯KOEI的著作內容保持權(著作同一權), 著作者人格權等. 反之, 高等法院判斷, 著作物內容保持權依法應該保護的範圍, 是「不侵犯原作者主觀意圖(主觀所設定的文字表現)」, 這點是著作權法20條1項也保護的部分. 而這點, 由於本遊戲的原作者的KOEI本身, 在遊戲軟體上設定「Gestapo」可以取名, 就是原作者主觀的設定此文字可以使用的一種主觀意圖的表示, 可以證明KOEI很主觀的認定「Gestapo」根本是合乎KOEI意圖的名稱.

而關於這點, 被告KOEI聲稱, 無論物理上, 金錢上, KOEI都不可能事先完整的將所有可能違反規約的名稱給設定完整, 因此有些部分必須要賦予KOEI事後處理的權力.

但 是, 若原作者的KOEI本身有明確的意圖要禁止納粹德國相關名稱, 由於納粹德國相關名稱數量有限, 可以很輕易的就設定完整. 更不要說KOEI主張「SS」「戈林(Hermann Goering)」「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都是合法名稱, 而「Gestapo」卻是違反規約, 那麼需要禁止的納粹德國相關名稱的範圍就更是小到不能再小. 特別是, 本禁止條款之「有可能帶給其他玩家不愉快, 反感的…」這種不明確的規定, 再加上「SS」「戈林(Hermann Goering)」「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合法, 「Gestapo」卻違法這種令一般玩家根本不可能預測, 且無法理解的解釋下的權力運用, 更需要事先的將系統設定完整, 不然玩家根本無所適從.

實際上, KOEI的確在系統上有設定多數的禁止使用名稱, 也就是說KOEI根本擁有這個技術. 而KOEI不但沒有在這個系統禁止名稱中禁止「Gestapo」的使用, 本事件發生之後, 明明就知道有「Gestapo」這個應該禁止的名稱的「系統漏洞」, 卻至今依舊不加以處理, 讓其他玩家依舊在系統上可以取名「Gestapo」(物證41-14). 更不用說KOEI本身發行的攻略本中, 根本有:「只要系統上沒有禁止, 該伺服器沒有同樣名稱, 角色取什麼名稱都是OK的」(物證31-13頁).

由 此可見, 連被告KOEI自己都明確的表示, 只要系統上沒有禁止就是OK, 即「Gestapo」這個沒有被系統禁止的名稱, KOEI是明確的許可的. 換句話說, 原告將角色取名「Gestapo」, 與其他KOEI在軟硬體系統上設定的可能的行為是相同的, 都是合法, 合乎規約的行為, 因此, KOEI不得濫用他們所謂的「空間管理權」將合法的東西也解釋為違法並加以刪除.

[第十五頁~第十七頁]—刪除角色這樣的處分方式, 根本超出被告KOEI應有的空間管理權範圍

本遊戲契約, 前提在於玩家可以長期的使用同一角色持續的遊玩. 因此, 刪除玩家花費長期時間所育成的角色, 是如同剝奪玩家進行遊戲本身的重大違約事項.

此 外, 各種線上遊戲的角色實際上依照其等級, 裝備等條件, 在市場上甚至有以數百萬日圓單位進行買賣的事實存在. 而本角色也是擁有120萬日圓這樣高額價值, 且是原告花費大量心血, 與近2年的時間才練到有120萬價值的程度. 更不要說原告對此角色有極深的感情存在. 因此, 刪除本角色對於原告是有非常重大影響的問題.

所以, 即使「Gestapo」真的違反規約, 且KOEI有權處理, 也應該採用「能達成KOEI所謂的『不讓其他玩家有可能有反感』」的目的的處理方式即可, 根本不需要將其完全刪除. 例如, 允許該玩家改名等等. 而實際上與KOEI簽約的台灣大宇公司(Softstar)所營運之台灣伺服器在伺服器合併的時候, 就有允許玩家名稱重複時可以改名的實際例子存在. 即KOEI根本有這個技術可以進行這樣的措施. 但是KOEI不但不這麼做, 更蓄意的以將整個角色資料給刪除這種會有重大影響的處理方式, 根本是濫用空間管理權.

而關於這點, KOEI上次法庭聲稱, 若允許改名, 則KOEI會找不到故意騷擾他人, 故意違規的玩家, 而無法維持遊戲內秩序. 也無法處理被騷擾玩家的報案.

但 是, KOEI不但在任何規約當中都沒有不允許改名的規定, 而關於被騷擾玩家的報案, 由於更改名稱的動作都會紀錄在KOEI的資料當中, 要確認變更內容與履歷對KOEI來說是非常簡單的作業, 更不要說KOEI在官網上還有多處注明:「(即使有看到違規行為, 玩家間紛爭)請玩家不要來報案, KOEI有獨自的調查方法處理」.

因此, KOEI的這種不允許更改名稱的主張, 根本沒有任何合理性. 而即使本角色違反本規約禁止事項, KOEI用刪除的方式處理, 根本是超出應有的空間管理權的範圍, 並非最低限度的處理方式.

再者, KOEI還聲稱本角色所有的道具虛寶等可以經由第三者移給剩下的另一個角色, 因此刪除根本沒什麼影響.

但 是, 被告KOEI所主張的他們對原告做出的警告中, 並沒有告知如何移動道具虛寶的方法. 此外, 若依照本規約第8, 第17條等「玩家紛爭玩家解決」, 「KOEI不需負責」等等規定, 若本角色將道具虛寶交給第三者之後被第三者霸佔不與歸還, KOEI也會依照規約規定不與理會. 也就是說, 原告還必須在被告警告之後, 自行找尋且建立可以信任的第三者來移動道具虛寶才行. 而在本遊戲這種有匿名性的遊戲當中, 要有可信任的第三者並不是那麼容易, 因此, KOEI的「警告」根本是違法的強迫刪除要求, 對於KOEI的這種違法的要求, 原告沒有理由要自行的找尋可信任的第三者來移動道具虛寶來迴避自己的損害.

更別說角色本身的等級, 技能, 名稱, 爵位, 私人牧場等等部份, 是根本不可能移動的.

因此, KOEI的主張, 根本是強辯.

[第十七頁~第十九頁]—KOEI本次行使的「空間管理權」, 根本是權力的濫用-1

關於被告KOEI長期的放置本角色存在, 並且持續的收取費用.

KOEI 刪除本角色是在本角色創造之後近兩年之後. 原告在創造本角色時, 根本沒有想到「Gestapo」可能被KOEI判定違反規約, 因此, 近兩年的期間, 信任KOEI承認此名稱, 且持續的付費遊玩本遊戲. 而這段期間之內, KOEI只收錢卻沒有主張過任何一次違反規約之類的問題. 因此更是加強了原告對KOEI不認為Gestapo違反規約的信賴感, 以致確信「Gestapo」絕對不可能是違反規約的名稱.

這種原告的信賴是值得法律保護的. 而被告KOEI在近兩年之後, 等角色等級道具等等都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後, 才突發性的攻其不備, 莫名其妙的說「這個角色名稱違反規約所以只能刪除」. 這不但是濫用空間管理權, 更是違反「禁反言的法理(estoppel)」, 是於法絕對不可原諒的行為. 有極高度的違法性存在.

而對此, KOEI竟宣稱, KOEI不可能24小時365天完整的監視整個遊戲內空間, 且違規行為多種多樣, KOEI不可能事先都預想到玩家會做出怎樣的違規而事先準備.

但是, 本次的事件是角色的名稱, 並非KOEI不可能預測的例如騷擾其他玩家等等的違規行為需要24小時監視, 而只需要事先在系統上設定好KOEI不希望玩家取名的名稱即可解決.

而KOEI更宣稱KOEI在2008年6月19日第一次發現到本角色名稱違反規約, 而立刻迅速的發出警告要求自行刪除.

但 是, 依照準則Ⅰ-1―1 2.(2)等相關規定, 電子性的契約承諾的成立時間, 是「相關情報資料到達對方的電磁紀錄之時」算起. 而KOEI自己主張, 本角色是2006年9月10日創造, 即原告的本次電子契約, 於2006年9月10日就已經到達KOEI的伺服器(電磁紀錄), KOEI隨時可以確認, 且這個確認還不需要原告有登入本遊戲時才能做到, 而是任意時間都可以在KOEI自己的伺服器紀錄內確認到的.

由此可見, 本「Gestapo」角色相關的契約內容, 於2006年9月10日起就開始有效, 而被告KOEI不但不確認其內容, 更默認了近兩年且持續收取費用, 這根本不可能稱為「迅速的對應」.

[第十九頁]—KOEI本次行使的「空間管理權」, 根本是權力的濫用-2

關於KOEI放任其他納粹相關用語的角色, 卻蓄意的只刪除原告角色問題

被告KOEI放任本遊戲內「SS」「戈林(Hermann Goering)」「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這類名稱的角色存在, 並未做出任何處分. 且上次法庭還強辯說這些名稱都可以解釋為與納粹德國無關的意義, 因此根本不違反規約.

但 是, 最少若依照上次被告KOEI自已對「Gestapo」的解釋方法與提出的物證, 「SS」「戈林(Hermann Goering)」很明顯的是指「德國納粹黨衛軍」「德國納粹黨領導者」(物證36, 字典解釋等內容). 特別是「SS」, 在德國是非常嚴格的被禁止, 甚至連地名的Initial都禁止使用, 是與「卐」字同等的代表納粹德國的代表性用語.

此外, 若依照KOEI的這種解釋, 「Gestapo」也可以解釋為法國音樂團體「Gestapo666」的簡稱等等, 與納粹德國無關的解釋. 因此, 若KOEI認定「SS」「戈林(Hermann Goering)」「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合乎規約, 卻認定「Gestapo」違規, 是沒有任何合理性存在的.

就是如此, 被告KOEI很明顯的故意放任其餘納粹德國相關用語角色, 更針對原告本人的角色加以刪除, 是蓄意的, 針對的, 不但是濫用空間管理權, 更證明了此次刪除事件有極高度的違法性存在.

[第二十頁]—KOEI本次行使的「空間管理權」, 根本是權力的濫用-3

關於被告KOEI拒絕讓玩家事先確認角色名稱是否合乎規約的問題

本規約中, 沒有任何的內容明文規定何為合法名稱, 何為違法名稱. 再加上KOEI又主張即使系統上可以取名, 也不代表那是合法的名稱. 因此, 所有玩家要知道自己的角色是否合乎規約, 唯一的方法, 只有直接向KOEI詢問的一種方法可以確認.

但是, 被告KOEI即使玩家寄送存證信函去詢問, 也一律拒絕回覆角色名稱是否不違反規約, 甚至還回覆「KOEI沒有義務告訴你你的角色是否違反規約」.

KOEI就是這樣, 制定出這樣不明確, 且拒絕任何詢問的規約內容, 且不讓任何玩家知道他們是否有違反任何的規約, 卻不斷的收費, 且隨時都可以突發的以「本公司判斷你違反規約」的方式, 來單方面解除契約. 這不但是濫用空間管理權, 更顯示出本次事件被告所犯下的極為高度違法性的行為.

[第二十頁~第二十一頁]—KOEI本次行使的「空間管理權」, 根本是權力的濫用-4

關於KOEI本身屢次利用「納粹德國」為賣點吸引顧客購買KOEI遊戲的問題.

KOEI在其製作販賣之歐洲戰線,提督的決斷遊戲中, 大量的使用了有關納粹德國的表現.

而 實際上, 即使要以戰爭為主題製作遊戲, 也不一定要選擇第二次世界大戰這種有納粹德國出現的時代. 最少, 即使一定要做二戰關聯的遊戲, 也不需要讓玩家可以選擇納粹德國來扮演納粹德國遊玩. 但是, KOEI的這些遊戲, 卻故意的讓玩家可以選擇扮演納粹德國或者其他軸心國來遊玩. 此外, 被告KOEI製作的戰爭遊戲中, 有關於近代戰爭的部分, 既不挑選第一次世界大戰, 也不選擇韓戰越戰等戰爭, 而專門的要製作納粹德國相關的遊戲, 這根本就是擺明了想以「納粹德國」為賣點, 吸引顧客來購買他們的遊戲.

一方面的以納粹德國來吸引顧客, 一方面又說可能會聯想納粹德國的「Gestapo」名稱是被該公司所禁止的. 這不但是矛盾的舉動, 更是濫用空間管理權. 且同時證明被告的行為有極高度的違法性存在.

[第二十一頁~第二十四頁]—KOEI的行為違反網路商責任限制法規定

當網路商在程序不足夠的情況之下執行刪除等等措施時, 依據網路商責任限制法規定, 是屬於濫用權力的一種違法行為.

被告KOEI本次雖聲稱有警告過原告, 但是, 原告不但根本沒有看到過的記憶存在, 這個警告更沒有任何的事後確認方法, 這點, 比照網路商責任限制法中對於網路商((以下簡稱ISP)可以免除責任的規定, 實在是非常的不足夠.

通常ISP接到某使用者控訴有其他使用者侵權時, 即使ISP的規約上有明文規定可以刪除其侵權內容, 也不能無視「被指控侵權的使用者」, 而擅自的以自我的判斷單方面的刪除該項資料.

這場合之下, 依照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第3條第2項規定, 網路商必須要:

1. 必須特定哪些發言為毀損他人名譽, 侵權, 或者有刪除的必要

2. 必須要特定這些發言是侵犯了他人的哪些權力, 以及其根據

3. 必須要對該發言的作者提出上述1,2的通知

4. 並且給予發言的作者7天的自行刪除的緩衝時間, 除非超過7天不被理會, 不得刪除

5. 必須要在技術上可能的範圍之內, 防止這種侵權行為再度的發生

6. 必須要在刪除資料之後, 對「被刪除的使用者」進行可以事後確認的方式的通知

但是, 被告KOEI這次所做的對應, 首先不但沒有任何人(玩家), 指控原告的Gestapo角色有侵權行為, 而單方面的獨自判斷角色名稱違反規約, 因此, 根本不存在上述的1與2的事實.

而 關於3的部分, KOEI不但沒有用存證信函, 掛號信函, 或者至少以電子郵件等正式的, 且可以事後確認的方式通知原告, 還乾脆只用只會顯示一瞬間的遊戲內登入畫面來「聲稱那是警告」. 且其「警告」內容, 還沒有明確的告知到底為何原告會被警告, 被告判定的根據為何, 這種警告依據大阪地方法院昭和55年3月19日行集31巻3号483頁的判例內容規定之:「警告必須明示違反的實際事實內容, 以及處分的法源根據」, 根本是無效的. 而更不用說被告KOEI的警告斷定原告只有刪除角色, 別無他法, 不但沒有任何交涉的權力, 反論的權力, 拒絕的權力, 只給了原告OK按鈕可按.

再者, 被告KOEI明明就擁有更改角色名稱的技術, 卻蓄意的拒絕更改名稱, 一意孤行的必定要將原告角色刪之而後快, 這明顯違反上述5的部分.

此外, 被告KOEI在刪除本角色之後, 不通知原告造成原告再度付費的行為, 也違反上述6的部分.

由此可見, 被告KOEI的所有應對, 是一個應該被網路商責任限制法規範的ISP不應該有的行為, 且其行為實在是極度的草率.

對於這點, KOEI上次法庭竟然還辯稱自己並非ISP, 所以不需要接受此法規範.

但是, 即使KOEI不算ISP, 要單方面解除網路契約時, 必須要經過事先的警告催促程序, 但是KOEI的規約卻規定KOEI不需要經過這樣的程序就可以單方面解約, 因此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規定.

此外, 依據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第2條第3項內的「特定電氣通信役務提供者」的規定, 線上遊戲的伺服器的管理商, 也是定義為ISP的一種(物證37,38), 因此, KOEI稱自己不是ISP根本是荒謬的說辭.

而 本遊戲中, 「角色取名」這個程序, 依據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第2條第4項的規定, 應該屬於「發信者」的一種. 若角色名稱有侵犯他人權力的問題時, 應該依照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第3條第2項第2號的規定處理, 即依照上述的1-6的程序處理, 該ISP方能免去法律上的責任. 但是本次的角色, 不但沒有任何的侵權行為的事實存在, 更不構成任何的違反我國法律的行為. 此外, 即使這個名稱是公然猥褻等違法行為, KOEI也不會因此而受到任何的法律責任追溯. (即, KOEI根本沒有必要去管「沒有人抗議, 沒有人認為是侵權行為」的事情, 因為他們不會因此而需要負責.)

而KOEI不但沒有任何人表示有侵權行為存在還多管閒事, 更用極度草率的手續來辦理這次的刪除程序, 若本次事件法院都判斷網路商責任限制法不適用於被告KOEI, 則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的適用範圍將變得微乎其微, 且同時失去了法律保障侵權方面與被侵權方面雙方權力的均衡性與立意.

總而言之, 本角色名稱並沒有侵犯任何其他個人的權力, 更沒有任何第三者要求被告KOEI加以刪除處分, 而即使有這樣的事實存在, 身為ISP的KOEI本身, 就應該依照網路商責任限制法所規定的程序來進行必要的措施.

KOEI 此次的應對與主張, 在我國相關ISP的訴訟案例當中, 無論網路商責任限制法實行之前或者之後, 都有大量的判例存在. 其中, 並不存在KOEI所擔心的「若KOEI不處理, 則KOEI可能會被追溯法律責任」的判例存在, 而我國的ISP當中, 遵守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的ISP由於屬於大多數, 因此也幾乎不存在例如本事件這樣的, 發信者與ISP的紛爭的案例.

綜合起來, KOEI本身連自己是法律上定義的ISP的自覺都沒有, 不但無視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的存在, 不依照其程序進行應有的措施, 單方面的侵犯原告應有的權力, 還拿「自己有無限的空間管理權」不斷的作出詭辯, 這些都明確的顯示出被告KOEI的行為有極為高度的違法性存在.

[第二十四頁]—KOEI的不屢行債務(違反交易)行為

原告依照本遊戲契約規定, 有權力遊玩本身為著作物的本遊戲中的自己所創造的角色. 而被告依照本遊戲契約規定, 有義務要在技術上可能的情況之下, 保護原告的所有電磁資料供其可以隨時使用. 但是, 被告KOEI不但在沒有任何違反規約, 違反交易的事實的情況之下, 蓄意的刪除本角色, 部分解除本遊戲契約, 這不但違反被告KOEI自己制定的遊戲規約本身, 更是違反交易的不屢行債務行為. 具有極為高度的違法性.

[第二十四頁~第二十五頁]—KOEI的不法行為, 侵權行為

首先, 本次KOEI刪除本角色的行為, 不只是侵犯了原告使用本角色的權力, 更是侵犯我國憲法中保障的各種人權.

原告依照我國憲法第21條(言論表現的自由)規定, 擁有取名「Gestapo」做為遊戲角色的基本人權, 將Gestapo作為一種表現而在遊戲中使用, 是應該被憲法所保護, 但是被告卻加以侵犯的.

言論表現的自由是自我人格發展, 自我實現, 建立自我價值上極為重要的人權之一, 是憲法中規定的人民的基本人權中, 最需要尊重且最重要的權力之一.

憲 法的人權相關規定, 不只是國家對個人可以適用, 在有關民法第1條, 第90條等侵權行為的情況之下, 在個人對個人的情況之下, 也是可以間接的適用(物證: 最高法院昭和48年12月12日民集27巻11号1536頁三菱樹脂事件). 而本次事件, 被告KOEI是東京證券市場第一部上市的巨大企業, 而原告則是一個普通的個人, 本遊戲是被告KOEI單方面所製作設定, 在遊戲空間中是同等於國家權力的存在, 因此, 在本遊戲當中, 原告對被告KOEI的關係, 如同現實世界中個人對國家的關係是一樣的. 因此, KOEI所營運的我國國內的本遊戲之內的侵犯人權行為, 是應該由憲法人權規定所規範, 或者至少可以增強被告侵犯人權的違法性. (物證: 憲法論文)

此外:

1. KOEI明明就有更改名稱的技術, 但是卻故意要刪除原告角色, 剝奪原告使用本遊戲的機會, 主動的造成對原告巨大的影響與不利益

2. 系統上承認原告的角色名稱, 且長期的放置不管, 等到角色等級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後, 才出其不意的攻其不備, 蓄意刪除原告角色

3. KOEI明確的放任其餘納粹相關用語角色的存在, 卻專找原告麻煩, 蓄意只刪除原告的角色, 加重原告本人的義務.

4. 被告自己制定的規約不明確, 卻又拒絕消費者對其內容事先確認, 而對於已經有過紛爭的玩家, 也不執行防止再度紛爭的措施, 例如事先確認角色名稱是否合法等等, 明顯的是放棄自身的義務

5. 被告一方面以納粹德國為賣點製作多款遊戲吸引顧客, 又一方面莫名其妙的矛盾的說禁止納粹德國相關用語.

6. KOEI身為ISP, 卻沒有自覺, 且比照ISP應有的程序, KOEI所做出的手續極度的草率且粗糙. 特別是KOEI沒有在刪除角色後通知原告, 造成原告再度付費想要遊玩本角色, 且同時拒絕退費, 明顯的是放棄自己應盡的義務.

由於以上理由, 本次刪除行為, 是有極高度的違法性, 構成不法的侵權行為.

[第二十五頁~第二十六頁]—原告所受到的損害-1 財產上的損害

網 路遊戲中的道具虛寶, 在現實世界中都會成為買賣的對象(=RMT), 因此, 明顯的具有財產上的價值. 高松地方法院平成18年11月17日的刑事判決即判定, 網路遊戲中的詐欺行為, 也屬於詐欺罪的管轄範圍之內. 而線上遊戲角色的等級, 技能等等無法單獨販賣轉讓(RMT)的部份, 也存在所謂的「代練業者」, 由玩家付費請其代理取得特定的等級或者能力, 技能等等. 因此, 除了道具虛寶之外, 線上遊戲的角色本身, 也具有財產上的價值.

而本角色我方為了評價其市場價值, 依賴了第三者之代練業者做出評估, 業者評估出的價格為120-144萬日幣(物證6).

但 是, 依照原告的規約15(c)(i)(r)與18等等實質上禁止代練的規定, 若原告同意本規約禁止代練的情況之下, 若要重新的將本角色練到恢復原狀的地步, 依照預估所需時間×原告的實際時薪, 本角色的價值, 不低於540萬日幣(物證41-19). 而岡山地方法院平成14年11月12日判例中也明確的指出, 電磁資料損失時的損害金額的計算方法為「恢復原狀所需的時間」×「時薪」.

因此, 本角色的財產上的價值最少有540萬日幣, 而原告這次只請求其一部分的120萬日幣.

[第二十六頁~第二十九頁]—原告所受到的損害-2 精神上的損害

原告由於被告此次的違約, 違反交易(債務不屢行)行為以及不法侵權行為, 所受到的精神上的損失不低於150萬日幣. 關於電磁資料的損失而受到的精神上損失, 依照岡山地方法院平成14年11月12日判例, 有100萬日幣的判例存在.

而關於本次事件原告所受到的精神上的損害的概要為:

(1) 原告的權力是憲法上所保障的基本人權

原告將角色取名為Gestapo, 是屬於言論表現自由的一部分.

原告雖非反民主主義思想者, 但是即使原告有反民主主義的思想, 依照我國憲法中, 不因為思想信條而受到歧視的原則(第14條平等的原則), 思想良心的自由(第19條), 言論表現的自由(第21條), 也一樣是應該平等的加以保護.

而 原告在本刪除事件後, 不斷的以電子郵件, 掛號郵件, 存證信函等方式, 向被告KOEI表示抗議被告侵犯原告的基本人權, 並且要求被告KOEI做出具體的說明與對應. 而被告在這種情況之下, 若真的是有明確的方針下的執法來刪除本角色的話, 自然非常輕易的可以說明為何刪除本角色的具體根據與理由. 但是KOEI直到2009年2月20日的第二次法庭時, 才向法院說明了並非因為原告的思想信條而故意做出歧視性的刪除行為. 而至此為止, 原告覺得被告是斷定原告為宣傳納粹德國主義者, 並且因為這種思想信條而不平等的故意刪除原告角色, 侵犯原告憲法上應該被保護的思想良心自由, 言論表現自由, 平等權等.

如此, 原告實際上被被告KOEI侵犯, 或者感到被侵犯的憲法上的權力有第21條之表現自由, 第19條之思想良心自由, 第14條之平等(不被歧視)權, 這些都是憲法中最重要且最基本的人權. 原告受到在對原告來講如同有國家權力一樣的KOEI的人權侵犯, 並且受到極大的精神上的痛苦.

(2) 原告的本角色是原告花費大量心血與長時間所育成出來的結果

原 告的本角色是原告花費大量心血與長時間所育成出來的結果, 但是卻被KOEI以莫須有的罪名而完全刪除, 且KOEI在法庭上已經承認資料無法恢復原狀. 原告長期的育成本角色, 今後也本來打算持續的育成, 但是由於KOEI本次的對應, 使原告永遠不可能再有這樣的機會. 原告本人對於本角色由於長期的育成, 因此有很深的感情存在, 而KOEI此次莫須有的刪除, 自然造成了原告極大的精神上的痛苦.

(3) 被告的對應

原告對於本刪除事件後的被告的對應, 也受到了極大的精神上的痛苦.

首先, 原告再三的要求被告給予原告合理的刪除角色理由, 並且提出具體的名稱詢問哪些名稱可以合法使用. 但是被告KOEI卻不斷的以「本公司不與告知」「請你自己判斷是否有違規」等等來做敷衍. 這種對於已經發生過一次紛爭的玩家, 不但拒絕對應, 更拒絕努力放止再度發生相同的紛爭的行為, 對原告來說是極大的精神上的打擊.

本禁止條款不但沒有明確的規定執法原則, 判定原則, 而是實質上規定, KOEI可以隨時以莫須有的罪名處分任何問題. 而本刪除事件後2008年11月13日, 還再度的新制定一個叫做「大航海時代Online服務利用規約」的規約. 由本規約的制定時期, 以及內容中蓄意增加的對被告KOEI有利的條文中看來, 針對本件紛爭而制定的可能性極高. 因此, 被告非常害怕KOEI可以又突發奇想的隨時將原告擁的其他角色, 或者今後新創造的任何角色, 以「KOEI可以單方面修正規約內容」的方式, 隨時可以定義為違法, 甚至隨時可以將整個遊戲帳號沒收刪除, 永久的剝奪原告遊玩本遊戲的權力. 對此, 原告感到了極度的恐怖.

再者, 原告對於為何「Gestapo」會牴觸KOEI所謂的禁止事項時, 包括原告經由律師寄送存證信函, KOEI都屢次的回答「本公司沒義務回答你」. 這很明顯的就是擺明了除了正式提出訴訟以外, 絕對不給任何回應的對應, 實質上等於是一個東京證券市場上市的大企業, 強迫只是身為一個個人的消費者之原告非打官司不可. 原告為了要恢復自己應有的權力, 必須要花費極長的時間與巨額的金錢來準備與實際上進行訴訟程序, 這點, 被告KOEI的對應帶給了原告極大的肉體上, 精神上的壓力與打擊(物證41-19).

(4) 其他的部分

本 次刪除行為, 是被告光榮明明一開始承認的名稱, 且事後長期默認的名稱的角色, 故意等該角色的等級道具等成長到一定程度後再攻其不備的突然刪除. 被告KOEI還故意放任其餘的納粹德國關聯的角色名稱存在並且強辯那些反而都是合法的, 只有原告的是違法的, 而蓄意的只對原告做出歧視性的處分. 而被告KOEI還沒有盡到通知原告的義務, 造成原告不知角色已經被刪除而再度的付費想要進行遊戲. 此外, 本次刪除行為不是因為天候, 伺服器故障等等不可迴避的理由, 而是KOEI蓄意進行的行為, 且KOEI在本次刪除事件之前, 就已經對於Rescue會議成員等多數玩家進行過完全沒有合理理由的刪除行為, 且受到當事者與多數日本人玩家的抗議, KOEI不但不對此反省以及加以改進, 而對原告再度的以完全沒有合理的理由為根據來做出同樣的處分, 對此, 原告受到了極大的精神上的損失.

[第二十九頁]—原告所受到的損害-3 負擔的律師費用損害

原告為了恢復自身正當的權力, 而不得不興起次訴訟. 而為了本次官司, 原告所需要負擔的律師費用, 不低於30萬日幣.

以上.

本文書之外, 本次法庭我方還有提出原告陳述書(陳情書), 也是內容有20000字左右. 其內容主要是提及:

1. 首先一開頭就提及Rescue會議事件, 並且提交Rescue會議成員全員的名單, Rescue會議與KOEI的交涉, 消費者團體給Rescue會議成員的回信等等作為物證. 以說明KOEI為累犯, 且不但無視消費者, 無視消費者團體, 更針對華人做種族歧視性的處分.

且此處分除了Rescue會議成員本身不以為然外, 連多數日本人玩家也不以為然, 且屢次以正式途徑抗議過, 並包括日本的消費者團體在內. 但是KOEI依舊一意孤行, 自認自己是神, 自己是法.

2. 提出複數的物證證明, KOEI長期的在KOEI所營運的所有遊戲中, 放任遊戲內外的對華人的種族歧視, 且不加以處理, (特別是信On與DOL)更把華人都當成RMT業者對應.

且同時放任部分惡質日本人(包括玩家, 或者2ch等非玩家)公然宣傳華人=專搞違法行為的壞蛋, 華人=RMT等等不正確的惡質資訊. 並且吃定海外華人有極高難度到日本興訟, 而故意拒之於門外, 且無視消費者團體的諮詢, 更無視存證信函的內容, 對應極度的惡質.

3. 提出複數個台灣, 中國大陸, 美國等判例, 說明KOEI的行為, 在日本國外均為明顯的違法與違反交易, 且是蓄意的侵權行為, 無論大陸法系, 海洋法系, 還有中國大陸的法系,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司法可以允許類似像KOEI做出這樣的惡質的行為(包括Rescue會議事件, 包括Gestapo事件).

4. 提出KOEI不斷的, 至今仍然在海外宣傳大家到其營運的日服去玩的物證, 並且提出現社長松原健二早已知道有多數海外連結卻故意放任不管, 不但宣傳誘拐後, 長期收了錢, 事後才突然的取消帳號使用資格, 實質上如同詐欺, 極度惡質, 且是屢犯.

5. 提出KOEI在Rescue會議事件後, Gestapo事件後, 都不斷的針對這些事件的被攻擊點, 修改其規約讓其對自己更有利, 更不用負責任, 甚至2008年11月13日新制定一個規約, 裡面乾脆寫上「即使KOEI的規約內容是違法的, 只要沒有法律上的罰則, KOEI都拒絕遵守法律而以自己的規約優先」.

6. 提及若允許KOEI這種「無限制的免除責任權」「絕對的判定裁量權」繼續在日本國內合法的存在且被實行, 則對線上遊戲業界本身必定是只有負面的影響. 並且同時提及除了KOEI以外, 日本國內的線上遊戲有非常多的「冤獄」存在, 並提出日本消費者團體的複數公告作為物證.

7. 其餘篇幅大致上是提及原告被刪除的角色狀況, 價值計算方式, 所受到的精神上損失的詳細等等私人事務.

支援者东京地方法院第四次开庭状况

本会支援者官司(「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第四次开庭(被告第二次准备), 于2009年4月23日下午1时30分于东京地方法院民事第28部召开.

出席者我方有我方委任律师, 我方原告本人, 被告委任律师三人, 以及被告光荣公司(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東証1部3635<3635.T>分公司)代表2人(1男1女, 看起来都是30岁后半~40岁前半).

开庭的经过如下:

1. 首先法官要求被告光荣提出准备书面与相关证据, 正式提交给法官与原告.

2. 法官询问原告是否要再反论. 原告委任律师回覆, 原告要再反论, 请再给原告反论的机会. 而法官, 原告被告双方律师在场都认为, 双方对于事实的主张并没有太大的争议点, 而是争议法源解释而已.

3. 法官表明, 经过双方各两次的主张之后, 双方的主张已经差不多告一段落(即暗示即将结审), 除非还有更新一部的证据或者新的主张出现,(不然差不多要结审了).→此迹象显示, 本次诉讼程序除非有重大证据上的变化, 不然大约会只剩下1-3次的法庭即会结审, 最快6月4日我方反论后就结审的可能性也有.

4. 法官另外对原告本人要求, 提出对法院的陈情书(即与法律本身无关的原告本人对于此次诉讼的意见书).

5. 原告本人询问法官, 所谓“陈情书”为何? 法官回覆, 即原告本人对于法院想要主张些怎样的事件经过, 怎样受到伤害, 受到了怎样具体的损害, 以及自己认为此次事件是怎样的情况, 有什么意见等等的私见, 且与正式法庭反论书不同, 只需要写原告本身的意见(心情感想), 不需要有任何法律相关的问题.

6. 原告同意提出陈情书.

7. 法官, 双方协议, 下次法庭于6月4日召开.

8. 被告委任律师要求, 下次法庭时是否可以在法庭实演游玩本游戏, 法官认为现阶段没有这个必要, 且法院没有相关设备, 因此拒绝.

9. 法官表明, (因此次案件光单一法官可能难以判断, 因此)可能检讨采取合议法庭(三个法官同审)的方法, 但是尚未确定.

<第四次开庭被告KOEI方面的反论>—共21页份

第四次开庭于4月23日举行, 之前的4月21日, 对方律师寄送了以下内容的反论书给我方面律师, 以及东京地方法院.


[第一页~第二页]—本规约不违反“关于电子商交易以及情报材交易等的准则”

本书面是对原告3/25的准备书面之反论. 本次的准备书面中没有记载到的原告主张部分, KOEI方面也全数否认与坚决力争.

首先, 对于KOEI的禁止事项的拘束力, KOEI第二次开庭时已经主张:

依照日本“電子商取引及び情報財取引等に関する準則(=关于电子商交易以及情报材交易等的准则”)”(以下简称“准则”)Ⅰ-1-2的规定, 在网路网页签订契约时的利用规约, 必须要“在网页上明确的标示”, 并且以执行交易的前提之下按下同意按钮, 方为有效, 而若有以上前提之网路契约, 则可认定为典型的“有拘束力”的规约(契约). 而本规约正依照这个政令规定制定且执行, 因此拥有法律上的拘束力.

而原告既然已经按下同意的按钮, 就表示原告已经表明了同意所有相关规约的内容的拘束, 因此, 本规约的所有条文, 都包含在本契约之内, 是原告与KOEI都应该遵守的, 因此本禁止事项具有拘束力.

但是, 原告却认为: “该准则Ⅰ-1-2的规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明确规定, “为了要达成‘在网页上有明确标示的利用规约’这个基准, 当利用规约是长文的情况之下, 必须要将系统设定为要读完之后(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够按下‘同意’按钮”.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的规约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因此, KOEI根本没有资格使用准则”)Ⅰ-1-2的规定, 因此KOEI的主张是错误的. ”

而KOEI再度反论, 准则上并没有要求必须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同意, 而原告的主张只是某些偏颇的法律论文的私见, 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此外, 各方面对于准则的议论中, 即使有“网路契约可否不写全文, 而直接贴契约内容的Link”的议论, 也不存在“应该要设定必须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同意”的议论. 而只要规约下有“同意按钮”, 同意按钮本身与规约同在, 就是要求对方要先读完规约才按同意, 而若对方没有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 仔细阅读后就同意, 则是对方不对.

再来, 目前现存的各种网路契约当中, 有设定“必须要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同意”的契约, 是属于极少数, 且“根本不需要scroll就可以在荧幕上显示全文的(少字数的)规约”根本不大可能存在. 多数规约契约都是与KOEI相同的方式, 因此, 不但准则根本没这么要求, 社会上一般常识上看来, 原告的要求都是非常不合理的.

[第三页~第四页]—本规约不违反消费者契约法

原告上次主张, KOEI以规约

① 15. 禁止事项的g的(g) 毁谤, 骚扰, 猥亵等等, 让其他玩家会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会让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内容的公开, 提供, 送信等行为

② 9.依照本公司的判断可以删除任何电磁纪录,

(2) 本公司在以下的情况之下, 可以将客户上传的情报, 无论何时何地, 依照本公司独自的判断, 并且不需要经过事前的通知, 就可以删除任何有关的电磁纪录资料.

(b) 本公司认定该客户上传的情报会带来本公司, 或者其他的客户任何的不利益, 或者困扰的情况下

为本次删除本件角色的理由. “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这样的规定非常的不明确且暧昧, 而对于这样不明确且暧昧的规定的判定方法, 却由营运公司单方面的判断而执行, 是非常明显的与违反日本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的典型例子:“本公司可以任意单方面解约”的规定相同的.

但是, KOEI第一次准备书面第七页即有写到, 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只限定在“当民法, 商法, 其他相关法令中, 与公共秩序无关的规定部分相比, 明显的加重消费者的义务, 以及限制消费者的权力的项目无效”. 而KOEI的本规约, 根本没有违反任何的民法, 商法, 或者其他相关法令, 或者任何的判例. 而原告也根本无法举出任何的法源依据证明KOEI本规约有违法任何法令, 判例的规定, 因此KOEI的本规约根本不适用于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

※ 也就是说, KOEI方面律师, 在法庭上公然主张, “光荣摆明了要钻法律漏洞”, 因为现阶段日本国内没有任何法令规定, 更不存在任何相关判例(因为本案是第一宗诉讼), 因此无法可管光荣怎写规约, 依照习惯<规章<条例<判例<法律(=最高法院判例)<宪法的基础下, 因为他们订的规章没有违反任何的条例, 法律, 判例, 宪法, 因此, 在此时是‘最有效的依据—最有法源依据的东西’.

此外, 对于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规定中的所谓“本公司可以任意单方面解约”部分, 是比照民法541条的规定(←即有法源根据), 业者可以单方面的以无警告的方式就单方面解约这点, 单方面的对消费者不利, 因此无效, 而根本没有论及“契约本身是否写的简单可懂明了”.

再次强调, 本规约15(g), 9(2)(b), 并非规定业者可以单方面的解约的规定, 且原告没有任何的法源依据说明KOEI违法, 因此, KOEI本规约不但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不适用, 更没有违反.

此外, 依照同样的理论, 本规约也没有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第三条的规定.

[第四页~第五页]—原告的表明同意的行动, 没有“错误的认识, 不正确的理解(=同意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为所欲为)”

原告主张, 原告此次表明同意的行动, 在对于“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等等部分, 同意了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对于这样的判定行为也为所欲为, 因此若KOEI此规约主张的是“KOEI可以为所欲为”, 则原告的认识是错误的, 因此本条款是无效的条款.

但是, 原告所按的同意按钮, 是“同意整个规约”的按钮, 并非哪些部分同意, 哪些部分搞不清楚, 哪些部分不同意, 因此, 原告对于规约中某些部分有“错误认识”的主张, 是不恰当的.

此外, KOEI主张的, “依照大审愿大正四年(1916年)12月24日判决, 民录21辑2182页的判例, 以及依照最高法院昭和60年(1985年)7月16日判决 金融法务事情1103号47页的判例, 原告在同意本规约时, 在本规约为一种“约款”的情况之下, 无论原告是否知道, 正确的理解规约内容, 原告同意整个本规约的内容是不可怀疑的, 且不存在任何的错误的认识, 或者不正确的理解. (即使不知法也算犯法) ”部分, 是将一般常识中的判例, 引用于本案而已, 因此, 被告主张之与本案无关的主张, 是不恰当的.

而原告还主张:

“这样的文面, 依照我国“银行交易约定书(银行取引约定书)”第5条(甲10物证), 以及契约内容文字有依法限定的“(人寿等)保险约款”第10条(甲11物证)中所规定之“解约”与“丧失权力”的情况中, 都必须要有客观的, 合理的理由才可以执行, 但是与这个比较, KOEI的规约则是“只要本公司认定即可”, 这明显的是单方面的限制消费者的权益. 况且, 保险约款本身, 不只个人与保险公司签约, 也有(立场比个人高的)公司与公司签约的情况, 但是KOEI的本规约则是只存在个人与KOEI的签约, 因此应该要比保险约款的情况下更加强保护消费者才是. ”

“本规约是单方面的营运公司可以制定, 且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其内容之合理性, 这与在一定要经过我国政府相关机构所认定的保险约款(保险业法第4条第2项第3号, 以及第123条第1项等), 以及全国信用金库协会于平成12年(2000年)制定的“信用金库交易约定书(信用金库取引约定书)”等, 必须经过政府, 或者业界团体所认定的契约书有很大的不同. 实际上, 与保险约款差异很大的是, 本规约的绝大部分内容, 都是单方面的“KOEI不需要负责”的条款内容, 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合理性. 再来, 依照准则的Ⅰ-1-2 2.(2)②的规定, 目前网路上的交易是崭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并没有“要依照利用规约来进行交易”的“商务惯习”的存在. 因此, 本规约不能够与其他早已有法令规定, 或者商务惯习的规约, 契约相提并论. ”

但是, 原告的以上这样的主张, 首先保险约款, 信用金库交易约定书等, 是与人民, 金融机关的生活上息息相关且不可缺的重要要件, 这不能与单一企业所营运之线上游戏相提并论. 而与KOEI类似的情况下, 不如说应该与保险约款或者信用金库等有不同的规范, 才是合理的(※但是, 这种规范现阶段根本不存在).

而原告还说: “本规约的绝大部分内容, 都是单方面的“KOEI不需要负责”的条款内容, 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合理性.”.

但是, 这样的主张完全错误, KOEI的规约的所有内容, 都是合情合理且合法. 况且, 游戏契约(=付钱)本身的内容, 与游戏规约(=游戏规则)的内容的合理性, 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 原告根本将两者混为一谈, 这点原告也是完全错误.

再者, 原告还主张:“目前网路上的交易是崭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并没有“要依照利用规约来进行交易”的“商务惯习”的存在. 因此, 本规约不能够与其他早已有法令规定, 或者商务惯习的规约, 契约相提并论”

但是, 即使尚未有“商务习惯”的存在, 依照准则的规定, 只要按下同意按钮, 就算同意, 因此原告这样的主张, 与本案是完全无关的问题.

[第五页~第六页]—本删除事项没有任何的违法性

原告主张, “Gestapo”一辞, 根本连德国等国都没有禁止. 但是, 光这点就令人怀疑. 此外, 原告还主张, 依照纳粹德国的军服等商品有在日本贩卖的情况看来, 在日本使用“Gestapo”一辞不会带给他人不愉快的感觉.

但是, 首先, KOEI这次视为问题的部分不是“原告是否在现实世界中使用‘Gestapo’的名称”, 而是“在KOEI管理的线上游戏中使用这样的名称”. 因此, 原告主张根本牛头不对马嘴.

此外, 原告主张日本国民几乎没有对纳粹德国有反感的部分这点, 我国国民很多都有对纳粹德国有反感, 是公认的事实.

而原告上次提出的证据当中, 有关贩卖纳粹德国相关商品的网页上, 其实根本就有“纳粹或者军事, 空气枪等等请千万不要在日本国外使用, 有可能造成重大的误解”“即使在日本国内, 也请先仔细考虑周围状况, 并且依照自我责任的原则使用”这样的记载. 也就是说, 贩卖者本人, 根本就认为不但日本国外的人对纳粹德国有反感, 连日本国内的人也有多数对纳粹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存在.

此外, 同网页上还有“本公司虽贩卖纳粹相关商品, 但是只是纯粹提供安全的军事玩具的使用而已, 绝无任何赞美战争的意图, 或者任何相关的政治思想”. 这更证明了, 该业者根本就知道贩卖纳粹相关商品, 会让一般对纳粹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的人民误认为“该业者为拥护纳粹”的思想所有者, 并且不想被误会.

再者, “Gestapo”一辞根本在我国就是公认为“屠杀犹太人, 屠杀反纳粹, 屠杀占领区居民的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 这点KOEI已经提出日本国内的各字典, 百科全书的解释做为证明(乙4-乙9物证), 因此, “Gestapo”一辞的使用, 根本就是会让我国国民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的行为.

[第七页~第八页]—-本游戏中的角色名称是非常重要的要素, 会被所有玩家所重视与识别

KOEI主张, 本次删除的角色, 在游戏中可以被不特定多数的人所看到, 别的玩家没有办法选择不看到这个可能会令人厌恶的名称. 而其他玩家也是付费游玩本游戏, 拥有与原告相同的权力, 应该让其可以享受好的游戏环境, 因此若同意让原告使用相关名称, 则会带给其他玩家不利益.

但是, 原告主张:“本游戏的目的多半在于解任务与和自己的朋友合作等, 对于其他无关的角色, 几乎是没有兴趣一个一个去确认其详细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即使一瞬间的有可能会联想到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的文字的角色出现, 绝大多数的玩家要不就是根本没注意, 要不就是根本不会有反感. ”

而原告这样的主张是错误的. 因为本游戏是大规模的线上游戏, 且角色本身的特征, 或者光靠身上的装备, 航海中的船只本身, 很难判定哪个角色是哪个角色, 因此, 判定角色的方法, 最重要的就是头上的名字. 而这个头上的名字, 在游戏设定上, 是绝对不可能被隐藏的.

此外, 一个伺服器中不能够有相同名称的角色存在, 因此这个名称是为了识别己他角色的最重要要素.

而正由于本游戏是大规模的线上游戏, 因此“与其他不相关的角色交流”才是本游戏的最重要目的, 特别是复数不知道对方真实是谁的玩家共组舰队, 解任务, 或者买卖物品, 协力交流, 交谈等等, 这个角色名称都是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的.

因此, 对于这么重要的要素, 原告竟然主张“这根本是不重要的资讯”, 这样的主张, 根本就是乱讲.

[第八页~第九页]—-本游戏中可以设定隐私的问题

此外, 原告还主张:“本游戏可以设定隐私, 黑名单或者不要看的发言(甲16物证), 若选择了隐私状态, 黑名单, 则不会再看到该角色的发言. (因此, 即使真的有人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名字, 只要设定隐私, 或者加入黑名单即可). ”

但是, 原告这样的主张完全错误.

因为, 即使原告将自己的角色设定为隐私模式, 其他玩家不但依旧能看到原告角色的头上名称, 原告的所有发言(包括公频, 国频, 喊)与行动 (干杯等动作), 都依旧会纪录在其他玩家的“Chat window”里面, 因此, 依旧会造成其他玩家的不愉快.

※ 这段明显KOEI误会我方意思, 因为我方是认为“若真有人不喜欢这名称, 这角色, 大可以用自己将不喜玩家加入黑名单来处理, 例如将整天喊RMT的角色给加入黑名单, 就可以不看到碍眼的东西一样”, 而KOEI不知是真的误会, 还是因为无法具体反论, 所以故意这样主张.

[第九页~第十页]—-本游戏中的角色的表示, 并不是一瞬之间而已

原告主张: “此外, 角色头上的名称虽然不会消失, 但是, 这个角色的名称的出现, 对其他的玩家来说是一瞬间的事情, 且人一多, 角色名称会重复起来, 很难判定谁是谁. (因此, 若真有讨厌的名称的玩家, 不要接近就可以解决). ”

但是, 原告这样的主张错误, 因为只要其他玩家与原告玩家存在于同一地点, 原告头上的名称就会一直显示, 永远不会消失, 除非其他玩家与原告玩家互相到达对方看不到的地点为止. 因此, 对这样的标示, 评价为“短时间的”“瞬间的”是非常不恰当的.

此外, 即使角色没有存在同一地点(看不到对方本身), 其他玩家依旧可以利用“Chat Window”中的标示, 看到原告玩家的角色的行动(例如喊频, 国频等等), 因此对于这点, 原告的主张也是不正确的.

此外, 原告主张太多角色重复时根本会有看不清楚的情形存在一事, 这点也可以藉由“变更角度(视点, 视野)”的滑鼠操作方式来解决. 因此原告主张错误.

而基于以上第七页~第十页的角色显示的部分, 若原告玩家角色名称取为“Gestapo”, 则会被多数的玩家所认识, 更带给他们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厌恶感. 因此完全违反本规约15(g)之 “毁谤, 骚扰, 猥亵等等, 让其他玩家会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会让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内容的公开, 提供, 送信等行为”的规定.

[第十页~第十一页]—-原告主张“近2年期间没有遭受任何抗议或者妨碍”的问题

原告主张: “实际上, 原告创造此角色的2006年9月10日到被删除的2008年7月30日的近两年的期间, 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或者被抱怨, 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或者问题, 这也证明了其他的玩家根本没有对“Gestapo”这个角色有感到不愉快的情况. ”

而KOEI虽无法把握原告玩家是否真的没有被其他玩家妨碍, 或者抗议过. 但是, 即使没有任何玩家反应, 也是“怕若惹到一个会把自己角色取为Gestapo(这样的疯子)的玩家, 自己反而会受到更大的损害”的可能性较高. 此外, 在现实世界当中, 即使很讨厌面前的人, 也多半不会直接对他讲“我讨厌你”, 因此, 即使原告玩家没有被其他玩家抗议过, 也是如此而已, 并非代表没有人厌恶该角色名称.

[第十一页~第十三页]—-关于KOEI开发的欧洲战线, 提督的决断等游戏

原告主张: “KOEI本身至今依旧贩卖的欧洲战线与提督的决断的游戏等多款游戏, 有类似卐等纳粹德国的标志, 以及在欧洲被禁止的纳粹德国的军服的图样等等有关纳粹德国的表现方式”

但是, 原告所指之“欧洲战线”“提督的决断1-4代”的游戏, 都不是线上游戏, 而是不会与其他玩家有交流的单机版游戏. 因此, 在这样整个前提不同的情况之下, 玩家无论如何游玩欧洲战线或者提督的决断, 都不会影响到其他玩家, 因此, KOEI没有规定不可以在这些游戏中使用“Gestapo”的名称.

反之, 本游戏是大规模的线上角色扮演游戏, 是有不特定多数的玩家同时游玩的游戏方式, 玩家不能够选择让其他玩家的角色不出现在游戏里面, 而只要游玩, 就必定会遭遇, 交流, 接触到其他的玩家. 这点与单机版完全不同.

此外, 欧洲战线与提督的决断两系列的游戏, 都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舞台, 因此, 会游玩这样的游戏的玩家, 自然都是认知这游戏会有二战相关表现方式, 且接受这样的表现方式, 才会购买与游玩的. 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因为与纳粹德国息息相关, 所以玩家自然不可能会否定二战与纳粹有任何关系, 因此, 只要是本游戏的玩家, 自然是容许纳粹相关表现的.

但是, 本游戏的舞台则是十六世纪的欧洲的大航海时代, 与纳粹德国完全无关, 因此, 其他玩家不可能想像会有纳粹德国的相关表现出现在本游戏当中.

因此, 在这样整个前提不同的情况之下, KOEI一方面制造贩卖提督的决断与欧洲战线的游戏, 并且使用纳粹相关用语表现, 是不能与本游戏中出现纳粹相关表现, 或者KOEI允许本游戏中出现纳粹相关用语相提并论的.

而原告这样的主张, 根本就是等于主张:“某个有发行色情杂志的出版社, 当同一个出版社发行幼儿教材时, 读者会事先就有期待该幼儿教材中会有色情要素的成分存在的思想与权力存在”是一样的意思. 因此, 根本是胡说八道.

总结, KOEI开发的各种游戏, 即使有多数的纳粹德国相关用语表现存在, 也与本游戏的事件完全无关, 更与本规约15(g)的规定无关.

[第十三页~第十五页]—-关于KOEI的游戏空间管理权

原告主张:“KOEI拥有游戏空间管理权的根据根本不明确”

而KOEI认为, KOEI拥有该权限的根据如下:

KOEI拥有游戏伺服器, 而本游戏是无论如何都要连接上KOEI所私有, 管理的游戏伺服器的. 也就是说是KOEI的私人地盘, 私有领域. 因此KOEI自然拥有该伺服器空间的支配权. 而KOEI另外制定规约, 并且与玩家契约, 在玩家遵守契约与规约的情况之下, 容许玩家进入这KOEI的私有领域由玩本游戏. 因此, 游玩本游戏的玩家皆必须遵守KOEI所制定的本规约与大航海时代游戏规约等相关规约. 即KOEI拥有游戏伺服器空间支配的权力.

这就例如在现实世界当中, 某人拥有某建筑物的产权时, 他可以限制与制定进入该建筑物的规定, 例如禁止在本建筑物中吸烟, 禁止喧哗, 请遵守相关人员指示等等, 并且同时的对于违反规定的人, 进行禁止进入等措施. 这是理所当然的权力. 像各美术馆, 图书馆, 游乐场所, 都是如此.

而在本游戏中使用“Gestapo”的名称, 根本就违反本规约15(g), 因此若KOEI放任不管, 则KOEI就无法维持KOEI所期待的“让所有玩家都安心舒适的游戏空间”. 因此KOEI自然有权力以本规约9(2)(b)的规定, 删除该角色资料.

而原告此外还主张:“KOEI可以将禁止的名称在系统上就先设定好不让人取”

但是, KOEI不可能事先就100%的完整预测会有怎样的不恰当名称的出现, 并且是先的设定在系统上, 因此, 当玩家创造完成角色的阶段时, 并没有KOEI认定该角色名称是被许可的意义存在, 因此, 原告所主张的若系统上可以取名, KOEI就不可以动用空间管理权来管理的主张, 是错误的.

[第十五页~第十六页]—-KOEI并没有明知却放任Gestapo的名称存在, 也没有滥用空间管理权等相关权力

原告主张:“KOEI本次删除本角色是在角色创造之后近两年以后, 以KOEI的技术能力, KOEI可以轻易的在本角色尚未成熟, 等级尚未上升的很早的阶段, 就发现这样的角色名称, 且加以处理. 但是, KOEI不但在系统上根本没有禁止Gestapo的名称, 且承认这样的名称之后, 近两年的期间不但不删除或者处理, 而不断的向玩家收费, 却等玩家的角色的等级与状态成长之后, 却突然的以“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该角色, 这完全是抵触民法第一条第3项之空间管理权的滥用, 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

但是, 就如现实世界当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多种多样一样, KOEI所制造的本游戏的广大游戏世界中, 会出现怎样的违规行为, 是多种多样且无法预测的. 例如违规玩家可能在游戏中骂人, 可能诈欺, 可能故意骚扰, 可能用外挂, 可能RMT等等. KOEI无论在金钱上, 物理上, 都不可能对这广大的空间, 花费大量的金钱与配置多数的管理人员来做全天候的天衣无缝的监视.

因此, 就如现实世界当中的警备人员一样, 只能够做到目视确认的工作, 即警备人员看的到的范围之内的警备而已. 不然, 现实世界当中怎么会有“报警”的情况出现呢?

而KOEI本身这次是于2008年6月19日下午8点15分第一次发现原告的“Gestapo”角色, 而迅速的对原告提出了警告, 因此是非常迅速的对应, 且没有任何滥用权力的情况存在.

[第十六页~第十七页]—-KOEI删除本角色并非蓄意找原告本人麻烦, 而是对所有玩家一视同仁

原告主张:“最少在2009年2月20日的时候, 本游戏之内, Boreas伺服器与Euros伺服器内有名叫“SS”的角色, Notos, Zephyros伺服器内有创立纳粹德国秘密警察Gestapo的“戈林(Hermann Göring)”的角色存在, 而Notos伺服器内, 还有屠杀犹太人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所长, 且担任纳粹德国帝国副元首的“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的名称的角色存在. 而这些角色却没有任何一个有接受同样的删除处分. ”

“一方面主张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 而另一方面又放任不管“SS”等更让人联想纳粹德国的角色名称, 因此可以断定KOEI是没有任何的正当理由, 且蓄意的删除本角色, 更可以称这样的行为为滥用游戏内空间管理权. ”

等等. 但是, 首先无论“SS”“戈林(Hermann Göring)”“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 都不能断定只能联想到纳粹德国, 例如SS可能只是一个代号或者人名的简称, 戈林与胡斯更只是个人名而已.

因此, 这些名称与“Gestapo”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且没有任何一个是违反本规约的.

此外, KOEI只是对于KOEI发现到的违反规约角色进行必要的措施而已, 这不是只对原告本身, 是对所有玩家一视同仁, 或者明知有其他玩家有取违反规约的名称而故意不处理, 专找原告麻烦. 因此不存在任何权力滥用的情况.

[第十六页注解部分]—关于为何KOEI禁止变更角色名称

关于为何KOEI禁止玩家变更角色名称, 这点是因为若KOEI接受到其他玩家通知某玩家有违反规约的行为的情况时, 其他玩家只能够以该违反规约玩家的角色名称辨认该玩家, 而KOEI也必须要以这个名称来查询与监视该违反规约玩家是否真的违反规约, 并且加以处理.

因此, 若赋予玩家更改角色名称的权力, 则有心玩家只要故意做了违反行为或者骚扰他人之后马上改名, KOEI与被害玩家就无从查起.

而关于原告主张KOEI只需要让不恰当的角色名称可以更改名称即可的主张. 这点因为KOEI担心, 若一旦允许, 则会有非常多人故意取不恰当的名称(因为实质上不会遭受到处分), 而让KOEI抓不胜抓, 并且带给其他多数善良玩家的困扰.

[第十七页~第十八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1 “KOEI根本不需要事先警告就可以删除”

原告主张:“本游戏在登入的时候, 会显示“联络事项”的项目, 每每会有好几页, 多的时候甚至有十页的各种联络事项, 而玩家为了要进入打帐号密码的登入画面, 必须要在这些注意画面的地方, 连按多次的OK, 或者滑鼠右键, 才能够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甲23物证). 而这些联络事项多半是每次都会出现, 且内容大同小异, 因此, 绝大多数的玩家都常态的不仔细的观看联络事项内容而连打OK或者滑鼠右键来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 而KOEI所主张的所谓的“警告画面”也是在这个一连串的连打OK的惯例作业当中, 一瞬间表示出来的一部分, 而不是采用例如书面, 或者电子邮件等事后原告等玩家可以再度详细确认内容的方法, 因此, 这样的性质的警告方式, 在“警告”的意义上, 不得不说非常的不足够. ”

但是, 原告这样的主张完全错误.

首先, KOEI已经在被告第一次准备书面就提出KOEI依照规约, 拥有“无预警删除”的权力根据, 因此, 原告要求KOEI事先通知, 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再来, 原告主张的“警告画面存在于一连串的连打OK画面当中”一事, 是捏造的证词.

因为, KOEI的警告画面的设定, 是:

1. 游戏标题画面
2. 原告所指的一连串的OK确认画面
3. 输入ID, 密码的画面
4. 这里出现警告画面
5. 选择伺服器画面
6. 选择角色画面
7. 进入游戏

因此, 原告所主张的不是事实.

而原告此外主张的“一个游戏帐号中的两个角色不能同时上线, 因此角色所有的道具虚宝金钱等无法转给另一个角色”的问题, 这点根本可以请第三者的玩家代转, 因此完全没有问题, 原告根本就是说谎.

[第十九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2“原告主张的‘网路商责任限制法’引用错误”

原告主张:


KOEI所主张的警告的内容, 依照法律上的手续, 是非常不足以让使用者可以理解自己的违规行为, 且给予自行删除的机会. 关于这点, “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の損害賠償責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報の開示に関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网路商责任限制法)”第三条第2项中, 有明确规定, 当网路商要将该网路商管理之BBS, 论坛等公众场合中的“毁损他人名誉等等”的发言给删除的时候, 网路商可以不付责任的情况为:

1. 必须特定哪些发言为毁损他人名誉或者有删除的必要
2. 必须要特定这些发言是侵犯了他人的哪些权力, 以及其根据
3. 必须要对该发言的作者提出上述1,2的通知
4. 并且给予发言的作者7天的自行删除的缓冲时间, 除非超过7天不被理会, 不得删除

而依照“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名誉毀損・プライバシー関係ガイドライン(网路商责任限制法与毁损名誉, 侵犯他人隐私之Guideline)”的(ⅲ)的部分有将以上1-4的手续, 要求以寄送挂号信等书面的手段来进行, 并且要清楚的将理由对原作者加以说明. 并且还要求网路商必须要用书面再回答原作者所提出的质询意见.


对于以上的主张, KOEI根本就不是“特定电气通信役务提供者(=Provider)”, 因此, 本法根本不适用于KOEI. 而此“网路商责任限制法”也没有规定任何有关赔偿相关损害的部分, 因此原告依据此法来要求KOEI赔偿损害, 根本是胡乱举证.

[第十九页~第二十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3“即使KOEI不通知玩家删除事项, 也不影响到本删除行为的合法性”

原告主张: “特别是, 被告KOEI不将本次删除行为立刻通知给原告玩家, 造成不知情的原告玩家事后再度的付费, KOEI不但收钱且放置不管, 这种行为是非常的不适当的行为, 被告KOEI的如此的不适当的行为与其删除角色的行为, 无论其理由, 其手续上, 都有非常严重的违法性质存在, 不但构成债务不履行(违反交易)行为, 更明显的是构成不法行为(侵权行为). ”

但是, KOEI于法根本没有这样的义务. KOEI不但不需要通知任何玩家有关处分或者删除的情况, 更没有义务要防止玩家任意的付款给KOEI.

此外, 只要KOEI删除角色之后, 玩家就是应该要自行重创角色重新开始, (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所以玩家也根本没有知道角色被删除的必要性, 也无法证明KOEI就有提供资讯给玩家的义务存在.

而原告此外还主张:“再来, KOEI主张删除本事件角色是在定期的维修时所删除.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是刚刚好要做维修, 所以就顺便删了该角色, 而不是事先就预定要给原告玩家1个月的准备期间. 也就是说, KOEI刚好在2008年6月20号, 突发奇想的发了个警告, 事后又忘记了, 然后刚好7月30日时又想起这事, 所以就顺便把角色给删了. ”

这点, KOEI是好心的让原告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删除该角色, 而非故意放任不管, 或者根本忘记. 因此原告的主张根本是歪曲事实(让KOEI好心还被狗咬).

而总结以上有关删除手续的问题, 所有原告的主张都是错误的, KOEI是遵守规约规定, 依照规约所赋予的权力来合法的删除本案件角色. 且没有任何违法性质存在.

[第二十页]—结论

由上述就可得知, 本次KOEI的删除行为, 是完全依照且遵守相关规约所执行, 完全没有违法性质, 完全合法的措施. 因此, 原告根本没有任何请求的理由, 要求法院立刻驳回原告请求.

此外, 原告还对这次事件的角色价值, 虚宝价值等等做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主张, 但是这些主张更证明了原告根本是乱打官司, 原告没有任何请求理由与价值, 因此所有部份都应该立刻的被驳回.

以上

[第二十一页] 各项证据资料的一览表

支援者東京地方法院第四次開庭狀況

[訴訟編號: 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

本會支援者官司(「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第四次開庭(被告第二次準備), 於2009年4月23日下午1時30分於東京地方法院民事第28部召開.

出席者我方有我方委任律師, 我方原告本人, 被告委任律師三人, 以及被告光榮公司(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東証1部3635<3635.T>分公司)代表2人(1男1女, 看起來都是30歲後半~40歲前半).

開庭的經過如下:

1. 首先法官要求被告光榮提出準備書面與相關證據, 正式提交給法官與原告.

2. 法官詢問原告是否要再反論. 原告委任律師回覆, 原告要再反論, 請再給原告反論的機會. 而法官, 原告被告雙方律師在場都認為, 雙方對於事實的主張並沒有太大的爭議點, 而是爭議法源解釋而已.

3. 法官表明, 經過雙方各兩次的主張之後, 雙方的主張已經差不多告一段落(即暗示即將結審), 除非還有更新一部的證據或者新的主張出現,(不然差不多要結審了).→此跡象顯示, 本次訴訟程序除非有重大證據上的變化, 不然大約會只剩下1-3次的法庭即會結審, 最快6月4日我方反論後就結審的可能性也有.

4. 法官另外對原告本人要求, 提出對法院的陳情書(即與法律本身無關的原告本人對於此次訴訟的意見書).

5. 原告本人詢問法官, 所謂「陳情書」為何? 法官回覆, 即原告本人對於法院想要主張些怎樣的事件經過, 怎樣受到傷害, 受到了怎樣具體的損害, 以及自己認為此次事件是怎樣的情況, 有什麼意見等等的私見, 且與正式法庭反論書不同, 只需要寫原告本身的意見(心情感想), 不需要有任何法律相關的問題.

6. 原告同意提出陳情書.

7. 法官, 雙方協議, 下次法庭於6月4日召開.

8. 被告委任律師要求, 下次法庭時是否可以在法庭實演遊玩本遊戲, 法官認為現階段沒有這個必要, 且法院沒有相關設備, 因此拒絕.

9. 法官表明, (因此次案件光單一法官可能難以判斷, 因此)可能檢討採取合議法庭(三個法官同審)的方法, 但是尚未確定.

<第四次開庭被告KOEI方面的反論>—共21頁份

第四次開庭於4月23日舉行, 之前的4月21日, 對方律師寄送了以下內容的反論書給我方面律師, 以及東京地方法院.


[第一頁~第二頁]—本規約不違反「關於電子商交易以及情報材交易等的準則」

本書面是對原告3/25的準備書面之反論. 本次的準備書面中沒有記載到的原告主張部分, KOEI方面也全數否認與堅決力爭.

首先, 對於KOEI的禁止事項的拘束力, KOEI第二次開庭時已經主張:

依照日本「電子商取引及び情報財取引等に関する準則(=關於電子商交易以及情報材交易等的準則」)」(以下簡稱「準則」)Ⅰ-1-2的規定, 在網路網頁簽訂契約時的利用規約, 必須要「在網頁上明確的標示」, 並且以執行交易的前提之下按下同意按鈕, 方為有效, 而若有以上前提之網路契約, 則可認定為典型的「有拘束力」的規約(契約). 而本規約正依照這個政令規定制定且執行, 因此擁有法律上的拘束力.

而原告既然已經按下同意的按鈕, 就表示原告已經表明了同意所有相關規約的內容的拘束, 因此, 本規約的所有條文, 都包含在本契約之內, 是原告與KOEI都應該遵守的, 因此本禁止事項具有拘束力.

但是, 原告卻認為: 「該準則Ⅰ-1-2的規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明確規定, 「為了要達成『在網頁上有明確標示的利用規約』這個基準, 當利用規約是長文的情況之下, 必須要將系統設定為要讀完之後(將右邊的scroll給拉下來之後)才能夠按下『同意』按鈕」. 但是, 很明顯的, KOEI的規約並沒有做到這一點, 因此, KOEI根本沒有資格使用準則」)Ⅰ-1-2的規定, 因此KOEI的主張是錯誤的. 」

而KOEI再度反論, 準則上並沒有要求必須要將右邊的scroll給拉下來之後才同意, 而原告的主張只是某些偏頗的法律論文的私見, 沒有任何參考價值.

此外, 各方面對於準則的議論中, 即使有「網路契約可否不寫全文, 而直接貼契約內容的Link」的議論, 也不存在「應該要設定必須要將右邊的scroll給拉下來之後才能同意」的議論. 而只要規約下有「同意按鈕」, 同意按鈕本身與規約同在, 就是要求對方要先讀完規約才按同意, 而若對方沒有要將右邊的scroll給拉下來, 仔細閱讀後就同意, 則是對方不對.

再來, 目前現存的各種網路契約當中, 有設定「必須要將右邊的scroll給拉下來之後才能同意」的契約, 是屬於極少數, 且「根本不需要scroll就可以在螢幕上顯示全文的(少字數的)規約」根本不大可能存在. 多數規約契約都是與KOEI相同的方式, 因此, 不但準則根本沒這麼要求, 社會上一般常識上看來, 原告的要求都是非常不合理的.

[第三頁~第四頁]—本規約不違反消費者契約法

原告上次主張, KOEI以規約

① 15. 禁止事項的g的(g) 毀謗, 騷擾, 猥褻等等, 讓其他玩家會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會讓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內容的公開, 提供, 送信等行為

② 9.依照本公司的判斷可以刪除任何電磁紀錄,

(2) 本公司在以下的情況之下, 可以將客戶上傳的情報, 無論何時何地, 依照本公司獨自的判斷, 並且不需要經過事前的通知, 就可以刪除任何有關的電磁紀錄資料.

(b) 本公司認定該客戶上傳的情報會帶來本公司, 或者其他的客戶任何的不利益, 或者困擾的情況下

為本次刪除本件角色的理由. 「帶給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會感到不愉快的」這樣的規定非常的不明確且曖昧, 而對於這樣不明確且曖昧的規定的判定方法, 卻由營運公司單方面的判斷而執行, 是非常明顯的與違反日本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的典型例子:「本公司可以任意單方面解約」的規定相同的.

但是, KOEI第一次準備書面第七頁即有寫到, 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只限定在「當民法, 商法, 其他相關法令中, 與公共秩序無關的規定部分相比, 明顯的加重消費者的義務, 以及限制消費者的權力的項目無效」. 而KOEI的本規約, 根本沒有違反任何的民法, 商法, 或者其他相關法令, 或者任何的判例. 而原告也根本無法舉出任何的法源依據證明KOEI本規約有違法任何法令, 判例的規定, 因此KOEI的本規約根本不適用於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

※ 也就是說, KOEI方面律師, 在法庭上公然主張, 「光榮擺明了要鑽法律漏洞」, 因為現階段日本國內沒有任何法令規定, 更不存在任何相關判例(因為本案是第一宗訴訟), 因此無法可管光榮怎寫規約, 依照習慣<規章<條例<判例<法律(=最高法院判例)<憲法的基礎下, 因為他們訂的規章沒有違反任何的條例, 法律, 判例, 憲法, 因此, 在此時是『最有效的依據—最有法源依據的東西』.

此外, 對於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規定中的所謂「本公司可以任意單方面解約」部分, 是比照民法541條的規定(←即有法源根據), 業者可以單方面的以無警告的方式就單方面解約這點, 單方面的對消費者不利, 因此無效, 而根本沒有論及「契約本身是否寫的簡單可懂明瞭」.

再次強調, 本規約15(g), 9(2)(b), 並非規定業者可以單方面的解約的規定, 且原告沒有任何的法源依據說明KOEI違法, 因此, KOEI本規約不但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不適用, 更沒有違反.

此外, 依照同樣的理論, 本規約也沒有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第三條的規定.

[第四頁~第五頁]—原告的表明同意的行動, 沒有「錯誤的認識, 不正確的理解(=同意規約不等於同意營運公司可以為所欲為)」

原告主張, 原告此次表明同意的行動, 在對於「帶給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會感到不愉快的」等等部分, 同意了規約不等於同意營運公司可以對於這樣的判定行為也為所欲為, 因此若KOEI此規約主張的是「KOEI可以為所欲為」, 則原告的認識是錯誤的, 因此本條款是無效的條款.

但是, 原告所按的同意按鈕, 是「同意整個規約」的按鈕, 並非哪些部分同意, 哪些部分搞不清楚, 哪些部分不同意, 因此, 原告對於規約中某些部分有「錯誤認識」的主張, 是不恰當的.

此外, KOEI主張的, 「依照大審願大正四年(1916年)12月24日判決, 民錄21輯2182頁的判例, 以及依照最高法院昭和60年(1985年)7月16日判決 金融法務事情1103號47頁的判例, 原告在同意本規約時, 在本規約為一種「約款」的情況之下, 無論原告是否知道, 正確的理解規約內容, 原告同意整個本規約的內容是不可懷疑的, 且不存在任何的錯誤的認識, 或者不正確的理解. (即使不知法也算犯法) 」部分, 是將一般常識中的判例, 引用於本案而已, 因此, 被告主張之與本案無關的主張, 是不恰當的.

而原告還主張:

「這樣的文面, 依照我國「銀行交易約定書(銀行取引約定書)」第5條(甲10物證), 以及契約內容文字有依法限定的「(人壽等)保險約款」第10條(甲11物證)中所規定之「解約」與「喪失權力」的情況中, 都必須要有客觀的, 合理的理由才可以執行, 但是與這個比較, KOEI的規約則是「只要本公司認定即可」, 這明顯的是單方面的限制消費者的權益. 況且, 保險約款本身, 不只個人與保險公司簽約, 也有(立場比個人高的)公司與公司簽約的情況, 但是KOEI的本規約則是只存在個人與KOEI的簽約, 因此應該要比保險約款的情況下更加強保護消費者才是. 」

「本規約是單方面的營運公司可以制定, 且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證其內容之合理性, 這與在一定要經過我國政府相關機構所認定的保險約款(保險業法第4條第2項第3號, 以及第123條第1項等), 以及全國信用金庫協會於平成12年(2000年)制定的「信用金庫交易約定書(信用金庫取引約定書)」等, 必須經過政府, 或者業界團體所認定的契約書有很大的不同. 實際上, 與保險約款差異很大的是, 本規約的絕大部分內容, 都是單方面的「KOEI不需要負責」的條款內容, 讓人不得不懷疑其合理性. 再來, 依照準則的Ⅰ-1-2 2.(2)②的規定, 目前網路上的交易是嶄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並沒有「要依照利用規約來進行交易」的「商務慣習」的存在. 因此, 本規約不能夠與其他早已有法令規定, 或者商務慣習的規約, 契約相提並論. 」

但是, 原告的以上這樣的主張, 首先保險約款, 信用金庫交易約定書等, 是與人民, 金融機關的生活上息息相關且不可缺的重要要件, 這不能與單一企業所營運之線上遊戲相提並論. 而與KOEI類似的情況下, 不如說應該與保險約款或者信用金庫等有不同的規範, 才是合理的(※但是, 這種規範現階段根本不存在).

而原告還說: 「本規約的絕大部分內容, 都是單方面的「KOEI不需要負責」的條款內容, 讓人不得不懷疑其合理性.」.

但是, 這樣的主張完全錯誤, KOEI的規約的所有內容, 都是合情合理且合法. 況且, 遊戲契約(=付錢)本身的內容, 與遊戲規約(=遊戲規則)的內容的合理性, 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問題, 原告根本將兩者混為一談, 這點原告也是完全錯誤.

再者, 原告還主張:「目前網路上的交易是嶄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並沒有「要依照利用規約來進行交易」的「商務慣習」的存在. 因此, 本規約不能夠與其他早已有法令規定, 或者商務慣習的規約, 契約相提並論」

但是, 即使尚未有「商務習慣」的存在, 依照準則的規定, 只要按下同意按鈕, 就算同意, 因此原告這樣的主張, 與本案是完全無關的問題.

[第五頁~第六頁]—本刪除事項沒有任何的違法性

原告主張, 「Gestapo」一辭, 根本連德國等國都沒有禁止. 但是, 光這點就令人懷疑. 此外, 原告還主張, 依照納粹德國的軍服等商品有在日本販賣的情況看來, 在日本使用「Gestapo」一辭不會帶給他人不愉快的感覺.

但是, 首先, KOEI這次視為問題的部分不是「原告是否在現實世界中使用『Gestapo』的名稱」, 而是「在KOEI管理的線上遊戲中使用這樣的名稱」. 因此, 原告主張根本牛頭不對馬嘴.

此外, 原告主張日本國民幾乎沒有對納粹德國有反感的部分這點, 我國國民很多都有對納粹德國有反感, 是公認的事實.

而原告上次提出的證據當中, 有關販賣納粹德國相關商品的網頁上, 其實根本就有「納粹或者軍事, 空氣槍等等請千萬不要在日本國外使用, 有可能造成重大的誤解」「即使在日本國內, 也請先仔細考慮周圍狀況, 並且依照自我責任的原則使用」這樣的記載. 也就是說, 販賣者本人, 根本就認為不但日本國外的人對納粹德國有反感, 連日本國內的人也有多數對納粹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厭惡感存在.

此外, 同網頁上還有「本公司雖販賣納粹相關商品, 但是只是純粹提供安全的軍事玩具的使用而已, 絕無任何讚美戰爭的意圖, 或者任何相關的政治思想」. 這更證明了, 該業者根本就知道販賣納粹相關商品, 會讓一般對納粹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厭惡感的人民誤認為「該業者為擁護納粹」的思想所有者, 並且不想被誤會.

再者, 「Gestapo」一辭根本在我國就是公認為「屠殺猶太人, 屠殺反納粹, 屠殺佔領區居民的德國秘密警察蓋世太保」, 這點KOEI已經提出日本國內的各字典, 百科全書的解釋做為證明(乙4-乙9物證), 因此, 「Gestapo」一辭的使用, 根本就是會讓我國國民有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厭惡感的行為.

[第七頁~第八頁]—-本遊戲中的角色名稱是非常重要的要素, 會被所有玩家所重視與識別

KOEI主張, 本次刪除的角色, 在遊戲中可以被不特定多數的人所看到, 別的玩家沒有辦法選擇不看到這個可能會令人厭惡的名稱. 而其他玩家也是付費遊玩本遊戲, 擁有與原告相同的權力, 應該讓其可以享受好的遊戲環境, 因此若同意讓原告使用相關名稱, 則會帶給其他玩家不利益.

但是, 原告主張:「本遊戲的目的多半在於解任務與和自己的朋友合作等, 對於其他無關的角色, 幾乎是沒有興趣一個一個去確認其詳細的.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即使一瞬間的有可能會聯想到納粹德國秘密警察的文字的角色出現, 絕大多數的玩家要不就是根本沒注意, 要不就是根本不會有反感. 」

而原告這樣的主張是錯誤的. 因為本遊戲是大規模的線上遊戲, 且角色本身的特徵, 或者光靠身上的裝備, 航海中的船隻本身, 很難判定哪個角色是哪個角色, 因此, 判定角色的方法, 最重要的就是頭上的名字. 而這個頭上的名字, 在遊戲設定上, 是絕對不可能被隱藏的.

此外, 一個伺服器中不能夠有相同名稱的角色存在, 因此這個名稱是為了識別己他角色的最重要要素.

而正由於本遊戲是大規模的線上遊戲, 因此「與其他不相關的角色交流」才是本遊戲的最重要目的, 特別是複數不知道對方真實是誰的玩家共組艦隊, 解任務, 或者買賣物品, 協力交流, 交談等等, 這個角色名稱都是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的.

因此, 對於這麼重要的要素, 原告竟然主張「這根本是不重要的資訊」, 這樣的主張, 根本就是亂講.

[第八頁~第九頁]—-本遊戲中可以設定隱私的問題

此外, 原告還主張:「本遊戲可以設定隱私, 黑名單或者不要看的發言(甲16物證), 若選擇了隱私狀態, 黑名單, 則不會再看到該角色的發言. (因此, 即使真的有人不喜歡看到這樣的名字, 只要設定隱私, 或者加入黑名單即可). 」

但是, 原告這樣的主張完全錯誤.

因為, 即使原告將自己的角色設定為隱私模式, 其他玩家不但依舊能看到原告角色的頭上名稱, 原告的所有發言(包括公頻, 國頻, 喊)與行動 (乾杯等動作), 都依舊會紀錄在其他玩家的「Chat window」裡面, 因此, 依舊會造成其他玩家的不愉快.

※ 這段明顯KOEI誤會我方意思, 因為我方是認為「若真有人不喜歡這名稱, 這角色, 大可以用自己將不喜玩家加入黑名單來處理, 例如將整天喊RMT的角色給加入黑名單, 就可以不看到礙眼的東西一樣」, 而KOEI不知是真的誤會, 還是因為無法具體反論, 所以故意這樣主張.

[第九頁~第十頁]—-本遊戲中的角色的表示, 並不是一瞬之間而已

原告主張: 「此外, 角色頭上的名稱雖然不會消失, 但是, 這個角色的名稱的出現, 對其他的玩家來說是一瞬間的事情, 且人一多, 角色名稱會重複起來, 很難判定誰是誰. (因此, 若真有討厭的名稱的玩家, 不要接近就可以解決). 」

但是, 原告這樣的主張錯誤, 因為只要其他玩家與原告玩家存在於同一地點, 原告頭上的名稱就會一直顯示, 永遠不會消失, 除非其他玩家與原告玩家互相到達對方看不到的地點為止. 因此, 對這樣的標示, 評價為「短時間的」「瞬間的」是非常不恰當的.

此外, 即使角色沒有存在同一地點(看不到對方本身), 其他玩家依舊可以利用「Chat Window」中的標示, 看到原告玩家的角色的行動(例如喊頻, 國頻等等), 因此對於這點, 原告的主張也是不正確的.

此外, 原告主張太多角色重複時根本會有看不清楚的情形存在一事, 這點也可以藉由「變更角度(視點, 視野)」的滑鼠操作方式來解決. 因此原告主張錯誤.

而基於以上第七頁~第十頁的角色顯示的部分, 若原告玩家角色名稱取為「Gestapo」, 則會被多數的玩家所認識, 更帶給他們不小的反感, 不快感, 厭惡感. 因此完全違反本規約15(g)之 「毀謗, 騷擾, 猥褻等等, 讓其他玩家會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會讓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內容的公開, 提供, 送信等行為」的規定.

[第十頁~第十一頁]—-原告主張「近2年期間沒有遭受任何抗議或者妨礙」的問題

原告主張: 「實際上, 原告創造此角色的2006年9月10日到被刪除的2008年7月30日的近兩年的期間, 不但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 或者被抱怨, 也沒有發生過任何衝突或者問題, 這也證明了其他的玩家根本沒有對「Gestapo」這個角色有感到不愉快的情況. 」

而KOEI雖無法把握原告玩家是否真的沒有被其他玩家妨礙, 或者抗議過. 但是, 即使沒有任何玩家反應, 也是「怕若惹到一個會把自己角色取為Gestapo(這樣的瘋子)的玩家, 自己反而會受到更大的損害」的可能性較高. 此外, 在現實世界當中, 即使很討厭面前的人, 也多半不會直接對他講「我討厭你」, 因此, 即使原告玩家沒有被其他玩家抗議過, 也是如此而已, 並非代表沒有人厭惡該角色名稱.

[第十一頁~第十三頁]—-關於KOEI開發的歐洲戰線, 提督的決斷等遊戲

原告主張: 「KOEI本身至今依舊販賣的歐洲戰線與提督的決斷的遊戲等多款遊戲, 有類似卐等納粹德國的標誌, 以及在歐洲被禁止的納粹德國的軍服的圖樣等等有關納粹德國的表現方式」

但是, 原告所指之「歐洲戰線」「提督的決斷1-4代」的遊戲, 都不是線上遊戲, 而是不會與其他玩家有交流的單機版遊戲. 因此, 在這樣整個前提不同的情況之下, 玩家無論如何遊玩歐洲戰線或者提督的決斷, 都不會影響到其他玩家, 因此, KOEI沒有規定不可以在這些遊戲中使用「Gestapo」的名稱.

反之, 本遊戲是大規模的線上角色扮演遊戲, 是有不特定多數的玩家同時遊玩的遊戲方式, 玩家不能夠選擇讓其他玩家的角色不出現在遊戲裡面, 而只要遊玩, 就必定會遭遇, 交流, 接觸到其他的玩家. 這點與單機版完全不同.

此外, 歐洲戰線與提督的決斷兩系列的遊戲, 都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舞台, 因此, 會遊玩這樣的遊戲的玩家, 自然都是認知這遊戲會有二戰相關表現方式, 且接受這樣的表現方式, 才會購買與遊玩的. 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因為與納粹德國息息相關, 所以玩家自然不可能會否定二戰與納粹有任何關係, 因此, 只要是本遊戲的玩家, 自然是容許納粹相關表現的.

但是, 本遊戲的舞台則是十六世紀的歐洲的大航海時代, 與納粹德國完全無關, 因此, 其他玩家不可能想像會有納粹德國的相關表現出現在本遊戲當中.

因此, 在這樣整個前提不同的情況之下, KOEI一方面製造販賣提督的決斷與歐洲戰線的遊戲, 並且使用納粹相關用語表現, 是不能與本遊戲中出現納粹相關表現, 或者KOEI允許本遊戲中出現納粹相關用語相提並論的.

而原告這樣的主張, 根本就是等於主張:「某個有發行色情雜誌的出版社, 當同一個出版社發行幼兒教材時, 讀者會事先就有期待該幼兒教材中會有色情要素的成分存在的思想與權力存在」是一樣的意思. 因此, 根本是胡說八道.

總結, KOEI開發的各種遊戲, 即使有多數的納粹德國相關用語表現存在, 也與本遊戲的事件完全無關, 更與本規約15(g)的規定無關.

[第十三頁~第十五頁]—-關於KOEI的遊戲空間管理權

原告主張:「KOEI擁有遊戲空間管理權的根據根本不明確」

而KOEI認為, KOEI擁有該權限的根據如下:

KOEI擁有遊戲伺服器, 而本遊戲是無論如何都要連接上KOEI所私有, 管理的遊戲伺服器的. 也就是說是KOEI的私人地盤, 私有領域. 因此KOEI自然擁有該伺服器空間的支配權. 而KOEI另外制定規約, 並且與玩家契約, 在玩家遵守契約與規約的情況之下, 容許玩家進入這KOEI的私有領域由玩本遊戲. 因此, 遊玩本遊戲的玩家皆必須遵守KOEI所制定的本規約與大航海時代遊戲規約等相關規約. 即KOEI擁有遊戲伺服器空間支配的權力.

這就例如在現實世界當中, 某人擁有某建築物的產權時, 他可以限制與制定進入該建築物的規定, 例如禁止在本建築物中吸煙, 禁止喧嘩, 請遵守相關人員指示等等, 並且同時的對於違反規定的人, 進行禁止進入等措施. 這是理所當然的權力. 像各美術館, 圖書館, 遊樂場所, 都是如此.

而在本遊戲中使用「Gestapo」的名稱, 根本就違反本規約15(g), 因此若KOEI放任不管, 則KOEI就無法維持KOEI所期待的「讓所有玩家都安心舒適的遊戲空間」. 因此KOEI自然有權力以本規約9(2)(b)的規定, 刪除該角色資料.

而原告此外還主張:「KOEI可以將禁止的名稱在系統上就先設定好不讓人取」

但是, KOEI不可能事先就100%的完整預測會有怎樣的不恰當名稱的出現, 並且是先的設定在系統上, 因此, 當玩家創造完成角色的階段時, 並沒有KOEI認定該角色名稱是被許可的意義存在, 因此, 原告所主張的若系統上可以取名, KOEI就不可以動用空間管理權來管理的主張, 是錯誤的.

[第十五頁~第十六頁]—-KOEI並沒有明知卻放任Gestapo的名稱存在, 也沒有濫用空間管理權等相關權力

原告主張:「KOEI本次刪除本角色是在角色創造之後近兩年以後, 以KOEI的技術能力, KOEI可以輕易的在本角色尚未成熟, 等級尚未上升的很早的階段, 就發現這樣的角色名稱, 且加以處理. 但是, KOEI不但在系統上根本沒有禁止Gestapo的名稱, 且承認這樣的名稱之後, 近兩年的期間不但不刪除或者處理, 而不斷的向玩家收費, 卻等玩家的角色的等級與狀態成長之後, 卻突然的以「Gestapo的名稱違反規約」而刪除該角色, 這完全是牴觸民法第一條第3項之空間管理權的濫用, 是不可原諒的行為. 」

但是, 就如現實世界當中的違法違規行為多種多樣一樣, KOEI所製造的本遊戲的廣大遊戲世界中, 會出現怎樣的違規行為, 是多種多樣且無法預測的. 例如違規玩家可能在遊戲中罵人, 可能詐欺, 可能故意騷擾, 可能用外掛, 可能RMT等等. KOEI無論在金錢上, 物理上, 都不可能對這廣大的空間, 花費大量的金錢與配置多數的管理人員來做全天候的天衣無縫的監視.

因此, 就如現實世界當中的警備人員一樣, 只能夠做到目視確認的工作, 即警備人員看的到的範圍之內的警備而已. 不然, 現實世界當中怎麼會有「報警」的情況出現呢?

而KOEI本身這次是於2008年6月19日下午8點15分第一次發現原告的「Gestapo」角色, 而迅速的對原告提出了警告, 因此是非常迅速的對應, 且沒有任何濫用權力的情況存在.

[第十六頁~第十七頁]—-KOEI刪除本角色並非蓄意找原告本人麻煩, 而是對所有玩家一視同仁

原告主張:「最少在2009年2月20日的時候, 本遊戲之內, Boreas伺服器與Euros伺服器內有名叫「SS」的角色, Notos, Zephyros伺服器內有創立納粹德國秘密警察Gestapo的「戈林(Hermann Goering)」的角色存在, 而Notos伺服器內, 還有屠殺猶太人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所長, 且擔任納粹德國帝國副元首的「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的名稱的角色存在. 而這些角色卻沒有任何一個有接受同樣的刪除處分. 」

「一方面主張Gestapo的名稱違反規約而刪除, 而另一方面又放任不管「SS」等更讓人聯想納粹德國的角色名稱, 因此可以斷定KOEI是沒有任何的正當理由, 且蓄意的刪除本角色, 更可以稱這樣的行為為濫用遊戲內空間管理權. 」

等等. 但是, 首先無論「SS」「戈林(Hermann Goering)」「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 都不能斷定只能聯想到納粹德國, 例如SS可能只是一個代號或者人名的簡稱, 戈林與胡斯更只是個人名而已.

因此, 這些名稱與「Gestapo」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且沒有任何一個是違反本規約的.

此外, KOEI只是對於KOEI發現到的違反規約角色進行必要的措施而已, 這不是只對原告本身, 是對所有玩家一視同仁, 或者明知有其他玩家有取違反規約的名稱而故意不處理, 專找原告麻煩. 因此不存在任何權力濫用的情況.

[第十六頁註解部分]—關於為何KOEI禁止變更角色名稱

關於為何KOEI禁止玩家變更角色名稱, 這點是因為若KOEI接受到其他玩家通知某玩家有違反規約的行為的情況時, 其他玩家只能夠以該違反規約玩家的角色名稱辨認該玩家, 而KOEI也必須要以這個名稱來查詢與監視該違反規約玩家是否真的違反規約, 並且加以處理.

因此, 若賦予玩家更改角色名稱的權力, 則有心玩家只要故意做了違反行為或者騷擾他人之後馬上改名, KOEI與被害玩家就無從查起.

而關於原告主張KOEI只需要讓不恰當的角色名稱可以更改名稱即可的主張. 這點因為KOEI擔心, 若一旦允許, 則會有非常多人故意取不恰當的名稱(因為實質上不會遭受到處分), 而讓KOEI抓不勝抓, 並且帶給其他多數善良玩家的困擾.

[第十七頁~第十八頁]—-KOEI刪除角色的手續面上的問題-1 「KOEI根本不需要事先警告就可以刪除」

原告主張:「本遊戲在登入的時候, 會顯示「聯絡事項」的項目, 每每會有好幾頁, 多的時候甚至有十頁的各種聯絡事項, 而玩家為了要進入打帳號密碼的登入畫面, 必須要在這些注意畫面的地方, 連按多次的OK, 或者滑鼠右鍵, 才能夠進入輸入帳密的畫面(甲23物證). 而這些聯絡事項多半是每次都會出現, 且內容大同小異, 因此, 絕大多數的玩家都常態的不仔細的觀看聯絡事項內容而連打OK或者滑鼠右鍵來進入輸入帳密的畫面. 而KOEI所主張的所謂的「警告畫面」也是在這個一連串的連打OK的慣例作業當中, 一瞬間表示出來的一部分, 而不是採用例如書面, 或者電子郵件等事後原告等玩家可以再度詳細確認內容的方法, 因此, 這樣的性質的警告方式, 在「警告」的意義上, 不得不說非常的不足夠. 」

但是, 原告這樣的主張完全錯誤.

首先, KOEI已經在被告第一次準備書面就提出KOEI依照規約, 擁有「無預警刪除」的權力根據, 因此, 原告要求KOEI事先通知, 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再來, 原告主張的「警告畫面存在於一連串的連打OK畫面當中」一事, 是捏造的證詞.

因為, KOEI的警告畫面的設定, 是:

1. 遊戲標題畫面
2. 原告所指的一連串的OK確認畫面
3. 輸入ID, 密碼的畫面
4. 這裡出現警告畫面
5. 選擇伺服器畫面
6. 選擇角色畫面
7. 進入遊戲

因此, 原告所主張的不是事實.

而原告此外主張的「一個遊戲帳號中的兩個角色不能同時上線, 因此角色所有的道具虛寶金錢等無法轉給另一個角色」的問題, 這點根本可以請第三者的玩家代轉, 因此完全沒有問題, 原告根本就是說謊.

[第十九頁]—-KOEI刪除角色的手續面上的問題-2「原告主張的『網路商責任限制法』引用錯誤」

原告主張:


KOEI所主張的警告的內容, 依照法律上的手續, 是非常不足以讓使用者可以理解自己的違規行為, 且給予自行刪除的機會. 關於這點, 「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の損害賠償責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報の開示に関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第三條第2項中, 有明確規定, 當網路商要將該網路商管理之BBS, 論壇等公眾場合中的「毀損他人名譽等等」的發言給刪除的時候, 網路商可以不付責任的情況為:

1. 必須特定哪些發言為毀損他人名譽或者有刪除的必要
2. 必須要特定這些發言是侵犯了他人的哪些權力, 以及其根據
3. 必須要對該發言的作者提出上述1,2的通知
4. 並且給予發言的作者7天的自行刪除的緩衝時間, 除非超過7天不被理會, 不得刪除

而依照「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名誉毀損・プライバシー関係ガイドライン(網路商責任限制法與毀損名譽, 侵犯他人隱私之Guideline)」的(ⅲ)的部分有將以上1-4的手續, 要求以寄送掛號信等書面的手段來進行, 並且要清楚的將理由對原作者加以說明. 並且還要求網路商必須要用書面再回答原作者所提出的質詢意見.


對於以上的主張, KOEI根本就不是「特定電氣通信役務提供者(=Provider)」, 因此, 本法根本不適用於KOEI. 而此「網路商責任限制法」也沒有規定任何有關賠償相關損害的部分, 因此原告依據此法來要求KOEI賠償損害, 根本是胡亂舉證.

[第十九頁~第二十頁]—-KOEI刪除角色的手續面上的問題-3「即使KOEI不通知玩家刪除事項, 也不影響到本刪除行為的合法性」

原告主張: 「特別是, 被告KOEI不將本次刪除行為立刻通知給原告玩家, 造成不知情的原告玩家事後再度的付費, KOEI不但收錢且放置不管, 這種行為是非常的不適當的行為, 被告KOEI的如此的不適當的行為與其刪除角色的行為, 無論其理由, 其手續上, 都有非常嚴重的違法性質存在, 不但構成債務不履行(違反交易)行為, 更明顯的是構成不法行為(侵權行為). 」

但是, KOEI於法根本沒有這樣的義務. KOEI不但不需要通知任何玩家有關處分或者刪除的情況, 更沒有義務要防止玩家任意的付款給KOEI.

此外, 只要KOEI刪除角色之後, 玩家就是應該要自行重創角色重新開始, (沒有任何其他的選擇), 所以玩家也根本沒有知道角色被刪除的必要性, 也無法證明KOEI就有提供資訊給玩家的義務存在.

而原告此外還主張:「再來, KOEI主張刪除本事件角色是在定期的維修時所刪除. 但是, 很明顯的, KOEI是剛剛好要做維修, 所以就順便刪了該角色, 而不是事先就預定要給原告玩家1個月的準備期間. 也就是說, KOEI剛好在2008年6月20號, 突發奇想的發了個警告, 事後又忘記了, 然後剛好7月30日時又想起這事, 所以就順便把角色給刪了. 」

這點, KOEI是好心的讓原告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來準備刪除該角色, 而非故意放任不管, 或者根本忘記. 因此原告的主張根本是歪曲事實(讓KOEI好心還被狗咬).

而總結以上有關刪除手續的問題, 所有原告的主張都是錯誤的, KOEI是遵守規約規定, 依照規約所賦予的權力來合法的刪除本案件角色. 且沒有任何違法性質存在.

[第二十頁]—結論

由上述就可得知, 本次KOEI的刪除行為, 是完全依照且遵守相關規約所執行, 完全沒有違法性質, 完全合法的措施. 因此, 原告根本沒有任何請求的理由, 要求法院立刻駁回原告請求.

此外, 原告還對這次事件的角色價值, 虛寶價值等等做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主張, 但是這些主張更證明了原告根本是亂打官司, 原告沒有任何請求理由與價值, 因此所有部份都應該立刻的被駁回.

以上

[第二十一頁] 各項證據資料的一覽表

支援者・地裁での第4回出廷

この度、本会議支援者の訴訟(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については、平成21年4月23日(木)午後1時30分より東京地方裁判所民事第28部で、被告第2回弁論準備手続(通算第4回)が行われました。

~出廷の実際状況~

当方からは、Rescue会議支援者担当弁護士1人、Rescue会議支援者本人、被告光栄側からは、委任弁護士3人、光栄社担当方2人らが出席しました。

1.被告第2準備書面の陳述及び関連証拠の提示。

2.裁判官が原告側に対して、再び反論するのかについて尋ね、原告側は再反論したいと回答した。

3.裁判官は、すでに被告・原告の主張ともに明らかになっており、これ以上新しい事実や証拠がなければ、そろそろ準備手続きを終えたい旨を説明した。→これにより、本件裁判の手続きは、残り1-3回の法廷で終了することだと推測できます。

4.裁判官は、原告本人に対して、裁判所への陳述書の提出を要求した。

5.原告本人が、裁判官に対し、陳述書とはどんな性質のものなのかについて尋ねた。

6.裁判官は、原告本人に、陳述書の性質について、説明した。

7.原告本人が、陳述書の提出に応じると回答した。

8.原告・被告・裁判官が協議の上、次回法廷は、6月4日(木)午後2時30分から、東京地方裁判所民事28部で開かれることになった。

8.原告代理人が、次回の法廷で、ゲームプレイの実演を要望したが、裁判官は現段階このような必要はなく、かつ裁判所に関連の設備も整っていないことから、必要がないと判断した。

なお、今回被告光栄側の答弁の概要は以下のとおりです:


2009年4月23日に法廷が開かれる直前の4月21日に、被告KOEI側代理人から、法廷の準備文書を原告側、そして裁判所に送付した。

~第4回法廷での被告側の答弁~ 計21ページ(他証拠文書多数あり)

[第一頁~第二頁]— 本件規約は「電子商取引及び情報財取引等に関する準則」に違反していない

KOEIは、以前の法廷ですでに、本件規約は、準則に即した典型的な有効契約であると主張した。また、原告は、同意ボタンをクリックした以上、すべての条文において、本件規約に同意したわけで、本件規約は拘束力があると断定できる。

原告側の「スクロールしなくても同意クリックができる」との主張は、失当である。また、原告側の提示した「スクロールしなくても同意クリックができるのは無効である」との主張は、独自の私見に過ぎない。

また、準則において、規約内容のリンクのみなら有効かについては、議論はあるものの、スクロール自体は、そもそも論じられていない、つまり問題になっていない。現に、殆どのインターネット規約は、スクロールなしで同意できるわけであり、また、スクロールせずに一つの画面で規約内容全体が確認できるような短い規約は殆ど存在しないことからも、スクロールを問題にするのはおかしい。もちろん、準則にも、このような規定はない。

[第三頁~第四頁]—本件規約は「消費者契約法」に違反していない

原告は、本件利用規約のうち、

15.禁止事項「(g)中傷・嫌がらせ・わいせつ等、他のユーザーが嫌悪感を抱く、又はそのおそれのある内容の掲載・開示・送信等の行為」

9.裁量による情報の削除

(2)当社は、以下に該当する場合には、アップロード情報を、いつでも、当社の裁量において、当該ユーザーへの事前通知を行なうことなく、削除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ものとします。」

(b)アップロード情報が、当社又は他のユーザーに何らかの不利益・迷惑等を及ぼすものであると当社による認められる場合。

が「不明確な事項に該当するか否かを運営側が一方的に判断できるとの条項」として、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違反の典型例である「当社の都合でいつでも解約できます」との条項と同様と主張した。

しかし、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に違反するというためには、「民法、商法、その他法律の公の秩序に関しない規定の適用による場合に比し、消費者の権利を制限し、又は消費者の義務を加重する消費者契約の条項」であることが必要であるところ、原告は一つも民法、商法、その他法律や判例などを根拠に指摘することができていないことから、失当である。

また、「当社の都合によりいつも解約できます」との条項が、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により無効とされる理由として、民法541条の規定に比し、事業者に一方的に無催告解除権を認めている点において、消費者に不利益であると判断できるものであって、規約内容が明確であるかどうかは問題にされていない。

さらに、本件規約15(g)、9(2)(b)は、事業者から一方的な解約を定めた規定ではなく、かつ、、「民法商法その他法律の公の秩序に関しない規定の適用による場合に比し、消費者の権利を制限し、又は消費者の義務を加重する消費者契約の条項」ではないため、原告の主張は的外れである。

同様に、本件規約は、消費者契約法第3条にも違反しておらず、また消費者契約法第3条はそもそも努力義務で、法的義務ではない。よって、本件規約は、消費者契約法の趣旨及び信義誠実の原則にも違反しない。

※ つまり、コーエーは、「法律条項や、判例(本件が初めての関連裁判)でオンラインゲーム規約の規定が存在していない以上、比較する対象がないことから、消費者契約法には適用されず、また、コーエーの規約を規制する法律・判例が存在しないことから、コーエーの規約は何を書いても違法ではない」と主張している。

[第四頁~第五頁]—本件禁止条項について原告に錯誤があることについて(規約に同意する=運営を『神』として認める)

原告は、本件規約において、内容の合理性に関する担保がないということと、商慣習が成立していないことから、本件規約15(g)及び9(2)(b)が錯誤により無効であると主張した。

そもそも、原告は本件規約の特定の条項に限り、錯誤を主張しているが、本件規約に対する原告の承諾(同意クリック)は、同規約全体に対する意思表示であって、個別の条項ごとの意思表示は観念できない。

また、保険約款が監督官庁の認可を受けたり、全国信用金庫協会が信用金庫取引約定書のひな型を制定したりするのは、保険や金融機関からの借入れが社会生活に不可欠な要素だからであって、一企業が運営するネットワークゲームと異なる規制(監督官庁の認可など)を受けることはむしろ当然であろう(※ しかし!被告の主張するこのような規制は現段階皆無である

よって、原告の主張はいずれも失当である。

加えて、原告は、本件規約の内容は「大部分が被告に有利な一方的な免責規定であり、その内容の合理性には極めて疑問がある」とするが、当該主張は事実に反しており、本件ネットワーク利用規約はいずれの条項も合理的な内容である。その上、利用規約の内容が契約内容となるかどうかの問題と、規約内容の合理性の問題は別問題であり、両者を混同する原告の主張はこの点においても誤りである。

さらに、原告は商慣習が成立していないと主張するが、仮に商慣習が成立していなくても、準則では同意の意思表示がある限り、利用規約は有効であると述べているのであり、結局本件規約に承諾している以上、すべての条項は有効かつ拘束力がある。

[第五頁~第六頁]—-本件削除行為に違法性がないこと

原告は、「Gestapo」との用語は、ドイツ等の国ですら禁止されていないこと、ナチスドイツの軍服などが日本で販売されていることなどから、「Gestapo」の用語の使用そのものは、他者に不快感を与えるものではないと主張する。

しかし、被告が問題にしているのは、「Gestapo」の用語を現実世界で使用するのではなく、本件ゲーム内で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として使用することであり、原告の主張はその前提において、失当である。

また、原告はナチスドイツに関する表現に対する日本国民の抵抗感は皆無に等しいとも主張しているが、ナチスドイツに対して、日本国民が少なからぬ抵抗感、不快感、嫌悪感を有していることは公知の事実である。

ちなみに、原告提出のナチスグッズ販売サイトの証拠品では、「ナチスやミリタリー、エアガン等は海外では絶対にしようされませんよう注意ください!重大な誤解や危険を招く場合があります」「日本国内においてもまわりの状況を考え自己責任でコレクションにしてください」との注意書きが記載されており、この記載は、サイトの運営者自身が、海外のみならず、ナチスグッズが、日本国内でも、抵抗感、不快感、嫌悪感を抱かれることを認識していることを示すものである。

加えて、同サイトでは、「当サイトは、独軍アイテム、ミリタリー、玩具銃、模型を安全で楽しく遊ぶお手伝いをしています。戦争を美化したり、政治、思想的な趣向は一切ございません」との注意書きもあるが、これは、ナチスグッズを販売することにより、抵抗感、不快感、嫌悪感を抱かせるナチスを擁護する思想を持っているのではないかと疑われることを懸念して記載したと考えられ、サイトの運営者自身がその疑いを抱かれたくないことを強く示すものといえる。

以前にも「Gestapo」の辞書での意味を証拠に提示したことも加えると、日本国民は、ナチスドイツに関する表現に、少なからぬ抵抗感、不快感、嫌悪感を抱いているのは明らかである。

[第七頁~第八頁]—-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は他の利用者から広く認識される重要な要素である

原告は、「他の利用者の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などに関心を示す者は殆どおらず、いわばどうでも良い情報である」と主張しているが、このような主張は誤りである。

本件ゲームは不特定多数の利用者が参加する大規模な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であり、各キャラクターを確実に区別する方法は、キャラクターの頭上にあるキャラクター名である。この頭上のキャラクター名を非表示する方法はない。

他、同じサーバの中に、同じ名称のキャラクターが存在できないことからも、キャラクター名が自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を識別するために、重要な情報である。

また、本件ゲームは、不特定多数の利用者が艦隊を組んで航行したり、協力したり、クエストを達成したり、利用者間で所持品の売買を行ったりするなど、利用者間の協力や交流が予定されている。この何れも、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の頭上の名称に着目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それゆえ、原告の「他の利用者の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などに関心を示す者は殆どおらず、いわばどうでも良い情報である」との主張は、誤りといわざるをえない。

[第八頁~第九頁]—プライバシー設定に関する原告主張の誤り

原告は、プライバシー設定を行えば、別のキャラクターとの交信を遮断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と主張している。

しかし、このような主張は誤りで、原告のキャラクターがプライバシー設定をしていても、原告のキャラクターの行動、情報については、他の利用者のチャットウィンドウの中に表示される。

よって、原告がいくらプライバシー設定をしていても、他の利用者は原告の頭上の名称を見ることができるばかりか、原告の発言、行動などはすべて他の利用者のチャットウィンドウの中に表示され、不快感を与えるものである。

[第九頁~第十頁]—キャラクターの表示は一時的なものではない

原告は、「頭上の名称は消えないが、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の出現は、一時的なものである」と主張するが、これは誤りである。

原告のキャラクターが他の利用者のキャラクターと同じ地点に存在している限り、その名称は表示され続ける。同じ場所から離れれば表示されなくなることを「一時的なもの」と評価するのは、不当である。

上記第7~10ページの主張をもって、原告のキャラクターの名称である「Gestapo」は、本件規約15(g)に該当する。

[第十頁~第十一頁]—-他の利用者から苦情がないことは、不快感の有無とは関係ない

原告は、平成18年9月10日の本件キャラクター作成以降、平成20年7月30日に削除されるまでの約2年間、他の利用者からチャットで苦情を言われたり他の利用者と接触した際に苦情・妨害を受けたりしたことはないと主張する。

このような事実関係は不明であるが、他の利用者から例え苦情、妨害がなくても、それは「Gestapo」のような名称を付ける利用者に対し、苦情を呈することで、逆に原告から妨害行為がなされる恐れがあり、関わることを避けただけであることも十分想定される。これは現実世界においても、仮に面前の人物に対して不快感を頂いたとしても、面と向かって苦情を申し入れることが一般的ではないのと同様である。

従って、例え原告に妨害、苦情を受けていなくても、それは他の利用者の不快感の有無とは関係がない。

[第十一頁~第十三頁]—-被告開発の他のゲームは、本件規約15(g)に該当するかどうかは関係がないこと

原告は、「ヨーロッパ戦線」や「提督の決断シリーズ(Ⅰ~Ⅳ)」を例に、被告の開発する他のゲームに、ナチスドイツ関連用語・表現が許容されていると主張する。

しかし、これらいずれのゲームも、まずオフラインゲームであり、プレイ環境が全く違うことから、「Gestapo」など、ナチス関連用語の使用は禁止していない。

すなわち、本件ゲームは、不特定多数の利用者が同一のゲーム内空間でプレイするのに対して、「ヨーロッパ戦線」や「提督の決断Ⅰ~Ⅳ」はこのようなことはなく、利用者の画面には好まざる名称が表示される心配はない。また、利用者は、オフラインゲームで他の利用者と交流、接触、遭遇することはない。

加えて、本件ゲームは老若男女を問わず、幅広い層が利用することを想定して、例えば戦闘シーンでも、流血画面や死亡場面を直接表現することはさけるなどしている。

さらに、「ヨーロッパ戦線」や「提督の決断Ⅰ~Ⅳ」は、テーマが第二次世界大戦であり、これらのゲームをプレイしようとする者は、第二次世界大戦に関する描写の中に、ナチスドイツがあることを容易に予想できる。とって、「ヨーロッパ戦線」や「提督の決断Ⅰ~Ⅳ」の利用者は、ナチスドイツに関する描写は、許容している。他方、本件ゲームは16世紀ヨーロッパの大航海時代をイメージしているのであって、ナチスドイツとは何ら関係がなく、利用者がナチスドイツに関する描写を許容しているとは想定しがたい。

原告の今回のような主張を前提とすれば、性的表現を含む成人向け雑誌を販売している出版社の書籍は、たとえそれが教科書や幼児用絵本でも、性的表現が含まれていると読者は考えるはずであると主張しているのに等しい。このような原告主張は的外れなものであることはおのずから明らかであろう。

よって、被告開発の他のゲームのナチスドイツ関連描写は、「Gestapo」の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が本件規約15(g)に該当するかどうかとは関係がない問題である。

[第十三頁~第十五頁]—-被告のゲーム空間管理権について

原告は、被告KOEIのゲーム空間の管理権限の根拠が不明であると主張するが、被告の権限の根拠は次のとおりである。

被告は、本件ゲームに関するサーバー用プログラムをインストールしたゲームサーバーを所有・占有支配しており、自ら使用条件を定めて、その使用条件に従う者に対してのみ使用を許諾するものとすることができる。本件ゲームについては、本件規約及び大航海時代使用許諾契約に従うことが利用条件であり、被告は、さまざまな意思を有する利用者が存在するゲーム空間を快適に管理維持するために、利用者に対して、使用条件に従った使用をさせる権限を有する。

これを現実世界に即していえば、美術館・図書館など、建物等の所有権を保有していれば、当該建物等の使用条件や立入条件を定めることができる。これらの条件を違反する者に対しては、立入禁止などの措置を取ることができることと同じであり、当然の権利である。

そして、本件ゲーム内に、「Gestapo」のような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を使用することは、本件規約「15(g)に該当する。これを放置すれば、被告が想定する快適なゲーム空間を維持できなくなり、これは本件規約9裁量による情報の削除」「(2)ユーザーに事前通知なく、データ削除することができる」「(b)当社による認められた場合」に該当するから、被告は当然「Gestapo」との名称のキャラクターデータを削除することができる。

なお、原告は、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に関しては、入力フォームの入力制限を設けることで行使すれば足り、一旦登録を認められた以上、被告のゲーム空間を管理する権利は及ばないと主張するが、本件規約に、違反するすべてのキャラクター名を予め特定し、登録できないようにすることは、およそ不可能である。 それゆえ、キャラクター登録画面でキャラクター作成が完了したことは、被告が当該キャラクター名を適切なものとして認めたことを意味するものではなく、キャラクター作成が完了したとの一事により、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に関するゲーム空間の管理権限が及ばないとする原告の主張は誤りである。

[第十五頁~第十六頁]—-被告が「Gestapo」との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の存在を知りながら放置していた事実はなく、管理権限の濫用はない

原告は、キャラクター登録後2年間近く経過してから、被告がキャラクターデータを削除しており、その間、原告から利用料を徴収し続けていたのであって、ゲーム空間を管理する権限の濫用であるなどと主張する。

しかし、被告が本件ゲームにて対応すべき不適切な行為は、あまりに多様であり、例えば①チャットでの不適切発言、②画面上で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への妨害行為、③利用者間の詐欺行為、④NPCを介する妨害行為、⑤RMT行為などなどが考えられ、多数の人員を配置して、広大なゲーム空間を常時監視し続けることは物理的にも、費用的にも不可能である。

そのため、現実世界のパトロールのように、常時監視ではなく、目視によるパトロールで対応をその都度行っているのである。

本件に関しても、平成20年6月19日午後8時15分頃に、「Gestapo」のキャラクターを初めて発現して、その後速やかに対処していることから、権利の濫用はなく、快適なゲーム空間を維持するために、適切な処置である。

[第十六頁~第十七頁]—-本件削除行為は恣意的ではなく、権利の濫用はないこと

原告は、本件ゲームの中に、SS、ゲーリング、ヘスなどの他のナチスを連想させる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があるにも関わらず処分されていないことから、削除は恣意的に行われたものであり、権利の濫用であると主張する。

しかし、「SS」は単なるイニシャルとして考えられるし、「ゲーリング」や「ヘス」などは単なる人名に過ぎないことから、一義にナチスドイツの関係者を意味するものではなく、いずれも本件規約に違反していない。

よって、被告に権利の濫用はない。

[第十六頁註解部分]—何故キャラクターの改名を許さないのか

本件ゲーム内で、不適切な行為を行ったユーザーがいた場合、他のユーザーから、通報を受ける際、必ず「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を目印に通報されるわけで、このため、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の同一性を確保することが重要であり、仮に通報されてから、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が変更されると、迅速にそのキャラクターを同定し、必要な処置を行えなくなる。

また、被告側で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の変更を認めないのは、一旦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の変更を認めてしまうと、事実上不適切なキャラクター名称を付けても処分されなくなるので、不適切と考えられるキャラクター名称登録が蔓延する恐れがあるから、認めていないのである。

[第十七頁~第十八頁]—-削除行為の手続面に関する問題―1「削除に先立ち警告は必要ない」

原告は、被告の警告方法は極めて不十分であると主張するが、そもそも、本件規約の規定により、被告は削除行為に先立ち、警告する必要はない。

しかも、原告は、警告画面がログイン時の「OK」ボタン連射の一連の定型的作業の途中で一瞬表示されると主張するが、これは虚偽の主張である。

本件の警告画面は:

1. ゲームスタート画面
2. 原告の言う「OK」ボタン連射の一連の定型的作業
3. ログインIDとパスワード入力の画面
4. ここに当該警告画面が出現する
5. サーバ選択画面
6. キャラクター選択画面
7. ゲームに入る

よって、原告の主張は事実に反する。

なお、原告は、同じアカウントのキャラクターのアイテムは、同一アカウントの別のキャラクターに移動することは、同時にログインできないと設定するシステム上、できないと主張するが、他の利用者を介したら移行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あることから、原告の主張は事実に反する。

[第十九頁]—- 削除行為の手続面に関する問題―2「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についての原告の主張は失当である」

原告は、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の損害賠償責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報の開示に関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3条2項2号の手続きを挙げて、被告の警告が、利用者に違反行為を認識させ、自ら削除する機会を与える手続きとして不十分であるなどと主張する。

しかし、そもそも被告は「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ではないうえに、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3条2項2号の第三者から削除要求を受け情報の送信を防止する措置を講じた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の損害賠償責任が問題となる場面でもないなど、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が参酌される余地はなく、原告の主張は全く失当である。

[第十九頁~第二十頁]—- 削除行為の手続面に関する問題―3「被告が本件削除行為を原告に通知していないことが、本件削除行為の適法性に影響しないこと」

原告は、被告には、原告に対して、本件削除行為を直ちに文書等により知らせ、原告が削除されたキャラクターを使用するために課金することを防止する義務があったが、被告はこの義務を怠ったと主張する。

しかしながら、被告は、本件規約上、削除後に通知する義務はない。また、そもそも被告は原告が主張するこのような義務を負わない。

また、被告がキャラクターを削除したら、利用者は最初からキャラクターを作成してプレイするしかないのだから、削除されたことについて、ユーザーが知る必要性がそもそもない。よって、通知する義務が出てくるわけがない。

また、原告は、警告してから、削除するまでの約1ヶ月間放置していたと主張するが、これは原告に任意に削除する機会を与えたもので、放置したものではない。原告の主張は事実を歪曲する主張である。

※ つまり、コーエーは、「ユーザーの任意の課金を受け取らないようにする義務はない、またどうせ処分は変えられないのだから、ユーザーはそもそも知る必要自体ない」と主張している。

[第二十頁]—結語

以上の通り、本件削除行為は、本件規約に基づいてなされた適法な行為であり、原告の請求に理由がないから、直ちに原告の請求は棄却されるべきである。

なお、原告は、確認の利益に関しても縷々主張するが、当該主張そのものが、確認の利益に関する原告の理解が誤っていることを示すものであって、失当といわざるをえず、この点に関する原告の訴えは、却下されるべきである。

[第二十一頁]— 証拠方法の説明

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設立に際し

以前にもお知らせしたように2009年4月1日に、株式会社コーエー(登記社名 光栄、KOEI CO. ,LTD. , 日本光榮株式會社, 東証1部9654)とテクモ株式会社(TECMO,LTD. 東証1部9650)が持ち株会社である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株)(TECMO KOEI HOLDINGS CO.,LTD. 東証1部3635、<3635.T>)を設立し、それぞれ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株式会社の完全子会社になりました。

今後、本会議の有料ネットゲーム–大航海時代Onlineに関する司法手続きは、完全子会社となったコーエー(登記社名:光栄)と、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の取締役社長に就任した元コーエー社長の松原健二氏を相手のまま、進めていくことになります。

訴訟相手は事実上変わらなかったとはいえ、同じ会社になった以上、全く関係のない元テクモの関係者が巻き込まれでしまい、大変お気の毒に思っております。

支援者东京地方法院第三次开庭状况

本会支援者官司(“东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损害赔偿等请求事件”)的第3次开庭(原告第2次辩论), 于2009年3月25日, 在东京地方法院正式开庭. 我方在这之前的2009年3月19日, 已经对被告(=光荣公司, KOEI CO.,LTD. 株式会社コーエー、東証一部9654)律师与法院提出当天要使用的答辩书(此为日本诉讼之惯例).

~开庭当天的具体状况~

3月25日下午1时30分, 本会支援者委任律师一人, 以及光荣公司委任律师3人以及其他相关人员出席, 过程如下:

1. 原告我方委任律师, 将下述3月19日提交的答辩书在法庭正式陈述(朗读).

2. 原告我方委任律师将我方3月19日呈递法院的物证中, 物证相关时间有错误的甲23物证的搜证时间给订正为正确时间.

3. 日本光荣(コーエー, KOEI CO.,LTD. 东证1部9654)公司方面委任律师向我方律师询问, 原告第一次准备书面(即下述之我方答辩书)中, 第3页第8行之《我方认为, 该准则Ⅰ-1-2的规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相关的明确基准, “为了要达成‘在网页上有明确标示的利用规约’这个基准, 当利用规约是长文的情况之下, 必须要将系统设定为要读完之后(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够按下‘同意’按钮”》部分, 是否在准则中有明确规定?

4. 而我方委任律师回覆被告律师上述3.的询问: 准则本身并无明确记载, 但是有复数的相关文献有这样的明文记载存在, 因此“有相关的明确基准”.

5. 法官要求被告KOEI委任律师在下次开庭之4月23日之前准备好对这次原告之第一次准备书面的再反论答辩书(=被告第二次准备书面)

6. 双方与法官确认, 下次(第四次)开庭, 于2009年4月23日下午1时30分, 于东京地方法院民事第14部召开.


第三次开庭我方的反论(称:原告第一次准备书面)>—共14页份

第三次开庭预定于3月25日举行, 之前的3月19日, 我方律师寄送了以下内容的反论书给光荣方面律师, 以及东京地方法院.

[第一页]— 首先抗辩部分

由于1月首次开庭时, KOEI声称我方所提出的角色详细资料是“捏造(因为电磁纪录的资料会因时间变化而一直改变)”的, 因此我方没有任何权力可向KOEI请求解决纷争, 或者申请赔偿.

对此, 我方抗辩, KOEI误认我方的请求, 我方请求的是“确认该角色的使用权”, 而非“确认该角色的状态”, 举例而言, 我方请求“某房屋的使用权”时, 不能因为那栋房屋一开始是“两层楼的房屋”, 但是“后来可能被改建成三层楼”, 就说我方没有请求那栋房屋使用权的权力, 因此原告的主张是错误的.

此外, 因为KOEI声称本次事件角色的名称违反KOEI的禁止事项而删除, 因此若原告玩家今后再度创造类似的角色来进行游戏时, 再度的被KOEI以同样理由删除的可能性极高, 因此本次诉讼必须要以“确认原告拥有本事件角色的使用权力”的方式, 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

[第二页~第三页]—原告请求的原因

KOEI以规约

① 15. 禁止事项的g的(g) 毁谤, 骚扰, 猥亵等等, 让其他玩家会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会让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内容的公开, 提供, 送信等行为

② 9.依照本公司的判断可以删除任何电磁纪录,

(2) 本公司在以下的情况之下, 可以将客户上传的情报, 无论何时何地, 依照本公司独自的判断, 并且不需要经过事前的通知, 就可以删除任何有关的电磁纪录资料.

(b) 本公司认定该客户上传的情报会带来本公司, 或者其他的客户任何的不利益, 或者困扰的情况下

为本次删除本件角色的理由. 因此, 我方此次对此检讨我方此次角色名称之“Gestapo”到底有没有违反以上的规约内容.

首先, 对于上列禁止事项的拘束力, KOEI第二次开庭时宣称:

依照日本“电子商取引及び情报财取引等に关する准则(=关于电子商交易以及情报材交易等的准则”)”(以下简称“准则”)Ⅰ-1-2的规定, 在网路网页签订契约时的利用规约, 必须要“在网页上明确的标示”, 并且以执行交易的前提之下按下同意按钮, 方为有效, 而若有以上前提之网路契约, 则可认定为典型的“有拘束力”的规约(契约). 而本规约正依照这个政令规定制定且执行, 因此拥有法律上的拘束力.

而原告既然已经按下同意的按钮, 就表示原告已经表明了同意所有相关规约的内容的拘束, 因此, 本规约的所有条文, 都包含在本契约之内, 是原告与KOEI都应该遵守的, 因此本禁止事项具有拘束力.

但是, 我方认为, 该准则Ⅰ-1-2的规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相关的明确基准, “为了要达成‘在网页上有明确标示的利用规约’这个基准, 当利用规约是长文的情况之下, 必须要将系统设定为要读完之后(将右边的scroll给拉下来之后)才能够按下‘同意’按钮”.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的规约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因此, KOEI根本没有资格使用准则”Ⅰ-1-2的规定, 因此KOEI的主张是错误的.

[第三页~第四页]—本禁止条款违反日本消费者契约法的部分

本禁止条款中, “由本公司认定时”“本公司有权判定”等等, 均为KOEI可以以单方面的判断与裁量来做出对玩家的任何处分.

此外, KOEI不但不理会原告再三的询问, 还回覆“本公司不回答怎么样的角色名称是违反规约的”(甲七物证)“本公司没有向你说明为何删除你的角色的理由的必要”(甲九物证—存证信函)等, KOEI完全的是依照他们自己的规约的文面来单方面的执行规约.

这样的文面, 依照我国“银行交易约定书(银行取引约定书)”第5条(甲10物证), 以及契约内容文字有依法限定的“(人寿等)保险约款”第10条(甲11物证)中所规定之“解约”与“丧失权力”的情况中, 都必须要有客观的, 合理的理由才可以执行, 但是与这个比较, KOEI的规约则是“只要本公司认定即可”, 这明显的是单方面的限制消费者的权益. 况且, 保险约款本身, 不只个人与保险公司签约, 也有(立场比个人高的)公司与公司签约的情况, 但是KOEI的本规约则是只存在个人与KOEI的签约, 因此应该要比保险约款的情况下更加强保护消费者才是.

再者, “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这样的规定非常的不明确且暧昧, 而对于这样不明确且暧昧的规定的判定方法, 却由营运公司单方面的判断而执行, 是非常明显的与违反日本消费者契约法第10条的典型例子:“本公司可以任意单方面解约”的规定相同的.

因此, 本禁止条款, 是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第十条的无效条款.

此外, 除了本禁止条款之外, 上述的“既长文且不需要拉下Scroll即可按同意的规约”中, 还有多数类似本禁止条款的“暧昧且不明确”的规定条文, 这点非常明显的违反了消费者契约法第三条之“业者有义务对于契约条款内容, 必须要明确且用白话的方式让消费者容易的能够理解……”的部分.

如此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立法主旨, 以及民法第一条第2项之诚信原则的规约内容, 应该要否定其效力. (此外, 请参照准则1-2 2.(2)③之“长文难解的网页利用规约的有效性”部分)

[第四页~第五页]—原告的表明同意的行动, 有“错误的认识, 不正确的理解(=同意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为所欲为)”

KOEI主张, 依照大审愿大正四年(1916年)12月24日判决, 民录21辑2182页的判例, 以及依照最高法院昭和60年(1985年)7月16日判决 金融法务事情1103号47页的判例, 原告在同意本规约时, 在本规约为一种“约款”的情况之下, 无论原告是否知道, 正确的理解规约内容, 原告同意整个本规约的内容是不可怀疑的, 且不存在任何的错误的认识, 或者不正确的理解. (即使不知法也算犯法)

但是, 本规约是单方面的营运公司可以制定, 且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其内容之合理性, 这与在一定要经过我国政府相关机构所认定的保险约款(保险业法第4条第2项第3号, 以及第123条第1项等), 以及全国信用金库协会于平成12年(2000年)制定的“信用金库交易约定书(信用金库取引约定书)”等, 必须经过政府, 或者业界团体所认定的契约书有很大的不同. 实际上, 与保险约款差异很大的是, 本规约的绝大部分内容, 都是单方面的“KOEI不需要负责”的条款内容, 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合理性. 再来, 依照准则的Ⅰ-1-2 2.(2)②的规定, 目前网路上的交易是崭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并没有“要依照利用规约来进行交易”的“商务惯习”的存在. 因此, 本规约不能够与其他早已有法令规定, 或者商务惯习的规约, 契约相提并论.

此外, 原告此次表明同意的行动, 在对于“带给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会感到不愉快的”等等部分, 同意了规约不等于同意营运公司可以对于这样的判定行为也为所欲为, 因此若KOEI此规约主张的是“KOEI可以为所欲为”, 则原告的认识是错误的, 因此本条款是无效的条款.

[第五页~第六页]—-本删除事项的违法性

首先, KOEI主张, 关于“Gestapo”的名词会带给他人联想到“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大屠杀”等不愉快的影响.

但是, 原告玩家完全没有这样的意图, 原告取这样的名称只是纯粹的喜欢这个名称的发音, 既没有反民主主义的思想, 更从未在游戏中有进行过任何的有关于纳粹德国, 或者屠杀犹太人等的言动. 此外, 本游戏的设定可以在游戏内进行所谓的“PK行为(海盗行为)”来攻击其他的玩家, 夺取其他玩家的道具虚宝, 但是, 原告玩家从未进行过这样的类似“屠杀(其他玩家)”的行为.

根本的, 日本国宪法第19条保证的“良心的自由”中, 即使有反民主主义的思想也是受到宪法保证的, 这点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18条的“当行使言论自由时, 以这个自由来攻击民主政治的基本秩序时, 这个言论自由就丧失了”有很大的不同. 因此, 即使在德国有被禁止的部分纳粹相关用语, 在我国也没有任何一个被禁止.

实际上, 在日本国内, 有多数的贩卖有关纳粹德国军服, goods的商店(甲12物证)存在, 这些在德国都是被禁止的, 但是在我国却可以公然的进行. 因此可证明我国国民对纳粹德国的表现是完全没有反感的.

况且, 即使在法律上(德国刑法第130条第3项等)有规定禁止宣传纳粹主义, 禁止发行纳粹相关出版物, 禁止使用部分纳粹相关用语的德国, 这“禁止用语”中, “Gestapo”并没有包含在内. 此外, 与德国相同, 有Gayssot法存在的法国中, 却有名叫“Gestapo 666”的音乐团体活动, 且他们的作品在德国也可以买到(甲14,15物证)

如此, “Gestapo”这个名词不但没有在日本被禁止, 连对纳粹关联用语非常敏感的德国, 法国等欧洲国家都可以使用的情况下, 加上我国国民对纳粹德国的相关标示并没有反感的情况之下, 使用“Gestapo”此词, 不存在任何“给他人带来不愉快”的事实.

[第六页~第八页]

KOEI主张, 本次删除的角色, 在游戏中可以被不特定多数的人所看到, 别的玩家没有办法选择不看到这个可能会令人厌恶的名称. 而其他玩家也是付费游玩本游戏, 拥有与原告相同的权力, 应该让其可以享受好的游戏环境, 因此若同意让原告使用相关名称, 则会带给其他玩家不利益.

但是, 实际上不会有KOEI主张的这样的情况出现.

首先, 本游戏可以设定隐私, 黑名单或者不要看的发言(甲16物证), 若选择了隐私状态, 黑名单, 则不会再看到该角色的发言. (因此, 即使真的有人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名字, 只要设定隐私, 或者加入黑名单即可).

此外, 角色头上的名称虽然不会消失, 但是, 这个角色的名称的出现, 对其他的玩家来说是一瞬间的事情, 且人一多, 角色名称会重复起来, 很难判定谁是谁. (因此, 若真有讨厌的名称的玩家, 不要接近就可以解决).

再者, 本游戏的目的多半在于解任务与和自己的朋友合作等, 对于其他无关的角色, 几乎是没有兴趣一个一个去确认其详细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即使一瞬间的有可能会联想到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的文字的角色出现, 绝大多数的玩家要不就是根本没注意, 要不就是根本不会有反感.

实际上, 原告创造此角色的2006年9月10日到被删除的2008年7月30日的近两年的期间, 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或者被抱怨, 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或者问题, 这也证明了其他的玩家根本没有对“Gestapo”这个角色有感到不愉快的情况.

再来, KOEI本身至今依旧贩卖的欧洲战线与提督的决断的游戏中, 首先欧洲战线中有希特勒要求玩家“侵略法国!!”的画面(甲17证物), 纳粹德国党卫军SS等等纳粹德国相关用语的出现, 此外, 游戏本身就是要以纳粹德国去征服欧洲(甲17证物).

此外, 提督的决断4里面, 不但有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名称出现, 且有类似卐等纳粹德国的标志, 以及在欧洲被禁止的纳粹德国的军服的图样出现, 游戏本身更是可以选择纳粹德国来征服世界(甲18证物). 而提督的决断1,2,3中, 也都有纳粹德国相关用语的出现.

若依照KOEI上次所主张的, “若有玩家在游戏里面不小心看到有别的玩家取名叫Gestapo这样联想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的角色, 会感到非常的不愉快”是正确的话, 那KOEI所开发, 贩卖的上述这些游戏, 不但玩游戏时所有玩家都会看到这些会让人不愉快的纳粹相关的标示, 这个情况要比玩大航海时代的其中一个伺服器的玩家数量要多的多, 影响也会更大. 那么, 在我国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购买这样的游戏. 但是, 不但我国有非常多的玩家购买KOEI这样的游戏, 提督的决断还不只一代, 总共做了4代的游戏, 可见销路之好. 由此可见, 玩过KOEI所开发的游戏的玩家, 绝对不会对KOEI所开发的其他游戏当中, 有出现相关纳粹德国的标示名词, 而感到反感的可能性.

此外, KOEI至今开发的游戏当中, 很多都是有关战争的游戏, 其中有很多都有可能让人联想纳粹德国的文字, 图样等出现. 因此, 玩家期待在KOEI的游戏里面可以使用相同的纳粹德国的文字, 图样来进行游戏是很自然且合理的, 最少, 玩家不可能会认为在KOEI的游戏里面, 有关纳粹德国的任何图样, 文字都会被完全禁止. 因此, KOEI在本游戏内完全禁止玩家使用有可能联想纳粹德国的文字用词的行为, 是明显的违反期待KOEI的游戏的一般玩家的意识的.

[第八页~第九页]—关于被告KOEI的空间管理权

KOEI主张, 为了维持游戏秩序时的规约, 是不违反消费者契约法的, 而这次的规约正是要赋予KOEI维持游戏的秩序与正义, Gestapo的名称很明显的有可能带给他人不愉快, 因此KOEI为了保护其他玩家游玩游戏的愉快空间, 因此拥有游戏空间的管理权.

但是, 游戏本身属于一种软体, 若营运公司要在游戏中禁止某些事项或者行为时, 只需要将软体内容设定为不能执行该禁止事项或者行为即可, 不需要为了“所谓的维持游戏内秩序与其他玩家的使用愉快空间的权力”这种暧昧的理由, 而赋予自己所谓的空间管理权.

在本事件的情况下, 若KOEI想要禁止某些“KOEI认为会带给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名称”时, 只需要将软体内容设定为不能取名该名称即可, 根本不需要所谓的空间管理权.

而实际上, KOEI的确对一部分KOEI认为“有可能带给其他玩家不利益, 不愉快”的名称, 以“禁止用语”的方式, 在系统上直接设定为不能取该名称(甲19物证). 而这次的“Gestapo”则是可以在有这样限制的系统下, 却可以取名的名称, 若KOEI是真心的想禁止Gestapo这个名称, 只需要把这个名称用同样的方式让其根本不能取即可. 这样的系统设计, 被告KOEI实际上已经有实现, 证明了KOEI的确有这样的系统开发技术能力与知识可以做的到.

因此, KOEI所主张的游戏内空间管理权, 在对于游戏角色的情况之下, 因为KOEI只需要在系统上设定KOEI想禁止的名称不被玩家取名即可, 因此, 在KOEI一旦承认玩家取了Gestapo的名称之后, KOEI主张的空间管理权就不能适用到玩家名称身上.

再者, KOEI本次删除本角色是在角色创造之后近两年以后, 以KOEI的技术能力, KOEI可以轻易的在本角色尚未成熟, 等级尚未上升的很早的阶段, 就发现这样的角色名称, 且加以处理. 但是, KOEI不但在系统上根本没有禁止Gestapo的名称, 且承认这样的名称之后, 近两年的期间不但不删除或者处理, 而不断的向玩家收费, 却等玩家的角色的等级与状态成长之后, 却突然的以“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该角色, 这完全是抵触民法第一条第3项之空间管理权的滥用, 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不只如此, 最少在2009年2月20日的时候, 本游戏之内, Boreas伺服器与Euros伺服器内有名叫“SS”的角色, Notos, Zephyros伺服器内有创立纳粹德国秘密警察Gestapo的“戈林(Hermann Goring)”的角色存在, 而Notos伺服器内, 还有屠杀犹太人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所长, 且担任纳粹德国帝国副元首的“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的名称的角色存在. 而这些角色却没有任何一个有接受同样的删除处分.

一方面主张Gestapo的名称违反规约而删除, 而另一方面又放任不管“SS”等更让人联想纳粹德国的角色名称, 因此可以断定KOEI是没有任何的正当理由, 且蓄意的删除本角色, 更可以称这样的行为为滥用游戏内空间管理权.

[第九页~第十二页]—KOEI删除角色的手续面上的问题

KOEI主张, KOEI警告了原告玩家违反规约的事件, 但是原告一意孤行不听警告, 不断的进行游戏, 因此才不得不在7月30日代理删除, 因此, 本删除行为是合理且合法的.

但是, 首先原告玩家根本没有看到KOEI所谓的“警告”的记忆.

本游戏在登入的时候, 会显示“联络事项”的项目, 每每会有好几页, 多的时候甚至有十页的各种联络事项, 而玩家为了要进入打帐号密码的登入画面, 必须要在这些注意画面的地方, 连按多次的OK, 或者滑鼠右键, 才能够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甲23物证). 而这些联络事项多半是每次都会出现, 且内容大同小异, 因此, 绝大多数的玩家都常态的不仔细的观看联络事项内容而连打OK或者滑鼠右键来进入输入帐密的画面. 而KOEI所主张的所谓的“警告画面”也是在这个一连串的连打OK的惯例作业当中, 一瞬间表示出来的一部分, 而不是采用例如书面, 或者电子邮件等事后原告等玩家可以再度详细确认内容的方法, 因此, 这样的性质的警告方式, 在“警告”的意义上, 不得不说非常的不足够.

此外, KOEI所主张的警告的内容, 依照法律上的手续, 是非常不足以让使用者可以理解自己的违规行为, 且给予自行删除的机会. 关于这点, “特定电气通信役务提供者の损害赔偿责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报の开示に关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责任制限法=网路商责任限制法)”第三条第2项中, 有明确规定, 当网路商要将该网路商管理之BBS, 论坛等公众场合中的“毁损他人名誉等等”的发言给删除的时候, 网路商可以不付责任的情况为:

1. 必须特定哪些发言为毁损他人名誉或者有删除的必要 2. 必须要特定这些发言是侵犯了他人的哪些权力, 以及其根据 3. 必须要对该发言的作者提出上述1,2的通知 4. 并且给予发言的作者7天的自行删除的缓冲时间, 除非超过7天不被理会, 不得删除

而依照“プロバイダ责任制限法名誉毁损・プライバシー关系ガイドライン(网路商责任限制法与毁损名誉, 侵犯他人隐私之Guideline)”的(ⅲ)的部分有将以上1-4的手续, 要求以寄送挂号信等书面的手段来进行, 并且要清楚的将理由对原作者加以说明. 并且还要求网路商必须要用书面再回答原作者所提出的质询意见.

但是, 这次被告KOEI所声称的“警告”, 不但是单方面的宣称自己的权力受到侵犯, 更只写了“你的角色违反了下列规约”的一行字而已, 完全没有仔细解释说明为何违反规约内容, 即使玩家看到了这样的警告文, 也不可能理解与判断这个警告到底是具体的指控自己的哪些行为违反规约, 关于这点, 这个“警告”是完全不足够的.

此外, KOEI所谓的“警告”本身, 断定了如果玩家不自行删除角色, KOEI就会强制删除, 并没有提供删除以外的选择, 而且该警告画面, 也只有OK可选, 玩家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因此, 这个“警告”, 根本不具备任何的意义存在.

再者, KOEI第二次开庭时声称, 虽然本次被删除的角色一定要被删除, 但是, 各种道具金钱可以事先移给原告玩家其他的角色保管, 这样就不会被删除.

但是, 角色本身的名称, 爵位, 等级, 技能, 言语, 私人农场等等该角色特定的部分, 是不能移转的. 且本游戏有同一帐号内的两个角色不能同时登入的设定, 因此KOEI所声称之“可以将金钱道具等移转给原告的其他角色”的主张, 是完全错误的.

此外, KOEI主张从2008年6月21日~2008年7月30日给了原告玩家1个月以上的准备期间, 但是原告却一意孤行不听警告, 不断的进行游戏.

但是, 本事件的帐号于2008年7月19日0时就已经到期, 原告并没有立刻付费继续游戏, 而角色被删除的2008年7月30日根本就不在游戏付费期间内, 因此KOEI所主张的“原告却一意孤行不听警告, 不断的进行游戏”是错误的主张.

再来, KOEI主张删除本事件角色是在定期的维修时所删除. 但是, 很明显的, KOEI是刚刚好要做维修, 所以就顺便删了该角色, 而不是事先就预定要给原告玩家1个月的准备期间. 也就是说, KOEI刚好在2008年6月20号, 突发奇想的发了个警告, 事后又忘记了, 然后刚好7月30日时又想起这事, 所以就顺便把角色给删了, 这种可能性是极高的.

最后, 被告KOEI没有将正式删除角色的行为, 立刻通知给原告玩家, 在手续上有重大的问题.

也就是说, 本次的删除行为, 是在原告没有付费的非契约期间中的2008年7月19-8月21日所进行. 原告玩家为了要继续使用本次被删除的角色, 而在2008年8月21日再度付费想进行游戏, 这时发现到角色不见, 向KOEI询问之后, 才知道是被删除(甲25物证). 原告玩家是为了要玩本次被删除的角色而付费, 若事前就知道角色已经被删除, 就不可能再度付费想要使用, 由此可见, 被告KOEI对原告玩家有当删除原告的角色时, 有立刻通知原告玩家的义务存在, 并且, 有防止玩家为了要继续使用已经被删除的角色而付费的义务存在. 但是, KOEI不但没有尽到这样的义务, 连原告玩家再度付费之后, 也没有给予通知, 一直到原告玩家亲自来询问为止, 因此这样的应对, 证明了KOEI的删除角色行为没有经过任何的合理的程序与手续.

[第十三页]—结论

KOEI主张, 即使删除了Gestapo这个角色, 原告玩家依旧可以用其他角色来进行游戏, 也可以再创角色进行游戏.

但是, 本游戏的主旨在于玩家不需要一口气“破关”, 而是可以每天玩一点点, 而将自己玩的成果纪录在伺服器内, “每次登入时都可以继续的使用同一角色的资料, 且不断的让自己的角色成长”, 在这样的情况下, 如果玩家无法使用自己之前花了心血练的角色, 即使“能玩其他的角色”或者“能够重新创造角色游玩”, 在本游戏内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因此, “原告玩家依旧可以用其他角色来进行游戏, 也可以再创角色进行游戏.”的主张, 并不能让KOEI这次的删除行为给合法化.

因此, 本次被告KOEI所进行的删除行为, 以及与这删除行为相关的所有行为与应对, 都是属于债务不履行(违反交易)与不法行为(侵权行为).

特别是, 被告KOEI不将本次删除行为立刻通知给原告玩家, 造成不知情的原告玩家事后再度的付费, KOEI不但收钱且放置不管, 这种行为是非常的不适当的行为, 被告KOEI的如此的不适当的行为与其删除角色的行为, 无论其理由, 其手续上, 都有非常严重的违法性质存在, 不但构成债务不履行(违反交易)行为, 更明显的是构成不法行为(侵权行为).

以上

[第十三页~第十四页] 各项证据资料的一览表

支援者東京地方法院第三次開庭狀況

本會支援者官司(「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的第3次開庭(原告第2次辯論), 於2009年3月25日, 在東京地方法院正式開庭. 我方在這之前的2009年3月19日, 已經對被告(=光榮公司)律師與法院提出當天要使用的答辯書(此為日本訴訟之慣例).

~開庭當天的具體狀況~

3月25日下午1時30分, 本會支援者委任律師一人, 以及光榮公司委任律師3人以及其他相關人員出席, 過程如下:

1. 原告我方委任律師, 將下述3月19日提交的答辯書在法庭正式陳述(朗讀).

2. 原告我方委任律師將我方3月19日呈遞法院的物證中, 物證相關時間有錯誤的甲23物證的蒐證時間給訂正為正確時間.

3. 日本光榮(コーエー, KOEI CO.,LTD. 東証1部9654)公司方面委任律師向我方律師詢問, 原告第一次準備書面(即下述之我方答辯書)中, 第3頁第8行之《我方認為, 該準則Ⅰ-1-2的規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相關的明確基準, 「為了要達成『在網頁上有明確標示的利用規約』這個基準, 當利用規約是長文的情況之下, 必須要將系統設定為要讀完之後(將右邊的scroll給拉下來之後)才能夠按下『同意』按鈕」》部分, 是否在準則中有明確規定?

4. 而我方委任律師回覆被告律師上述3.的詢問: 準則本身並無明確記載, 但是有複數的相關文獻有這樣的明文記載存在, 因此「有相關的明確基準」.

5. 法官要求被告KOEI委任律師在下次開庭之4月23日之前準備好對這次原告之第一次準備書面的再反論答辯書(=被告第二次準備書面)

6. 雙方與法官確認, 下次(第四次)開庭, 於2009年4月23日下午1時30分, 於東京地方法院民事第14部召開.


第三次開庭我方的反論(稱:原告第一次準備書面)>—共14頁份

第三次開庭預定於3月25日舉行, 之前的3月19日, 我方律師寄送了以下內容的反論書給光榮方面律師, 以及東京地方法院.

[第一頁]— 首先抗辯部分

由於1月首次開庭時, KOEI聲稱我方所提出的角色詳細資料是「捏造(因為電磁紀錄的資料會因時間變化而一直改變)」的, 因此我方沒有任何權力可向KOEI請求解決紛爭, 或者申請賠償.

對此, 我方抗辯, KOEI誤認我方的請求, 我方請求的是「確認該角色的使用權」, 而非「確認該角色的狀態」, 舉例而言, 我方請求「某房屋的使用權」時, 不能因為那棟房屋一開始是「兩層樓的房屋」, 但是「後來可能被改建成三層樓」, 就說我方沒有請求那棟房屋使用權的權力, 因此原告的主張是錯誤的.

此外, 因為KOEI聲稱本次事件角色的名稱違反KOEI的禁止事項而刪除, 因此若原告玩家今後再度創造類似的角色來進行遊戲時, 再度的被KOEI以同樣理由刪除的可能性極高, 因此本次訴訟必須要以「確認原告擁有本事件角色的使用權力」的方式, 才能徹底的解決問題.

[第二頁~第三頁]—原告請求的原因

KOEI以規約

① 15. 禁止事項的g的(g) 毀謗, 騷擾, 猥褻等等, 讓其他玩家會感到不愉快, 或者有可能會讓其他玩家感到不愉快的內容的公開, 提供, 送信等行為

② 9.依照本公司的判斷可以刪除任何電磁紀錄,

(2) 本公司在以下的情況之下, 可以將客戶上傳的情報, 無論何時何地, 依照本公司獨自的判斷, 並且不需要經過事前的通知, 就可以刪除任何有關的電磁紀錄資料.

(b) 本公司認定該客戶上傳的情報會帶來本公司, 或者其他的客戶任何的不利益, 或者困擾的情況下

為本次刪除本件角色的理由. 因此, 我方此次對此檢討我方此次角色名稱之「Gestapo」到底有沒有違反以上的規約內容.

首先, 對於上列禁止事項的拘束力, KOEI第二次開庭時宣稱:

依照日本「電子商取引及び情報財取引等に関する準則(=關於電子商交易以及情報材交易等的準則」)」(以下簡稱「準則」)Ⅰ-1-2的規定, 在網路網頁簽訂契約時的利用規約, 必須要「在網頁上明確的標示」, 並且以執行交易的前提之下按下同意按鈕, 方為有效, 而若有以上前提之網路契約, 則可認定為典型的「有拘束力」的規約(契約). 而本規約正依照這個政令規定制定且執行, 因此擁有法律上的拘束力.

而原告既然已經按下同意的按鈕, 就表示原告已經表明了同意所有相關規約的內容的拘束, 因此, 本規約的所有條文, 都包含在本契約之內, 是原告與KOEI都應該遵守的, 因此本禁止事項具有拘束力.

但是, 我方認為, 該準則Ⅰ-1-2的規定之中的1. 的部分中, 有相關的明確基準, 「為了要達成『在網頁上有明確標示的利用規約』這個基準, 當利用規約是長文的情況之下, 必須要將系統設定為要讀完之後(將右邊的scroll給拉下來之後)才能夠按下『同意』按鈕」.

但是, 很明顯的, KOEI的規約並沒有做到這一點, 因此, KOEI根本沒有資格使用準則」Ⅰ-1-2的規定, 因此KOEI的主張是錯誤的.

[第三頁~第四頁]—本禁止條款違反日本消費者契約法的部分

本禁止條款中, 「由本公司認定時」「本公司有權判定」等等, 均為KOEI可以以單方面的判斷與裁量來做出對玩家的任何處分.

此外, KOEI不但不理會原告再三的詢問, 還回覆「本公司不回答怎麼樣的角色名稱是違反規約的」(甲七物證)「本公司沒有向你說明為何刪除你的角色的理由的必要」(甲九物證—存證信函)等, KOEI完全的是依照他們自己的規約的文面來單方面的執行規約.

這樣的文面, 依照我國「銀行交易約定書(銀行取引約定書)」第5條(甲10物證), 以及契約內容文字有依法限定的「(人壽等)保險約款」第10條(甲11物證)中所規定之「解約」與「喪失權力」的情況中, 都必須要有客觀的, 合理的理由才可以執行, 但是與這個比較, KOEI的規約則是「只要本公司認定即可」, 這明顯的是單方面的限制消費者的權益. 況且, 保險約款本身, 不只個人與保險公司簽約, 也有(立場比個人高的)公司與公司簽約的情況, 但是KOEI的本規約則是只存在個人與KOEI的簽約, 因此應該要比保險約款的情況下更加強保護消費者才是.

再者, 「帶給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會感到不愉快的」這樣的規定非常的不明確且曖昧, 而對於這樣不明確且曖昧的規定的判定方法, 卻由營運公司單方面的判斷而執行, 是非常明顯的與違反日本消費者契約法第10條的典型例子:「本公司可以任意單方面解約」的規定相同的.

因此, 本禁止條款, 是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第十條的無效條款.

此外, 除了本禁止條款之外, 上述的「既長文且不需要拉下Scroll即可按同意的規約」中, 還有多數類似本禁止條款的「曖昧且不明確」的規定條文, 這點非常明顯的違反了消費者契約法第三條之「業者有義務對於契約條款內容, 必須要明確且用白話的方式讓消費者容易的能夠理解……」的部分.

如此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立法主旨, 以及民法第一條第2項之誠信原則的規約內容, 應該要否定其效力. (此外, 請參照準則1-2 2.(2)③之「長文難解的網頁利用規約的有效性」部分)

[第四頁~第五頁]—原告的表明同意的行動, 有「錯誤的認識, 不正確的理解(=同意規約不等於同意營運公司可以為所欲為)」

KOEI主張, 依照大審願大正四年(1916年)12月24日判決, 民錄21輯2182頁的判例, 以及依照最高法院昭和60年(1985年)7月16日判決 金融法務事情1103號47頁的判例, 原告在同意本規約時, 在本規約為一種「約款」的情況之下, 無論原告是否知道, 正確的理解規約內容, 原告同意整個本規約的內容是不可懷疑的, 且不存在任何的錯誤的認識, 或者不正確的理解. (即使不知法也算犯法)

但是, 本規約是單方面的營運公司可以制定, 且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證其內容之合理性, 這與在一定要經過我國政府相關機構所認定的保險約款(保險業法第4條第2項第3號, 以及第123條第1項等), 以及全國信用金庫協會於平成12年(2000年)制定的「信用金庫交易約定書(信用金庫取引約定書)」等, 必須經過政府, 或者業界團體所認定的契約書有很大的不同. 實際上, 與保險約款差異很大的是, 本規約的絕大部分內容, 都是單方面的「KOEI不需要負責」的條款內容, 讓人不得不懷疑其合理性. 再來, 依照準則的Ⅰ-1-2 2.(2)②的規定, 目前網路上的交易是嶄新的交易方法, 目前並沒有「要依照利用規約來進行交易」的「商務慣習」的存在. 因此, 本規約不能夠與其他早已有法令規定, 或者商務慣習的規約, 契約相提並論.

此外, 原告此次表明同意的行動, 在對於「帶給本公司或者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其他玩家可能會感到不愉快的」等等部分, 同意了規約不等於同意營運公司可以對於這樣的判定行為也為所欲為, 因此若KOEI此規約主張的是「KOEI可以為所欲為」, 則原告的認識是錯誤的, 因此本條款是無效的條款.

[第五頁~第六頁]—-本刪除事項的違法性

首先, KOEI主張, 關於「Gestapo」的名詞會帶給他人聯想到「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大屠殺」等不愉快的影響.

但是, 原告玩家完全沒有這樣的意圖, 原告取這樣的名稱只是純粹的喜歡這個名稱的發音, 既沒有反民主主義的思想, 更從未在遊戲中有進行過任何的有關於納粹德國, 或者屠殺猶太人等的言動. 此外, 本遊戲的設定可以在遊戲內進行所謂的「PK行為(海盜行為)」來攻擊其他的玩家, 奪取其他玩家的道具虛寶, 但是, 原告玩家從未進行過這樣的類似「屠殺(其他玩家)」的行為.

根本的, 日本國憲法第19條保證的「良心的自由」中, 即使有反民主主義的思想也是受到憲法保證的, 這點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基本法第18條的「當行使言論自由時, 以這個自由來攻擊民主政治的基本秩序時, 這個言論自由就喪失了」有很大的不同. 因此, 即使在德國有被禁止的部分納粹相關用語, 在我國也沒有任何一個被禁止.

實際上, 在日本國內, 有多數的販賣有關納粹德國軍服, goods的商店(甲12物證)存在, 這些在德國都是被禁止的, 但是在我國卻可以公然的進行. 因此可證明我國國民對納粹德國的表現是完全沒有反感的.

況且, 即使在法律上(德國刑法第130條第3項等)有規定禁止宣傳納粹主義, 禁止發行納粹相關出版物, 禁止使用部分納粹相關用語的德國, 這「禁止用語」中, 「Gestapo」並沒有包含在內. 此外, 與德國相同, 有Gayssot法存在的法國中, 卻有名叫「Gestapo 666」的音樂團體活動, 且他們的作品在德國也可以買到(甲14,15物證)

如此, 「Gestapo」這個名詞不但沒有在日本被禁止, 連對納粹關聯用語非常敏感的德國, 法國等歐洲國家都可以使用的情況下, 加上我國國民對納粹德國的相關標示並沒有反感的情況之下, 使用「Gestapo」此詞, 不存在任何「給他人帶來不愉快」的事實.

[第六頁~第八頁]

KOEI主張, 本次刪除的角色, 在遊戲中可以被不特定多數的人所看到, 別的玩家沒有辦法選擇不看到這個可能會令人厭惡的名稱. 而其他玩家也是付費遊玩本遊戲, 擁有與原告相同的權力, 應該讓其可以享受好的遊戲環境, 因此若同意讓原告使用相關名稱, 則會帶給其他玩家不利益.

但是, 實際上不會有KOEI主張的這樣的情況出現.

首先, 本遊戲可以設定隱私, 黑名單或者不要看的發言(甲16物證), 若選擇了隱私狀態, 黑名單, 則不會再看到該角色的發言. (因此, 即使真的有人不喜歡看到這樣的名字, 只要設定隱私, 或者加入黑名單即可).

此外, 角色頭上的名稱雖然不會消失, 但是, 這個角色的名稱的出現, 對其他的玩家來說是一瞬間的事情, 且人一多, 角色名稱會重複起來, 很難判定誰是誰. (因此, 若真有討厭的名稱的玩家, 不要接近就可以解決).

再者, 本遊戲的目的多半在於解任務與和自己的朋友合作等, 對於其他無關的角色, 幾乎是沒有興趣一個一個去確認其詳細的.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即使一瞬間的有可能會聯想到納粹德國秘密警察的文字的角色出現, 絕大多數的玩家要不就是根本沒注意, 要不就是根本不會有反感.

實際上, 原告創造此角色的2006年9月10日到被刪除的2008年7月30日的近兩年的期間, 不但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 或者被抱怨, 也沒有發生過任何衝突或者問題, 這也證明了其他的玩家根本沒有對「Gestapo」這個角色有感到不愉快的情況.

再來, KOEI本身至今依舊販賣的歐洲戰線與提督的決斷的遊戲中, 首先歐洲戰線中有希特勒要求玩家「侵略法國!!」的畫面(甲17證物), 納粹德國黨衛軍SS等等納粹德國相關用語的出現, 此外, 遊戲本身就是要以納粹德國去征服歐洲(甲17證物).

此外, 提督的決斷4裡面, 不但有德意志第三帝國的名稱出現, 且有類似卐等納粹德國的標誌, 以及在歐洲被禁止的納粹德國的軍服的圖樣出現, 遊戲本身更是可以選擇納粹德國來征服世界(甲18證物). 而提督的決斷1,2,3中, 也都有納粹德國相關用語的出現.

若依照KOEI上次所主張的, 「若有玩家在遊戲裡面不小心看到有別的玩家取名叫Gestapo這樣聯想納粹德國秘密警察的角色, 會感到非常的不愉快」是正確的話, 那KOEI所開發, 販賣的上述這些遊戲, 不但玩遊戲時所有玩家都會看到這些會讓人不愉快的納粹相關的標示, 這個情況要比玩大航海時代的其中一個伺服器的玩家數量要多的多, 影響也會更大. 那麼, 在我國根本不可能有人會購買這樣的遊戲. 但是, 不但我國有非常多的玩家購買KOEI這樣的遊戲, 提督的決斷還不只一代, 總共做了4代的遊戲, 可見銷路之好. 由此可見, 玩過KOEI所開發的遊戲的玩家, 絕對不會對KOEI所開發的其他遊戲當中, 有出現相關納粹德國的標示名詞, 而感到反感的可能性.

此外, KOEI至今開發的遊戲當中, 很多都是有關戰爭的遊戲, 其中有很多都有可能讓人聯想納粹德國的文字, 圖樣等出現. 因此, 玩家期待在KOEI的遊戲裡面可以使用相同的納粹德國的文字, 圖樣來進行遊戲是很自然且合理的, 最少, 玩家不可能會認為在KOEI的遊戲裡面, 有關納粹德國的任何圖樣, 文字都會被完全禁止. 因此, KOEI在本遊戲內完全禁止玩家使用有可能聯想納粹德國的文字用詞的行為, 是明顯的違反期待KOEI的遊戲的一般玩家的意識的.

[第八頁~第九頁]—關於被告KOEI的空間管理權

KOEI主張, 為了維持遊戲秩序時的規約, 是不違反消費者契約法的, 而這次的規約正是要賦予KOEI維持遊戲的秩序與正義, Gestapo的名稱很明顯的有可能帶給他人不愉快, 因此KOEI為了保護其他玩家遊玩遊戲的愉快空間, 因此擁有遊戲空間的管理權.

但是, 遊戲本身屬於一種軟體, 若營運公司要在遊戲中禁止某些事項或者行為時, 只需要將軟體內容設定為不能執行該禁止事項或者行為即可, 不需要為了「所謂的維持遊戲內秩序與其他玩家的使用愉快空間的權力」這種曖昧的理由, 而賦予自己所謂的空間管理權.

在本事件的情況下, 若KOEI想要禁止某些「KOEI認為會帶給其他玩家不愉快的名稱」時, 只需要將軟體內容設定為不能取名該名稱即可, 根本不需要所謂的空間管理權.

而實際上, KOEI的確對一部分KOEI認為「有可能帶給其他玩家不利益, 不愉快」的名稱, 以「禁止用語」的方式, 在系統上直接設定為不能取該名稱(甲19物證). 而這次的「Gestapo」則是可以在有這樣限制的系統下, 卻可以取名的名稱, 若KOEI是真心的想禁止Gestapo這個名稱, 只需要把這個名稱用同樣的方式讓其根本不能取即可. 這樣的系統設計, 被告KOEI實際上已經有實現, 證明了KOEI的確有這樣的系統開發技術能力與知識可以做的到.

因此, KOEI所主張的遊戲內空間管理權, 在對於遊戲角色的情況之下, 因為KOEI只需要在系統上設定KOEI想禁止的名稱不被玩家取名即可, 因此, 在KOEI一旦承認玩家取了Gestapo的名稱之後, KOEI主張的空間管理權就不能適用到玩家名稱身上.

再者, KOEI本次刪除本角色是在角色創造之後近兩年以後, 以KOEI的技術能力, KOEI可以輕易的在本角色尚未成熟, 等級尚未上升的很早的階段, 就發現這樣的角色名稱, 且加以處理. 但是, KOEI不但在系統上根本沒有禁止Gestapo的名稱, 且承認這樣的名稱之後, 近兩年的期間不但不刪除或者處理, 而不斷的向玩家收費, 卻等玩家的角色的等級與狀態成長之後, 卻突然的以「Gestapo的名稱違反規約」而刪除該角色, 這完全是牴觸民法第一條第3項之空間管理權的濫用, 是不可原諒的行為.

不只如此, 最少在2009年2月20日的時候, 本遊戲之內, Boreas伺服器與Euros伺服器內有名叫「SS」的角色, Notos, Zephyros伺服器內有創立納粹德國秘密警察Gestapo的「戈林(Hermann Göring)」的角色存在, 而Notos伺服器內, 還有屠殺猶太人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所長, 且擔任納粹德國帝國副元首的「赫斯(胡斯, Rudolf Hoess)」的名稱的角色存在. 而這些角色卻沒有任何一個有接受同樣的刪除處分.

一方面主張Gestapo的名稱違反規約而刪除, 而另一方面又放任不管「SS」等更讓人聯想納粹德國的角色名稱, 因此可以斷定KOEI是沒有任何的正當理由, 且蓄意的刪除本角色, 更可以稱這樣的行為為濫用遊戲內空間管理權.

[第九頁~第十二頁]—KOEI刪除角色的手續面上的問題

KOEI主張, KOEI警告了原告玩家違反規約的事件, 但是原告一意孤行不聽警告, 不斷的進行遊戲, 因此才不得不在7月30日代理刪除, 因此, 本刪除行為是合理且合法的.

但是, 首先原告玩家根本沒有看到KOEI所謂的「警告」的記憶.

本遊戲在登入的時候, 會顯示「聯絡事項」的項目, 每每會有好幾頁, 多的時候甚至有十頁的各種聯絡事項, 而玩家為了要進入打帳號密碼的登入畫面, 必須要在這些注意畫面的地方, 連按多次的OK, 或者滑鼠右鍵, 才能夠進入輸入帳密的畫面(甲23物證). 而這些聯絡事項多半是每次都會出現, 且內容大同小異, 因此, 絕大多數的玩家都常態的不仔細的觀看聯絡事項內容而連打OK或者滑鼠右鍵來進入輸入帳密的畫面. 而KOEI所主張的所謂的「警告畫面」也是在這個一連串的連打OK的慣例作業當中, 一瞬間表示出來的一部分, 而不是採用例如書面, 或者電子郵件等事後原告等玩家可以再度詳細確認內容的方法, 因此, 這樣的性質的警告方式, 在「警告」的意義上, 不得不說非常的不足夠.

此外, KOEI所主張的警告的內容, 依照法律上的手續, 是非常不足以讓使用者可以理解自己的違規行為, 且給予自行刪除的機會. 關於這點, 「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の損害賠償責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報の開示に関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網路商責任限制法)」第三條第2項中, 有明確規定, 當網路商要將該網路商管理之BBS, 論壇等公眾場合中的「毀損他人名譽等等」的發言給刪除的時候, 網路商可以不付責任的情況為:

1. 必須特定哪些發言為毀損他人名譽或者有刪除的必要
2. 必須要特定這些發言是侵犯了他人的哪些權力, 以及其根據
3. 必須要對該發言的作者提出上述1,2的通知
4. 並且給予發言的作者7天的自行刪除的緩衝時間, 除非超過7天不被理會, 不得刪除

而依照「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名誉毀損・プライバシー関係ガイドライン(網路商責任限制法與毀損名譽, 侵犯他人隱私之Guideline)」的(ⅲ)的部分有將以上1-4的手續, 要求以寄送掛號信等書面的手段來進行, 並且要清楚的將理由對原作者加以說明. 並且還要求網路商必須要用書面再回答原作者所提出的質詢意見.

但是, 這次被告KOEI所聲稱的「警告」, 不但是單方面的宣稱自己的權力受到侵犯, 更只寫了「你的角色違反了下列規約」的一行字而已, 完全沒有仔細解釋說明為何違反規約內容, 即使玩家看到了這樣的警告文, 也不可能理解與判斷這個警告到底是具體的指控自己的哪些行為違反規約, 關於這點, 這個「警告」是完全不足夠的.

此外, KOEI所謂的「警告」本身, 斷定了如果玩家不自行刪除角色, KOEI就會強制刪除, 並沒有提供刪除以外的選擇, 而且該警告畫面, 也只有OK可選, 玩家沒有任何其他的選擇, 因此, 這個「警告」, 根本不具備任何的意義存在.

再者, KOEI第二次開庭時聲稱, 雖然本次被刪除的角色一定要被刪除, 但是, 各種道具金錢可以事先移給原告玩家其他的角色保管, 這樣就不會被刪除.

但是, 角色本身的名稱, 爵位, 等級, 技能, 言語, 私人農場等等該角色特定的部分, 是不能移轉的. 且本遊戲有同一帳號內的兩個角色不能同時登入的設定, 因此KOEI所聲稱之「可以將金錢道具等移轉給原告的其他角色」的主張, 是完全錯誤的.

此外, KOEI主張從2008年6月21日~2008年7月30日給了原告玩家1個月以上的準備期間, 但是原告卻一意孤行不聽警告, 不斷的進行遊戲.

但是, 本事件的帳號於2008年7月19日0時就已經到期, 原告並沒有立刻付費繼續遊戲, 而角色被刪除的2008年7月30日根本就不在遊戲付費期間內, 因此KOEI所主張的「原告卻一意孤行不聽警告, 不斷的進行遊戲」是錯誤的主張.

再來, KOEI主張刪除本事件角色是在定期的維修時所刪除. 但是, 很明顯的, KOEI是剛剛好要做維修, 所以就順便刪了該角色, 而不是事先就預定要給原告玩家1個月的準備期間. 也就是說, KOEI剛好在2008年6月20號, 突發奇想的發了個警告, 事後又忘記了, 然後剛好7月30日時又想起這事, 所以就順便把角色給刪了, 這種可能性是極高的.

最後, 被告KOEI沒有將正式刪除角色的行為, 立刻通知給原告玩家, 在手續上有重大的問題.

也就是說, 本次的刪除行為, 是在原告沒有付費的非契約期間中的2008年7月19-8月21日所進行. 原告玩家為了要繼續使用本次被刪除的角色, 而在2008年8月21日再度付費想進行遊戲, 這時發現到角色不見, 向KOEI詢問之後, 才知道是被刪除(甲25物證). 原告玩家是為了要玩本次被刪除的角色而付費, 若事前就知道角色已經被刪除, 就不可能再度付費想要使用, 由此可見, 被告KOEI對原告玩家有當刪除原告的角色時, 有立刻通知原告玩家的義務存在, 並且, 有防止玩家為了要繼續使用已經被刪除的角色而付費的義務存在. 但是, KOEI不但沒有盡到這樣的義務, 連原告玩家再度付費之後, 也沒有給予通知, 一直到原告玩家親自來詢問為止, 因此這樣的應對, 證明了KOEI的刪除角色行為沒有經過任何的合理的程序與手續.

[第十三頁]—結論

KOEI主張, 即使刪除了Gestapo這個角色, 原告玩家依舊可以用其他角色來進行遊戲, 也可以再創角色進行遊戲.

但是, 本遊戲的主旨在於玩家不需要一口氣「破關」, 而是可以每天玩一點點, 而將自己玩的成果紀錄在伺服器內, 「每次登入時都可以繼續的使用同一角色的資料, 且不斷的讓自己的角色成長」, 在這樣的情況下, 如果玩家無法使用自己之前花了心血練的角色, 即使「能玩其他的角色」或者「能夠重新創造角色遊玩」, 在本遊戲內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因此, 「原告玩家依舊可以用其他角色來進行遊戲, 也可以再創角色進行遊戲.」的主張, 並不能讓KOEI這次的刪除行為給合法化.

因此, 本次被告KOEI所進行的刪除行為, 以及與這刪除行為相關的所有行為與應對, 都是屬於債務不履行(違反交易)與不法行為(侵權行為).

特別是, 被告KOEI不將本次刪除行為立刻通知給原告玩家, 造成不知情的原告玩家事後再度的付費, KOEI不但收錢且放置不管, 這種行為是非常的不適當的行為, 被告KOEI的如此的不適當的行為與其刪除角色的行為, 無論其理由, 其手續上, 都有非常嚴重的違法性質存在, 不但構成債務不履行(違反交易)行為, 更明顯的是構成不法行為(侵權行為).

以上

[第十三頁~第十四頁] 各項證據資料的一覽表

支援者・地裁での第3回出廷

この度、本会議支援者の訴訟(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については、平成21年3月25日(水)午後1時30分より東京地方裁判所で、第2回弁論準備手続(通算第3回)が行われました。

~出廷の実際状況~

当方からは、Rescue会議支援者担当弁護士1人が、被告光栄側からは、委任弁護士3人をはじめとする方々が出席しました。

1.原告第1準備書面の陳述。

2.原告代理人は原告提出の証拠の中、甲23の証拠の作成日付を修正した証拠説明書を交付した。

3.被告代理人が原告第1準備書面3頁8行目(「利用規約が明瞭に表示されている」というためには…の部分)は準則に記載されているものかを尋ねたため、原告代理人は、準則には記載されていないが複数の文献に記載されている旨回答した。

4.裁判官は、被告代理人に次回原告準備書面に対して反論するように述べました。

5.次回期日は、4月23日(木)午後1時30分から、東京地方裁判所民事14部です。

なお、今回我が原告側の答弁の概要は以下のとおりです:


2009年3月25日に法廷が開かれる直前の3月19日に、原告利用者側代理人から、法廷の準備文書を被告KOEI側、そして裁判所に送付した。

~第3回法廷での原告側の答弁~ 計14ページ(他証拠文書多数あり)

[第一頁]— 本案前の抗弁

被告は、平成21年1月23日付答弁書(以下「答弁書」)において、平成20年12月15日付訴状(以下「訴状」)記載の請求の趣旨第1項について、訴状別紙目録の数値が事実であること、特定時点の数値であり変動があることから過去の事実の確認であり、また、何ら紛争解決に資するところがなく、確認の利益が認められないと主張した。

しかし、原告は、原告が提出した訴状別紙目録の通りのキャラクターのデータの事実ではなく、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を使用する権利の確認を求めている。

また、請求において特段の日時を記載していない以上、原告が、口頭弁論終結時における権利関係の確認を求めていることは明らかである。被告の主張は、明らかに失当である。

さらに、被告が、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のデータをその名前が本件禁止条項に該当するものとして削除している以上、原告が今後本件ゲーム内で同様のキャラクターを育成した場合に再度削除される可能性が極めて高いから、原告が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を使用する権利の確認を求めることが原告被告間の現在の紛争を抜本的に解決するために必要である。

したがって、被告の本案前の抗弁はいずれも失当である。

[第二頁~第三頁]—原告請求の原因

被告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削除の根拠として、本件利用規約(甲1)のうち、

15.禁止事項「(g)中傷・嫌がらせ・わいせつ等、他のユーザーが嫌悪感を抱く、又はそのおそれのある内容の掲載・開示・送信等の行為」

9.裁量による情報の削除

(2)当社は、以下に該当する場合には、アップロード情報を、いつでも、当社の裁量において、当該ユーザーへの事前通知を行なうことなく、削除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ものとします。」

(b)アップロード情報が、当社又は他のユーザーに何らかの不利益・迷惑等を及ぼすものであると当社による認められる場合。

を挙げた。

また、被告は、「電子商取引及び情報財取引等に関する準則」(以下「準則」という。)Ⅰ-1-2を根拠に、GAMECITY市民登録画面において「ご承諾いただける場合には『承諾する』ボタンをクリックし、登録ページへお進みください。」などと記載してある本件利用規約に拘束力が認められる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6頁)。

しかし、準則Ⅰ-1-2 1.の「利用規約が明瞭に表示されている」というためには、利用規約が長文となり一画面上で一覧できないときには、規約全文をスクロールすることにより閲読した場合でないと「承諾する」ボタンにたどり着くことが出来ないものである必要がある。

ところが、本件規約での本件禁止条項はスクロールボックス内の規約を下にスクロールしなければ表示されないようになっているのに対して、「承諾する」ボタンは、スクロールボックス内の規約を下にスクロールしなくても、これをクリックすることにより次の画面に進め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ることから、利用規約が明瞭に表示されているとはいえない。

したがって、被告の主張は失当である。

[第三頁~第四頁]—本件禁止条項が消費者契約法等に違反することについて

 本件禁止条項は、「当社による認められる場合」、「当社の裁量において」など、運営者側の一方的判断により解除や利用者の利用行為の禁止をなし得るものとなっている。

 なお、被告は、原告からの再三の問い合わせにもかかわらず、「具体的にどのようなキャラクター名が、規約違反に該当するかにつきましては、あらかじめご案内はいたしておりません。」(甲7)、「当社としては、当該理由を具体的に説明すべき必要性はないと思料します。」(甲9)と、本件禁止規約の文言どおりの運用を行なっている。

 このような文言は、従来の銀行取引約定書(第5条)や契約の内容が定型化されている保険約款(第10条)などにおける解除事由や期限の利益喪失事由が、「当社により認めた場合」などとなっているのではなく、その事由が客観的に存在する場合に限定していることと比較して、消費者の権利を著しく制限するものである。

 しかも、保険約款等は消費者との間に限定されず事業者との間の契約においても利用されているのに対して、本件利用規約は、オンラインゲーム利用者というもっぱら消費者との間でのみ利用されているものであるから、より契約者の保護を図らなければならない事情が存在する。

 さらに、「当社又は他のユーザーに何らかの不利益・迷惑等を及ぼすもの」、「他のユーザーが嫌悪感を抱く、又はそのおそれ」という文言はそれ自体判断基準が極めて不明確であり、このような不明確な事項に該当するか否かを運営側が一方的に判断できるとの条項は、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により無効となる典型例である、「当社の都合によりいつでも解約できます。」との条項と同様である。したがって、本件禁止条項は、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に違反し、無効である。

 また、前述のように本件禁止条項はスクロールボックス内の規約を下にスクロールさせなければ表示されない位置にあるほか、本件規約は長文かつ複雑なうえ、本件禁止条項のように曖昧な文言が多数存在する。このような見えにくい位置にあり長文難解な表現により隠蔽された不利益条項は、「事業者は契約条項につき消費者にとって明確、平易なものにするよう配慮し…」との消費者契約法3条に違反する。このような消費者契約法の趣旨または信義誠実の原則(民法1条2項)からも、本件禁止条項の効力は否定されるべきである(準則Ⅰ-1-2 2.(2)③「長文難読なサイト利用規約の有効性」参照)。

[第四頁~第五頁]—本件禁止条項について原告に錯誤があることについて(規約に同意する≠運営を『神』として認める)

 被告は、本件利用規約を約款と位置づけ、大判大正4年12月24日や、信用金庫取引約定書普通契約約款に関する最判昭和60年7月16日を援用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8頁)。

 しかしながら、監督官庁の認可を受けなければならない保険約款や信用金庫取引約定書等と異なり、運営者側で自由に制定し得る本件利用規約においては内容の合理性に関する担保が何ら認められない。

 実際に、保険約款等と異なり本件利用規約はその大部分が被告に有利な一方的な免責規定であり、その内容の合理性には極めて疑問がある。さらに、インターネット取引は新しい取引形態であり現時点で商慣習が成立しているとはいえない(「準則」Ⅰ-1-2 2.(2)②)から、上記判例の事案と本件利用規約とを同列に論じることはできない。

 また、原告は、本件禁止条項が、被告が「違反行為」と判断しさえすれば、その判断の合理性を問題とすることなくいかなる場合でも削除が認められるものであるとの内容であることを知らずに「承諾する」ボタンをクリックしたものであるから、原告に錯誤があるものとして本件禁止条項は無効である。

[第五頁~第六頁]—-本件削除行為の違法性について

 被告は、「Gestapo」との名称がナチスドイツ、ホロコースト、虐殺等を連想させ、他人に不快感を与える可能性があるなど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0頁)。

 しかしながら、原告は、単に「Gestapo」という単語が気に入っていたためキャラクター名としたに過ぎず、反民主主義的思想を有する者ではないことはもちろん、ナチスドイツやホロコーストを推奨する言動をしたこともない。また、本件ゲームにおいてはゲーム内でいわゆる「海賊行為」として他の利用者のキャラクターを攻撃してアイテム等を奪うことが可能であるが、原告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を利用して他の利用者のキャラクターを攻撃するなどの「虐殺」類似の行為をとったこともない。

 そもそも、「意見表明の自由…を、自由で民主的な基本秩序を攻撃するために濫用する者は、これらの基本権を喪失する。」との闘う民主主義制度が採られているドイツ連邦共和国基本法(18条)と異なり、日本国憲法19条の思想・良心の自由は、民主主義を否定する思想であっても絶対的に保障されるものであり、ドイツにおいて禁止される一定のナチス用語の使用も日本においては禁止されていない。

 また、実際に日本においては、ドイツ等で禁止されているナチスドイツの軍服などが不特定多数人に対して公然と販売されている(甲12の1、甲12の2)など、ナチスドイツに関する表現に対する日本国民の抵抗感は皆無に等しい。

 しかも、ドイツにおいても、ナチスの宣伝をする行為やナチスの出版物の流布、一定のナチス用語の使用が禁止されている(ドイツ刑法典(StGB)130条3項参照)ものの、禁止用語には「Gestapo」は含まれていない(甲13)。現にドイツと同様にナチスの宣伝等が法律(ゲソー法等参照)で禁止されているフランスには「Gestapo 666」という名称のバンドが存在し、ドイツ等においてもその作品が公に販売されている(甲14、甲15)。

 このように「Gestapo」との用語の使用は日本においてはもちろんドイツ等のヨーロッパ諸国においてすら禁止されていないこと、さらに、わが国におけるナチスドイツに関する表現に対する国民の意識に鑑みれば、「Gestapo」との用語の使用そのものが他者に不快感を与えるものでないことは明らかである。

[第六頁~第八頁]

 被告は近接したキャラクターのキャラクター名が他の利用者の画面上に表示され、チャットにもキャラクター名が表示されることにより、キャラクター名が不特定多数人に認識されるなど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0、11頁)。

 しかしながら、本件ゲームにおいてはチャットにおける会話を表示しないように設定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ある(乙3図面12、甲16の「プライバシー設定」で、「すべて遮断」を選択すれば、完全に別のキャラクターとの交信を遮断でき、運営会社である被告からのお知らせと自ら行った行動以外は、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の発した言葉・行動は一切チャットウィンドウに表示されない。)。

 接近したキャラクターのキャラクター名が表示される点についても、利用者の画面上から当該キャラクターがいなくなれば表示されないなど、その表示は一時的なものであるばかりか、キャラクター名の表示方法も他の文字と重なるなど非常に見づらいものである(乙3画面25等)。

 さらに、本件ゲームを実際に利用しているほとんどの利用者の目は、ゲーム内で被告側で操作している冒険者依頼仲介人などのノンプレイヤーキャラクターとの会話の内容や自己のゲーム世界内での位置関係、所持品等の表示に向けられており、他の利用者のキャラクターの名称などに関心を示す者はほとんどおらず、いわばどうでもよい情報である。そのようなどうでもよい情報の中に一瞬ナチスドイツの秘密警察を連想させる文字が表示されたとしても、ほとんどの利用者は、その表示自体にそもそも気付かないか、気付いたとしても不快感を示すことはないはずである。

 実際、原告は、平成18年9月10日の本件キャラクター作成以降、平成20年7月30日に削除されるまでの約2年間、他の利用者からチャットで苦情を言われたり他の利用者と接触した際に苦情・妨害を受けたりしたことはなく、そのこと自体、他の利用者が「Gestapo」の名称に不快感を有していないことを示している。

 さらに、被告自身が開発し現在でも流通している「ヨーロッパ戦線」というゲームにおいては、ヒトラーが「フランスに侵攻せよ」などと述べる場面(甲17の1)や、ナチス親衛隊の略称である「SS」などのナチス関連用語が多数使用されているほか、ゲーム内容そのものが、利用者が枢軸軍の軍団長としてプレイし、ヨーロッパを侵攻していくものとなっている(甲17の2、甲17の3)。また、被告が開発し現在も販売している「提督の決断Ⅳ」においても、「ドイツ第三帝国」との用語やナチスドイツの軍服やナチスの党章ハーケンクロイツに類似する紋章が多数登場するほか(甲18の1)、ゲーム内容そのものが、利用者が「ドイツ第3帝国」軍を選択して重要海域全ての制海権獲得という、いわば世界征服を目指すものとなっている(甲18の2)。他にも、同じ「提督の決断」というシリーズのゲームの他の三作品である提督の決断Ⅰ、Ⅱ、Ⅲでも、ヒトラーなど、ナチスドイツの用語等が頻出している。

 もし被告が主張するように、ゲーム内の一利用者がナチスドイツの秘密警察を連想させる名前をキャラクター名としただけでそれをたまたま目にした他の利用者が嫌悪感を抱くのであれば、被告の開発したこれらのゲームは、ゲーム上のナチスドイツを直接表す標記を利用者全員が必ず目にする点で、より多数の利用者により絶大な嫌悪感を与えるものであり、これらのゲームを購入する者は存在しないはずである。ところが、これらのゲームは多数の利用者に購入されており、「提督の決断」に至ってはシリーズ化し、四作品も製作・販売されている。このことは、被告が開発したゲームを利用する利用者は、被告が開発したゲーム内でナチスドイツを連想させる用語が登場することに嫌悪感を有していないということを示している。

 また、被告が開発・販売するゲームの多くが戦争をテーマにしたものであり、かつ、その多くにナチスドイツまたはそれを連想させる文言、図形が登場している以上、被告が開発したゲームを利用する利用者は被告の開発・販売するゲームにおいてナチスドイツが登場することを期待しまたは少なくともナチスドイツを連想させる用語を用いることが許容されているものと考えるのが自然であり、本件ゲームにおいてのみナチスドイツを連想させる用語を使用することが一切禁止されるというのは、被告が開発したゲームを利用する通常の利用者の意思に著しく反する。

[第八頁~第九頁]—被告のゲーム空間管理権について

 被告は、多数の利用者が共有できるゲーム空間を利用者に快適に楽しんでもらえるような空間として維持することに重要な利益を有しており、ゲーム空間を管理する権利を有しているなど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2頁)。

 しかしながら、被告が主張するゲーム空間管理権の根拠が不明であるばかりか、快適なゲーム空間の内容も極めて曖昧であり、かかる曖昧な概念をもとに具体的な権利として定立したうえ利用者の権利を制限することは不適当である。

 そもそもゲームソフトはプログラムである以上、運営者がゲーム内で禁止したい行為はあらかじめ操作できないようにプログラムしておくことが可能であり、本件のように、「他のユーザーが嫌悪感を抱く」名称をキャラクターの名称とすることを禁止したいのであれば、当該名称によりキャラクター登録が出来ないようにプログラムすれば足りるものである。

 本件ゲームにおいては、被告が「他のユーザーに何らかの不利益・迷惑等を及ぼす」、「他のユーザーが嫌悪感を抱く…おそれがある」などの理由で適切ではないと考える名称をキャラクター名として入力した場合、「その名前は適切ではありません。」と表示されキャラクター名として登録することが出来ないようになっている(甲19)。「Gestapo」はキャラクター名として登録が可能であるが、被告が真に「Gestapo」をキャラクター名として使用すること自体が本件禁止事項に該当すると考えるのであれば、キャラクター登録の際にその名前を登録できないようにしておくことで足りたはずである。また、被告がキャラクターの名称として適切でないと考える用語を登録できないようにキャラクター登録画面においてキャラクター名の入力フォームに一定の入力制限を設けることは、システム開発の知識・技術を有する被告にとっては極めて容易になし得る。  したがって、被告が主張するゲーム空間管理権は、キャラクターの名称に関しては、キャラクター名の入力フォームの入力制限を設けることで行使すれば足り、一旦登録が認められた以上、被告のゲーム空間管理権は及ばない。

 さらに、被告が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を削除したの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が作成されてから2年近く経過した後であるが、被告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のキャラクター名を、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のレベル等が上昇する前のより早い段階において容易に発見することが出来たはずである。キャラクター登録の際に「Gestapo」との名前を登録できるようにしておき登録を一旦認め、その後2年間近く削除せずに原告から利用料を徴収し続け、キャラクターのレベル等が十分に上昇した段階において、突如として「Gestapo」が本件規約に違反するとして削除することは、ゲーム空間管理権の濫用であり、到底許されない(民法1条3項)。

 しかも、少なくとも平成21年2月20日時点において、本件ゲーム内で、「SS」やナチスドイツ秘密警察ゲシュタポを創設したとされる「ゲーリング」、アウシュヴィッツ強制収容所の所長でナチス副総統のルドルフ・ヴァルター・リヒャルト・ヘスの略称である「ヘス」というナチスドイツを連想させるキャラクター名を付したキャラクターが存在する(「SS」、「ゲーリング」については複数のサーバ上に存在する。)が、これらのキャラクターに対しては現段階で何らの処分もなされていない。

 一方で「Gestapo」との名称が本件禁止事項に該当すると主張し削除しながら、他方で「SS」などよりナチスドイツを連想させるキャラクター名を付したキャラクターを放置する被告の対応は、本件削除行為が何らの理由もなく恣意的になされたものであることを示しており、かかる見地からしても本件削除行為はゲーム空間管理権の濫用であることは明らかである。

[第九頁~第十二頁]—手続面について

 被告は、原告に対して本件規約違反を警告しているにもかかわらず、原告がこれを無視して本件ゲームの利用を続けたことから削除したものであり、手続的にも問題ない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3頁)。

 しかしながら、そもそも原告は被告が主張する警告(乙11)を見た認識がない。

 本件ゲームは、登録した利用者がゲームを開始しようとする場合、数回、多いときは10回も各種のお知らせ等の表示が登場する。その場合、利用者は「OK」ボタンをクリックし続けるか、右クリックして次に進まなければゲームを開始することが出来ないようになっており(甲23)、かつ、その多くが毎回表示されるものと同様である。そのため、通常の利用者は、早くゲームを開始するためにお知らせ等の内容を読まずに「OK」ボタンを連射または右クリックしているのが実情である。被告が表示したと主張する警告画面も「OK」ボタンを連射するなどの一連の定型的作業の途中で一瞬表示されたものに過ぎず、書面や電子メールなどのように原告が後に再度内容を確認できる性質のものではない点で、警告として極めて不十分である。

 また、警告の内容についても、利用者に違反行為を認識させ、自ら削除する機会を与えるための手続として極めて不十分である。この点、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の損害賠償責任の制限及び発信者情報の開示に関する法律(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第3条第2項は、特定電気通信役務提供者が電子掲示板への書き込みを名誉毀損等の理由により削除した場合の免責の要件として、権利を侵害されたと主張する者から、

(ⅰ)情報を特定し、
(ⅱ)侵害されたとする権利及び権利侵害の根拠を示して、削除等の要求があった場合は
(ⅲ)発信者に対して、削除要求の対象となっている情報と権利侵害の根拠を通知し、
(ⅳ)発信者から7日以内に削除に同意しないという申出を受けない場合を挙げる。

 そして、「プロバイダ責任制限法名誉毀損・プライバシー関係ガイドライン」は(ⅲ)の照会手続は、配達記録郵便等の確認手段を用いた書面による照会が推奨されており、侵害されたとする権利、その理由の記載についても詳細なものを要求し、さらに、発信者からの送信防止措置に対する回答書の送付も要求されている(甲24)。これに対して被告が行なったとする警告は、権利を侵害されたと主張する者からの申出に基づくものではないばかりか、単に「お客様のキャラクター名が、下記の通り規約に違反しています。」との一文のみで、キャラクター名がなぜ規約に違反しているのかなどのついての理由が全く記載されておらず、仮に利用者がこの警告文を見ても自己の行為がなぜ規約に違反しているのかを全く判断することが出来ない点で極めて不十分である。

 さらに、被告が行なったとされる警告は、原告自ら削除しない限り被告が削除することが断言されており、原告が削除を免れるための方法は存在しないこと、表示される際に「OK」以外のボタンが存在しないことから警告としての意味を全く有しない。

 また、被告は、警告の対象となったキャラクターは削除する以外ないものの、各種アイテムを原告が所有する別のキャラクターに移行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ある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3頁)。  しかしながら、キャラクターの名前、称号・ステータス、スキル、使用言語、プライベート・ファーム等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の有する重要な属性は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に移行することは出来ない。また、原告が所有する別のキャラクター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と同一アカウントであるが、同一アカウントの2つのキャラクターを同時にログインさせることは出来ないから、これらのキャラクター間で各種アイテム(所持金・所持品)を移行することも出来ず、被告の主張は失当である。

 また、被告は平成20年6月21日から7月30日まで1ヶ月以上の猶予期間を与えたものの、漫然と警告を無視して本件ゲームの利用を続けていた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3頁)。

 しかしながら、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の課金は平成20年7月19日午前0時に一旦切れており、削除されたとされる7月30日は課金期間中ではなかったことから、この間、原告が本件ゲームを利用し続けたとの主張は適切でない。

 さらに、被告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を削除したのは定期メンテナンス時である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3ないし14頁)が、被告はいわば定期メンテナンスのついでに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を削除したものであり、被告が原告に当初から1ヶ月間の猶予を与える予定で警告を発したものではない。被告は原告に対して漫然と警告を発し、その後放置していたところ、定期メンテナンスの際に警告したことを思い出し、削除したものである可能性が高い。

 そして、被告が本件削除行為を直ちに原告に対して知らせなかった点でも、手続的に極めて問題がある。

 すなわち、本件削除行為は原告の課金期間中でない平成20年7月19日から平成20年8月21日の間である平成20年7月30日に行なわれていたものでる。原告は、平成20年8月21日に本件削除行為を知らされない状態で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を使用するため再び利用料金を支払い、ゲームにログインしたところ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が消失していたため、原告に問い合わせたところ、初めて被告が削除したことに気付いたものである(甲25の1ないし甲25の4)。原告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により本件ゲームをプレイする予定で再度利用料金を支払ったものであり、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が削除されたという事実を課金前に知っていれば、平成20年8月21日に料金を支払うことはなかったのであるから、被告は、たとえ原告が課金期間中でないとしても、原告に対して本件削除行為を直ちに文書等により知らせ、原告が削除されたキャラクターを使用するために課金することを防止すべき義務があった。しかしながら、被告はかかる義務を怠り、原告が課金後に問い合わせるまで本件削除行為を原告に対して知らせなかったのであるから、被告の本件削除行為は何ら合理的な手続が踏まれているとはいえない。

[第十三頁]—結語

 被告は、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が削除されても、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で引き続き本件ゲームのプレイができ、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を作成してプレイすることも可能である旨主張する(被告第1準備書面14頁)。

 しかしながら、これらの理由により本件削除行為やこれに伴う被告の一連の行為・対応が適法とされることはない。

 本件ゲームは、利用者が一旦ゲームを中断しても、前回までのゲームの結果得られた能力値等は被告サーバ内の記録媒体に記録され、後日、ゲームを再開する際には、前回までに自分が育成したキャラクターのデータを使用してゲームを進めることが出来る点に特徴がある。したがって、前回まで自分が育成したキャラクターのデータを使用できなければ、別のキャラクターあるいは初期設定のキャラクターを使用できたとしても全く意味はなく、被告の本件削除行為が違法であるとの評価は変わらない。

 以上より、被告の本件削除行為とこれに伴う一連の被告の行為・対応は債務不履行又は不法行為に該当する。

 特に、被告が本件削除行為を直ちに原告に知らせずに、事情を知らない原告が課金するのを放置したことは極めて不適切な行為であり、被告の本件削除行為及びその後の通知を行なわなかったという事情については強度の違法性があるものであるから、債務不履行を構成するのみならず不法行為をも構成することは明らかである。

以上

[第十三頁~第十四頁] 証拠方法の説明

コーエーとテクモが合併するのに際して

すでに皆様がご存知のように、2009年4月1日より、株式会社コーエー(登記社名 光栄、KOEI CO. ,LTD. , 日本光榮株式會社, 東証1部9654)とテクモ株式会社(TECMO,LTD. 東証1部9650)が持ち株会社である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株)(TECMO KOEI HOLDINGS CO.,LTD. 東証1部3635、2009年3月2日に上場承認)を設立し、それぞれ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株式会社の完全子会社になる予定です。

▽本社=〒223-8503  横浜市港北区箕輪町1-18-12

▽社長=松原健二氏

▽資本金=150億円

▽上場日=4月1日

本Rescue会議との訴訟手続き(裁判)は、完全子会社になるコーエー及び松原健二社長が被告のまま、引き継がれる予定です。

————————————————————————————————————–

<日本光榮股份有限公司與TECMO公司4月1日合併之後>

相信各位已經知道, 日本光榮公司(株式会社コーエー, 光栄, 日本光荣, KOEI CO.,LTD. 東京證券市場第一部 <9654.T>)與日本TECMO股份有限公司(テクモ株式会社, TECMO, LTD. 東京證券市場第一部 <9650.T>)將於2009年4月1日成立「KOEI TECMO共同控股公司(コーエーテクモ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株式会社, TECMO KOEI HOLDINGS CO.,LTD. 東京證券市場第一部 <3635.T>)」, 並於2009年3月2日正式得到東京證券市場的承認. 光榮公司與TECMO公司都將成為KOEI TECMO共同控股公司的分公司(完全子公司).

而本會的法律程序(訴訟官司), 將會以成為分公司的光榮公司本身, 以及松原健二社長為被告繼續的進行.

支援者・地裁での第2回出廷

この度、本会議支援者の裁判(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については、平成21年2月23日(月)午前10時30分より東京地方裁判所で、第1回弁論準備手続(通算第2回)が行われました。

~出廷の実際状況(東京地方裁判所 平成20年(ワ)第36662号 損害賠償等請求事件)~

1.本会議側は、本会支援者の代理人弁護士1人が、被告株式会社光栄(コーエー、KOEI CO.,LTD.東証1部9654)からは代理人弁護士3人をはじめとする方々が出席した。

2.被告側が、第1準備書面(下記の答弁書)を陳述した。

3.裁判官は、原告代理人に次回被告準備書面に対して反論するように述べた上、被告代理人に対して、キャラクターの名前を変えて復活させることの検討結果を尋ねたため、被告代理人は「キャラクターの名前を変えて復活させることは行なっておらず、原告についてのみ特別扱いすることは出来ないので、今回も難しい。」旨回答した。

4.3に対して原告代理人が「バックアップデータがなくて技術的に復活できないということではなく、方針として行なわないということでよいか。」と尋ねたところ、被告代理人は「完全なバックアップデータがないので技術的に復活させることは難しく、かつ、方針としても復活させない。」旨回答した。

5.双方の代理人及び裁判官が、次回出廷期日を3月25日(水)午後1時30分から、東京地方裁判所民事14部でと確認。

なお、被告側の反論の概要は以下のとおりです:

———————————————————–

正式な法廷は2009年2月23日に行われる直前の2月20日に、コーエー側代理人から、法廷の準備文書(反論の答弁書)が届きました。

~第2回法廷での光栄側の反論~
PDFファイル計15ページ(他証拠文書多数あり)

[第1~5ページ]

被告コーエー(光栄・KOEI、東証一部9654)側の代理人弁護士三人が、大航海時代Onlineとは、どのようなゲームなのか(MMORPG)を説明し、その上、ユーザーがプレイするまでに、Gamecityの登録、クライアントのダウンロードなどの詳しい手続きの順番と内容についての説明でした。

[第6~7ページ]—本規約(コーエーネットワーク規約)の拘束力について

経済産業省の平成20年8月29日改訂「電子商取引及び情報財取引等に関する準則」の規定では、ウェブサイトの利用規約が利用者とサイト運営者との間の取引契約の内容に組み込まれていることにより拘束力を持つ典型的な場合として、ウェブサイトで取引を行う際に必ずサイト利用規約が明瞭に表示され、かつ取引実行の条件として、サイト利用規約への同意クリックが必要とされている場合が掲げられていることから(準則Ⅰ-1-2)、一般的に本件のような承諾手続きが採られている場合に、当事者間で利用規約の拘束力が認められると考えられていることが明白である。

原告は、この承諾手続きにより、本件規約の全条項が契約内容に含まれ、かつ承諾したものであると見なすべきであるのに、原告は、本件規約の9の(2)の部分だけ認識することなく承諾してしまったという主張は失当である。

[第7~8ページ]—本件規約9の(2)は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に違反しない

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に規定されているのは「民法、商法そのた法律の公の秩序に関しない規定の適用による場合に比し、消費者の権利を制限し、又は消費者の義務を加重する消費者契約の条項」であって、「民法第1条第2項に規定する信義誠実の原則という基本原則に反して、消費者の利益を一方的に害するもの」であることを、原告側が具体的に指摘できていない以上、原告の主張は失当であり、本件規約は消費者契約法第10条に違反しない。

[第8ページ]—原告の意思表示に錯誤がないこと

大審願大正四年(1916年)12月24日判決・民錄21輯2182頁により、本件規約は、被告が運営するウェブサイト上で提供するネットワークサービス全般に適用され、多数の利用者に画一的・統一的に適用される性格のものであり、いわば約款と位置づけられる、よって、約款による規約は、条項内容の知・不知を問わず、約款による意思が推定されれば、該当約款の内容が契約内容となる。

また、最高裁昭和60年7月16日判決・金融法務事情1103号47頁により、本件規約の承諾画面に「Gamecityの市民登録をおこない、サービスをご利用頂くためにはコーエーネットワーク利用規約をご承諾頂くことが必要です。以下の規約をお読みください」という確認事項が容易に確認できる。原告が各条項をいちいち具体的に認識していないとしても、「承諾する」ボタンをクリックすることで、本件規約を承諾する意思表示をしている以上、本件規約のすべてにおいて承諾して契約したことが明白であり、およそ要素の錯誤があるとはいえない。

[第9~12ページ]—本件削除行為の適法性

1.被告は、上記の理由により、原告が承諾した規約9の(2)、15の(g)などで、関連データを削除する権利を有す

2.「Gestapo」という名称は、「広辞苑」「大辞林」「広辞林」「世界大百科事典」「フリー百科事典」「Goo辞書」「Wikipedia」などで調べても、全てがナチスドイツの秘密警察である「ゲシュタポ」を指しており、これは「ナチス」「ヒトラー」「ホロコースト」「虐殺」などを連想させるものであり、本件規約15禁止事項の「他のユーザーが嫌悪感を抱く、又はそのおそれのある内容」に該当する。

3.本件キャラクターである「Gestapo」の名称は、ゲーム内において、不特定多数のユーザーの目に触れるものであり、各々のユーザーが課金してプレイしているから、快適に楽しむ平等の権利があるべきことを勘案し、他のユーザーの権利を守るためにも、削除が妥当である。

4.被告は、「日本国憲法第19条」や「同第21条」には関係なく、あくまで「本件規約」によって、削除行為を行ったのであり、憲法で保障される権利とは、無関係である。

5.1-4の理由から、本件削除行為は合理的、合法的である。

[第13~14ページ]—原告は被告からの警告を無視して本件ゲームを利用し続けたこと

被告は本件規約上、利用者への事前通知なく、情報の削除を行うことができるとあるのにも関わらず、今回被告は原告に対して、規約違反である旨を平成20年6月20日、21日の2度にわたり、ゲームログイン画面で警告し、自らのキャラクター削除を求めた。もし、原告がこれに応じたなら、該当キャラクター自体は削除する以外ないものの、該当キャラクターが保有していたアイテム等は本件ゲームの所定の機能を使用して、原告が保有するもう片方のキャラクターに移行してから、データを削除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あった。

しかし、原告は被告の警告を一ヶ月以上も無視し続け、ゲームを続行したため、やむを得ず同7月30日のメンテナンス時に削除した。(しかし、本件アカウントは、7月18日に課金チケットが切れていたため、再課金した同8月21日までの間に、削除行為の確認が一切できず、またあらゆる通知もなかった)

[第14ページ後半]

上記の理由により、本件削除行為も、本件規約も何ら違法性はなく、原告の損害賠償請求に理由がないから、直ちに請求を規約すべき。

なお、原告キャラクターのGestapoを削除していても、原告は引き続きもう片方のキャラクターで本件ゲームをプレイ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ある、さらには他のキャラクターを作成して、本件ゲームをプレイすることも可能であることを付言する。

[第15ページ]

関連証拠方法の一覧表